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3章 送只小狗,下个套路。
    唐诗在看见这个场景的时候都惊呆了,这是怎么回事,薄夜是不是吃错‘药’了,大早的‘门’……还抱着一条狗?

    不过唐诗多看了那条狗几眼,虽然对于薄夜有点防备,不过他怀里的狗……狗还是……蛮,蛮可爱的嘛……

    薄夜察觉到唐诗多看了狗几眼,心觉得有戏,随后先唐诗一步开口道,“我……我给你买了条狗……”

    唐诗也没回过身来,狗是‘挺’可爱的,可是怎么抱着这条狗的人是薄夜呢?

    唐诗笑得有些牵强,“你……找我什么事?”

    “我送你的。 ”

    薄夜不由分说直接把那条哈士一股脑儿塞进了唐诗的怀里,哈士受惊挣扎了一下,唐诗本能怕它摔地,一下子接住抱紧了,“唉!小心!”

    薄夜和唐诗同时抱住一条狗的时候,忍不住抬头互相看了一眼,目光对的一瞬间,唐诗猛地扭头闪躲。

    薄夜趁这时候倒退一步,‘抽’身开来,然后那条狗被强行塞进了唐诗的怀里,“你,你拿好了!别还我!”

    唐诗愣住了,“你突然间干嘛呢?送狗给我?”

    薄夜把脸扭过去,“反正我……我不是……很早以前,还,还欠你一条狗么?”

    唐诗表情一变。35xs

    过了好久,‘女’人小心翼翼地问道,呼吸都有些急促,“你……你记起来了?”

    “也算不记起什么。”薄夜低沉说道,“我只是……忽然间……恢复了我们以前那部分的记忆,但是还有很多都没记起来,所以……嗯……我记得我当初答应过你,耐克死了以后,要新买一条狗送给你。”

    他还记得唐诗那条哈士叫耐克。

    唐诗眼眶红了,又慌‘乱’地抱着狗,又不知道自己该干嘛,束手无策,只能颤着声音道,“哦……谢谢你。”

    “唐诗……”薄夜看见唐诗这个反应,一下子觉得心疼,“你别难过,我也不是故意为了让你感动才……才这么做的,我是发自内心的,你也知道我现在不是以前那个人,我承认我做错很多事情,但是我也想慢慢给你看见改变……你别有压力。”

    唐诗转过脸去偷偷抹眼泪,薄夜原本准备了一大堆流里流气的情话,都是前天晚叫林辞搜了抄下来的,现在居然一句都背不出来,娘的,一遇见唐诗死机!

    薄夜结结巴巴道,“总之,狗送你了,你……你也别推脱了,好歹是一条小生命呢,再说你不是很喜欢哈士么,这傻狗配你,不是,我不是说你傻,我是……意思你和哈士像,不对……你不像狗,我是说……”

    完了,越说越错。

    老天爷啊,他堂堂薄夜什么时候这么丢人过啊!!

    薄夜啪的一下那手遮住自己的脸,嚎了一声,“你当我什么都没说吧……”

    唐诗扑哧一声笑了,单手抱着那条狗,哈士还傻呵呵看着他俩又哭又笑的,这互动有点捉‘摸’不透。

    唐诗‘摸’着狗的脑袋,“嗯,哈士我会养的。”

    薄夜眼睛一亮,“是吗,别半路再送还给我,我不接受的。”

    “嗯,不会退给你的,这个礼物我收下了,真的。”唐诗重复了一遍,“真的,谢谢你薄夜。”

    薄夜这是第一次接受唐诗如此由衷的感谢,感觉心都被提到喉咙口了,妈的难怪当初在澳洲看见唐诗第一眼觉得这‘女’人应该娶回家给自己当老婆,原来他们之间真的还有那么多故事呢!

    这不是孽缘是什么!

    薄夜干巴巴道,“嗯……那,那你给狗起个名字吧。”

    这倒是个好建议。

    唐诗把狗抱过来,正对着他那对蓝灰的眼睛看了好久。

    那傻狗外着脸吐着舌头傻了吧唧地和唐诗对视了好久。

    唐诗乐了,“叫小夜。”

    “……”薄夜在一边幽幽道,“我怎么觉得你这是拐着弯儿在骂我呢?”

    唐诗说,“没有,真的。”

    “那为什么叫小夜?哪个夜?”

    “夜晚的夜。”

    “……”那他妈是在拿狗骂他吧!

    薄夜说,“不行,你怎么不让它叫小诗?”

    唐诗想也不想:“那不是我名字么?”

    “那小夜不是我名字了吗!”

    薄夜喊了一声,“不行!这个驳回!换一个!”

    “我看看。”唐诗直接把狗举高高,往下看了一眼,“哦……是公的。”

    薄夜对于唐诗这个动作,觉得有些吃惊,“你……你看它……那个……”

    “狗狗的又没事。”唐诗笑了一声,“是个雄的,所以不能叫小诗了,遗憾,只能叫小夜。”

    “……”薄夜很无语,“早知道要一只母的……”

    唐诗倒是表示无所谓,“一样,都得去结扎了。”

    不知道小夜是听明白了还是怎么了,一听到结扎这个词语,顿时整条狗‘激’动起来,不停地摇尾巴,像是在反抗,薄夜乐了,“你还听得懂人话啊?小夜?”

    这名字太拗口了,感觉跟在喊自己似的……

    唐诗抱着哈士,薄夜弯腰逗它,过了好久,后知后觉地某位妻奴才反应过来,他……他这是在和唐诗和平相处地养狗啊!!

    要命了!!

    薄夜蹭的一下变了表情,脸各种神‘色’都有,唐诗看着他那张脸,觉得有点好笑,“你在想什么稀古怪的东西?”

    薄夜摇头,“没,没有,那我先回去了,你……你好好养狗,记得多遛遛它。”

    “嗯,我有经验。”唐诗颠了颠怀的薄夜,“小夜,和你哥哥说再见。”

    哥哥?哥哥什么哥哥,他是它爸爸!

    不过薄夜还是和唐诗挥手,“再见。”

    “嗯,再见。”

    唐诗刚打算回去,只见薄夜跨进电梯前问了一句,“对了,那个唐诗——”

    唐诗脚步一顿,回头看薄夜,“怎么?”

    “如,如果,我是说如果。”薄夜深呼吸一口气,俊美的脸掠过很多犹豫,随后像是下定了决心,抬头看唐诗的时候,眼里的光亮得惊人,“如果平时你闲着,我正好也没事,我能来找你,一起遛狗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