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7章 想活下去,有了动力!
    心电图归为一条直线了。品書網

    机器发出平稳又拖长的滴——的声音。

    那一刻,薄夜耳边如同有一道惊雷劈下,轰的一声炸响,随后响起一阵嘈杂纷‘乱’的嗡嗡声,他眼眶血红,嘴‘唇’颤抖着,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语言已经失去了表达情绪的作用。

    身体里涌起一股绝望的哀嚎,薄夜踉跄了一下,被医护人员扶住,随后看着唐诗被那帮人抬下去紧急送进抢救室,薄夜站都快站不稳了,下一秒捂住嘴巴狠狠咳出两口血。

    医护人员吓了一跳,以为薄夜是绝望得气急攻心,立刻扶着他也要送抢救室,薄夜嘶哑着嗓子,“救唐诗——救唐诗!”

    “伤患送来的时候已经没有心跳了,立刻准备心肺复苏和电除颤,手术室需要五个护士,另外伤患家属也需要马检查身体。”

    几个医生在走廊过道里急速地准备手续,薄夜站在手术室‘门’口,眼睁睁看着唐诗心跳归零被推进去,只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他眼前一黑差点昏过去,又硬生生忍住了,不,现在自己不能出事,唐诗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自己还得替唐惟撑着……

    此时此刻的他只是个普通人,生死面前一颗渺小的,沧海一粟。

    薄夜在外面的时候,给白越拨了个电话,后来江凌和白越赶来,看见薄夜的模样都吓了一跳,“你要死了!”

    薄夜现在最听不得的是“死”这个字眼,江凛立刻改口风,“你快点去检查自己身体,疯了吗你!”

    白越拖着薄夜站起来,薄夜手掌心里还有自己咳出来的血,他抓住白越,“唐诗……唐诗她刚刚……”

    “别急,我来的路听到情况了,医院一定会给她做心脏复苏的,来得及。”

    白越按住薄夜的肩膀,才发现这个向来强大的男人居然哆嗦得厉害——一个唐诗出事,能让他害怕成这样。

    白越不忍心,皱着眉头,“你跟我去检查,这边让江凌守着,保证把唐诗还给你好不好?”

    薄夜喃喃着,“你保证吗?你能保证吗——我……”

    “我给你保证好不好?”白越也跟着声音发抖了,“唐诗不能出事,你必须相信这个,你还有好多事情没和唐诗一起完成是不是?唐诗肯定还没彻底打消对你的恨意呢,她不会撒手走人的,怎么也得和你把账算清楚吧?你往好处想,你别焦虑……”

    白越这番口不择言的安慰的确起到了些许作用,薄夜点头,眼神慌‘乱’,“对,我还没好好对她呢,她肯定还生我的气,咽不下这口气的……”

    “这么想对了,唐诗‘交’给江凛他们,你,跟我回去复查。”白越拖了一把薄夜,“阿江,你能把唐诗带回来吗?”

    江凌愣了愣,对白越那双带着压迫的眼睛,用力握紧了拳头,“我一定让她好好地醒来。”

    薄夜这才跟着白越踉踉跄跄地走,后来了车,他抚住自己的喉咙,猛地接连着咳了好几口血。

    白越带着薄夜到了自己的基地里,让薄夜躺下,他在一边准备麻醉剂的计量,薄夜盯着白越的脸,他动手术的时候穿的也是大红‘色’的衣服,张扬‘艳’丽的眉目此时此刻一片复杂。

    薄夜说,“我想活下来。”

    白越一怔。

    这是薄夜第一次,如此鲜明地有求生‘欲’。

    早些时候在澳洲那会,白越也曾开玩笑对薄夜说,“你这条命,随时随地都会丢,要是死了怎么办?”

    当时的薄夜毫不在乎,妖孽的脸一片轻佻的笑意,全世界都在他眼里融化,“死了死了,我又没什么在乎的人,反正老子这辈子活得也‘挺’潇洒的。”

    可是现在,薄夜对白越说,“我想活下来。”

    他有了想要拼命活下去的动力。

    他想去,有唐诗的未来。

    所以他现在变了想法,不再是无拘无束一个人,哪怕死了也毫不后悔——他想要努力活下去,不管肾的情况有多恶劣,他没办法丢下唐诗一个人在这个世界。

    白越对薄夜坚定的眼神,忽然间笑了笑,“好。”

    活下去吧,薄夜,未来还有无限可能。

    麻醉剂送入身体,每个细胞都从狂躁逐渐被沉默睡去,后来薄夜闭眼睛的时候,黑暗来临前,在他脑海闪过的最后一幕,是唐诗的脸。

    如果都能活下来……薄夜对自己说,告诉唐诗我爱你吧。

    ******

    薄夜再次睁开眼睛,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

    一开始有光线‘射’入晶状体折‘射’的时候,薄夜还有些不适应,直到后来眨了眨眼睛,白越和江凌坐在一边,各自看着他,表情一模一样,还不约而同喃喃着,“醒来了。”

    薄夜看了眼自己左手扎着的针,又去看自己两个好朋友,开口说话嗓音嘶哑,“唐诗呢?”

    江凌对白越说,“我怎么说来着?”

    白越叹了口气,从兜里掏出皮夹子,捏住一张一百块啪的一下拍在江凌的手里,“你赢了。”

    薄夜脑‘门’三个问号。

    白越说,“我和江凌打赌,打赌你醒来第一句话说什么。”

    薄夜有些无语,“你怎么堵的?”

    “我觉得你醒来第一句话应该是——‘我在哪’。”白越耸耸肩膀,“江凌说你睁开眼睛第一句话肯定是问唐诗在哪里。”

    薄夜扯了扯嘴角,他觉得腰部特别虚,“我感觉我的肾都在哆嗦……”

    白越乐了,“那你以后行房事可能要小心点。”

    薄夜望天,“别提了……我都几百年没有xing生活了……”

    江凌噗嗤一声乐了,一会拍着大‘腿’哈哈大笑,“你也有今天!当初还天天带不同的‘女’人回家气唐诗,现在守活寡。”

    “呸。”薄夜骂道,“什么守活寡,唐诗又没死。”

    说时迟那时快,这个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江凌又说,“猜猜是谁?猜对了一百块。”

    白越立刻道,“唐诗!”

    “no——”江凌表示惋惜,将手机递给薄夜,“你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