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6章 我求求你,睁开眼睛!
    听见保安这么说,福臻的脸‘色’一下子变了,“人为”这两个字窜入他的脑海,难道有人提前一步对唐诗动手吗?

    他跑过去拉在一边徒手刨废墟的薄夜,大声喊着,“薄夜,你冷静点!”

    “滚!”

    薄夜狠狠推开福臻,手指的鲜血站在了福臻的衬衫,显得有些触目惊心,薄夜的视线如同狼一般凶狠,若是眼神能杀人,福臻现在估计已经被杀死了一千次一万次,“人是在你这里出事的,你现在还假惺惺过来对我说冷静?福臻,唐诗要是受到一丁点伤害,我都会加倍还给你公司!”

    这是当场撕破脸了!

    福臻倒退两步,“我没想过——”

    “前几天刚跟我坦白说是你在背后推动,现在唐诗出事了,你跟我说不是你?”薄夜怒不可遏,现在要是有一把刀,他估计能直接捅死福臻坐牢去,坐牢出来一样‘弄’死福臻全家!

    福臻脸‘色’惨白,“我没想过会这样,我们的人已经报警了,薄夜你不要冲动好么……三楼砸下来的广告牌,唐诗她……她很难……”

    “你给我闭嘴!”

    薄夜歇斯底里喊了一声,如同过去那个冷酷凶残的男人,他眼底腥红一片,不可能的,唐诗不能出事,他们关系才刚刚好转呢,不能出事……

    他们还有一条狗要一起养呢,这周末薄夜都打算带着唐诗和狗一起出去兜风的,他都计划好许多未来了,唐诗怎么能受伤呢……

    他说了,要保护她的啊……

    薄夜手都在发抖了,“我说了要保护她的……我没做到……”

    他的大脑现在什么念头都有,意识都在一点点崩溃,几秒钟前眼睁睁看着唐诗推开自己然后被轰的一下埋在广告牌下面,薄夜当时心跳直接都停了!

    时间在那一秒静止,化作无穷无尽的痛意朝他袭来,薄夜无法控制自己的理智了,他快要疯掉了,唐诗在他眼睛面前出事,他怎么能容忍?

    薄夜没说话了,粗喘着气表达着他一点点被‘逼’到尽头的意识,耳边嗡嗡作响,后来警察过来拉他,“先生,您‘交’给我们——”

    薄夜红着眼睛嘶吼着,所有的声音和动作都被定格成慢慢的,一帧一帧的画面,如同电影的慢镜头回放,呈现出如此鲜明的对。 !

    冰冷残酷的废墟,崩溃绝望的男人。

    福臻都愣住了,没想过薄夜会失控成这样。

    唐诗现在已经成为了薄夜心底唯一的‘精’神支柱,唐诗要是有一点事情,薄夜都能够疯掉。

    薄夜声音哆嗦着,“让我来,我一定要亲自——我不能放着下面的唐诗不管。”她还被压在下面啊!那么厚重的钢筋广告牌!那么高砸下来!

    薄夜恨不得现在躺在废墟里的人换成自己,他心都要痛死了,后来退后几步,情绪濒临爆发,整个人不受重压,薄夜猛地咳出一口血。

    福臻吓得差点走路都发软,“你怎么回事,薄夜你——”

    薄夜捂住自己的喉咙,硬生生把嘴里的血腥味咽下去,后来硬是要帮忙一起救援,直到有人高喊一声,“找到了!”

    在那里!

    薄夜惊慌失措地跑过去,他们找到了唐诗,额头有被砸开一处伤口,鲜血流下来,导致她双目紧闭脸‘色’苍白。‘腿’被一块钢筋压着,薄夜过去推,没推动。

    他第一次恨自己如此无能,几个人招来千斤顶把石块顶起来,唐诗被人直接送进救护车,薄夜跟着一起跳了去,福臻想拉他,但是拉不住。

    “先生,您自己也需要赶紧看看啊。”

    “我没事……”

    薄夜的手不停的哆嗦,想去触碰唐诗,又怕碰到她身体里哪根骨头,造成二次伤害,只能硬生生止住。

    天知道他现在有多想抱着唐诗大哭一场。

    老天爷,能不能别再这样对待他了,他真的心都要痛死了!

    他明明是个大男人,是这海城顶天立地翻云覆雨的豪‘门’大少,可是在面前唐诗的时候,像是一个普通无助的男人,命运将他推着往前走,他没有反抗之力。

    薄夜只能握住了唐诗的手,两人的鲜血融在一起,唐诗气息微弱,脸没有一丝血‘色’。

    她在昏‘迷’,察觉自己被谁握紧。

    然后,察觉到有什么温热的液体一滴一滴落在自己脸。

    可是她真的没有力气了,连意识都要灰飞烟灭了,大脑似乎在陷入永恒的长眠,不让她醒来。

    唐诗睁不开眼睛,耳边却传来了声音。

    “唐诗……你醒醒,撑住好不好?别出事……真的别出事……”

    唐诗要是出什么事,薄夜都不想活了。

    他能现在撑下去,是想要把唐诗背后一切的荆棘全都铲除,才努力让自己顶住一切压力。唐诗要是出事了,什么家里人,什么公司,他统统撒手不要了,他跟着唐诗一块死了算了!

    薄夜哭了。

    铁骨铮铮的男人哭泣如孩童。

    这是几个警察第一次听见这么绝望的哭嚎,从一个男人嘴巴里发出来,声音不响,却歇斯底里。

    命运给他们造了多少‘波’折和煎熬,好不容易走回到这一步的……怎么能……怎么能这么残忍……

    帝,你真的是仁慈的吗,为何要这样对待他们……

    薄夜一边擦眼泪,一边眼泪止不住地落下来,他哽咽着,死死握住唐诗的手指,“别出事,我求求你……唐诗,算我求求的好不好?我这辈子求你这么一次,你好起来,哪怕你和别人怎么样,我都不拦着了,真的……唐诗,你睁开眼睛呀,我现在知道我错了,我在努力改正,你打我骂我都没事,你睁开眼睛打我好不好?你别吓我……别吓我……”

    到后来薄夜的哭泣已经无力,连呼吸都被剥夺,“别吓我……求求你……”

    他心都要碎了,像是被人活生生挖出来一样。

    救护车呼啸着驶向医院,几个医护人员显示简单地替唐诗装了各种设备,他们无视红灯一路将一条遭遇危险的生命飞驰着送向医院,到达医院大‘门’的时候,薄夜擦着眼睛,眼里有了光,“到了,医生,马动手术,我请求你们一定要保住她……哪怕截肢,哪怕植物人……一定要……”

    “先生,您的情绪我们理解,下来一起帮忙吧,你的‘女’朋友一定会好好的——”

    话音刚落,连着唐诗身体的机器发出滴滴的声音。

    心脏停了,空气死了。

    薄夜回头,瞳仁紧缩,呼吸在那一瞬间凝固,看见了屏幕仪器已经化作一道死气沉沉的直线的……心电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