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3章 孑然一身,撇清关系。
    “我的‘腿’没事。!”不知道是怎么了,许是苏祁之前问起了薄夜的事情,使得唐诗现在一旦遇到和薄夜有关的无敏感,抢着回答道,“没事……修养一阵子好了,你没受伤好。”

    薄夜看着唐诗额头的伤口,轻声说了一句,“很谢谢你那个时候把我推开……”

    唐诗也曾问过自己,当时为什么要替薄夜推开?为什么本能会使她冲前去?

    她问自己,却得不到答案。

    或许答案从一开始已经很明显了——无论经历过什么,生或死,爱或恨,唐诗都撇不下薄夜。

    她哪怕自己恨死他,可还是希望薄夜活在这个世界,若是薄夜没了,唐诗一下子连恨的对象都没了,那才叫做真的绝望。

    被留下的人,孑然一身的那种绝望,半年以前经历过一次,唐诗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所以当时大脑驱动她的身体,本能冲去,甚至知道迎接自己的很可能是重伤或是身亡,可是她还是冲出去了。

    如今的薄夜完好无损地站在唐诗面前,唐诗忽然间心口颤了颤。

    一切都还是值得的。

    她笑着摇了摇头,“不用多客气,你也救过我的。”

    只是你忘了。

    义无反顾地替她挡住子弹的侵袭,然后一跃而下,无惧粉身碎骨。

    唐诗现如今说起来的时候,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已经成为了她心一道疤。

    她在心里对薄夜说,你救我一次,我也替你挡了一次,薄夜,我们这样算扯平吗?

    但是唐诗什么话都没说出来,所以面对这样的她,薄夜以为……唐诗是在把以前的那些事情一点点还清。

    他认为这是唐诗一种,和自己逐渐撇清楚关系的手段。

    因为你救过我,我不知道怎么回报,随意干脆也替你遭受一次灾难,这样我们之间不用说谁为谁付出过生命了,大家都一样了。

    以后想要断干净的话,也不用在拿那些疯狂的事情当做借口了吧?毕竟,我也为了你做到这个地步了啊。

    薄夜无声默认了这样的念头,再去看唐诗的时候,看她沉默静谧侧着脸,觉得有些嘲讽。

    原来他这几日的努力,对方都只不过在想着以同样的程度还给他。

    薄夜像是恋爱患得患失的男人,唐诗的任何态度都有可能‘激’起她的胡思‘乱’想,只是两个当事人还没想到一起去,一个沉默是因为面对薄夜不知道该有什么态度,一个则是以为唐诗这是要慢慢和他‘抽’离,所以两个人都没说话,气氛一时之间降到了零点。

    到后来苏祁察觉不对劲,笑着来打圆场,“要不楼坐吧?”

    薄夜盯着唐诗的脸,似乎想从她脸看出别的情绪。可是唐诗的眼里只有闪避,于是薄夜一字一句,“不用了。”

    声音还有些冷。

    唐诗惊了惊,错愕抬头,看见薄夜正用一种无凶狠的眼神盯着自己。

    他说,“我来看看你,你要是好行了,没别的事我先回去了。”

    说完唐诗和苏祁来不及挽留,薄夜转身走了。

    可是他……他手里,明明带着过来送礼的糕点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