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0章 按兵不动,讨厌薄颜。
    唐惟看着唐诗脸惊魂未定的样子,拍了拍的肩膀,“妈咪,我给你拿牛‘奶’喝点,你还可以再睡一觉。品書網 ”

    唐诗深呼吸一口气,把所有的情绪都压下去,随后缓缓闭眼睛。

    可是她一闭眼睛,脑海里会出现薄夜躺在血泊鲜血淋漓的样子,这让唐诗又立刻把眼睛睁开,动作吓了唐惟一跳,

    “怎么了?”唐惟伸手握住唐诗,“我和你一起睡觉吧,妈咪,有我陪着,你不会害怕了。”

    他去了外面给唐诗倒牛‘奶’,唐诗躺回‘床’不停地喘气。

    她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有关于薄夜。

    难道是薄夜最近在做什么危险的事情?可是为什么这种预感会降临在她身……唐诗伸手压住‘胸’口,似乎这样能制止‘胸’腔里那个疯狂跳动的心脏,她的思绪一点点飘散。

    难道……是因为,薄夜做的危险的事情,和她有关系?

    这天夜里唐惟陪着唐诗睡着了,小男孩一夜没睡,害怕唐诗半夜又做噩梦,时不时醒来看一眼自己的妈咪,如同童话故事里守护宝藏的巨龙,唐惟这么守了唐诗一晚,等到天快亮了,他才沉沉睡去。

    然而这个下场是唐惟学迟到了,他身体还是小孩子的身体,吃不消通宵连轴转,于是等到快天亮的时候直接睡得很死,唐诗叹了口气,以为是他最近太累了,替他请了个假。

    ——然后唐惟起‘床’那一刻看着天边夕阳的时候,整个人都惊了。

    “现在几点?”

    “傍晚四点。”

    唐诗扭头看了看唐惟,电脑已经有了一个完整的房子结构,看来她最近忙碌已经逐渐有成果了,唐诗道,“我替你请了假,你还可以再休息休息。”

    “不行。”唐惟‘揉’了‘揉’眼睛,“这几天我们学校和小学部有合作,要去带小学生来我们学府进行社会实践,我也要去。”

    “其实你的年纪应该算小学生吧。”唐诗笑着和自己儿子开玩笑,“你怎么能够去带领别人?不怕人家怀疑么?”

    毕竟唐惟光从外表看,一点都没可信度。

    唐惟气得鼓起腮帮子,“可是我是确确实实的高生!这点你不能怀疑!”

    “好。”唐诗给唐惟端了一盘切好的苹果进来,然后在唐惟面前坐下,“好吧,其实学校给我打电话了,他们跟我‘交’流沟通了一下和你一起社会实践的人,是怕你和对方起冲突,毕竟你们年龄都差不多。然后跟我通报了一下,我接受了。”

    听着唐诗这么说,唐惟隐隐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下意识脱口问道,“不会是……薄颜吧?”

    唐诗有些惊,“你怎么猜得这么准?”

    唐诗登时拉长了一张小脸,明显不爽,还啧了一声,“怎么这么‘阴’魂不散,妈咪,我不想和这个薄颜一组,实在是讨厌。”

    “其实都行啊,你要是实在不喜欢,我换了。”唐诗装作不经意地说道,“是这个薄颜‘性’格有点太内向了,不知道让别的高生带着,会不会受欺负。”

    唐诗用眼神余光去瞟唐惟,果不其然唐惟的眉心跳了跳,虽然脸还是不爽,但是眼神明显有了闪躲,“她……她还用想么?长着是一张被人欺负的脸……被欺负不是活该么……”

    “哦。”唐诗干脆利落道,“既然你这么反感她,那我替你换掉好了。本来以为你和她认识,相处会轻松一点呢。”

    说完唐诗去给班主任打电话,当着唐惟的面把薄颜换走了,班主任连连应下,后来唐诗挂了电话,看见唐惟‘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正在犹豫。

    唐诗眯眼笑,“没有后悔的机会了哟~”

    唐惟气得跳下‘床’往外跑,“谁后悔了!我巴不得那个烦人‘精’离我远点!”

    唐诗在房间里笑着摇摇头,转身继续去做图纸,这天夜里林辞打来了一个电话,说是多提了一些要求,增加了几个房间的装修,唐诗和林辞关系好,顺路问了一句,“怎么突然改主意了?”

    原本薄夜不是喜欢黑白两‘色’的装修设计么,怎么现在淡蓝淡粉都要了?

    林辞面不改‘色’说,“薄少最近说要年轻态,少‘女’心。”

    “……”唐诗拿着电话想象了一下薄夜穿着短裙扎着两角辫,然后翘着手指娇滴滴地说少‘女’心的样子。

    顿时浑身下一股恶寒。

    不过薄夜现在好歹也是付了钱的头顶客户,不管提了什么要求自然是有权利的,唐诗应下以后挂了电话,随后开始修改原来的定义。新的夜晚再次到来,似乎和往常毫无差异。

    另一边,林辞挂下电话,薄夜追问了一句,“她说了什么没有?”

    “她说为什么突然改主意了,别的没问。”

    林辞老老实实复述了一遍唐诗的话。

    薄夜‘摸’着下巴喃喃,“小姑娘应该都喜欢这个颜‘色’吧?为什么唐诗会没有感觉?”

    唐小姐看着也不像是和那种十七八岁小姑娘喜欢同一种颜‘色’的人啊……林辞在心里默默吐槽,没准人家也是走极简风格呢。

    薄夜敲了敲桌子,随后看了眼日历,“和傅暮终约定的时间到来了,走。”

    “薄少,对了,关于唐小姐父母的事情有进展了。”

    林辞凑近了薄夜耳边说了一些消息,薄夜脸‘色’变了变,“确定?”

    “嗯。”林辞低沉道,“所以我没有直白和唐小姐说,我怕她……受刺‘激’。”

    薄夜拎起后面的西装外套,轻佻的眉目染些许凝重,出‘门’的时候,似乎曾经那个冷面薄少重新回来一般,他直接大步走出‘门’去,路过股东办公室的时候,一群股东都察觉到了一股寒意。

    “薄夜最近‘性’格好像越来越像以前了,是不是……记起什么了?”

    “他最近一些政策很明显是为了削弱我们的权利……”

    “嘘,按兵不动!”杜老板恶狠狠地说道,“早晚会把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臭小子从总裁位置拽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