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2章 你爹我啊,贼不容易!
    只是薄夜听起来似乎是‘挺’认真的,估计又要跨城找唐诗,林辞觉得他这样一来一回,实在是太频繁了。 !

    于是他沉默了一下,又道,“薄少,我给您一个建议。”

    “你说。”

    “要不,还是在白城买套房子吧,省的开车来开车去……也麻烦啊。”

    “有道理啊,不愧是我的小棉袄,买一套吧。”

    “……”

    “哦对了。”薄夜想一出是一出,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立刻追问了一句,“对了,你知道……我们这儿,有什么好的宠物店吗?”

    林辞说,“我姐夫开宠物店的。”

    “真假,良心不良心,会不会买回去一个礼拜死了?”

    薄夜特别没心没肺问了一句,“你们靠谱吗?”

    林辞巴不得透过手机打死薄夜,“我姐夫自己开的!自家人!保证靠谱!你要什么狗?不对你买狗送谁?”

    这个问题问出去的时候,林辞自己一下子也想起来了,估计是买狗送唐小姐吧?不是……薄夜是怎么想到买狗的?别的总裁都是送钱,要不送限量版的包包啊钻戒啊,阔气的也直接一套房子一辆跑车了,轮到薄夜这里……是送条狗?

    林辞自己代入了唐诗的视觉,想象了一下薄夜大清早敲‘门’,然后自己一拉开‘门’,‘门’口一个男人抱着一条哈士,哈士吐舌头傻呵呵地乐,薄夜也眯眼笑,一人一狗脸的笑容都傻得一模一样,这是什么样的画面啊……

    林辞觉得薄夜这个法子不靠谱,“薄少,送这个有点落伍了吧?”

    薄夜这个身份,送狗有点不符合吧?

    薄夜说,“我是想把以前答应唐诗的都一点点做到。35xs”趁现在时间还来得及。

    林辞皱眉,察觉到了身份不对,“薄少,您记起来了?”怎么感觉像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啊……林辞立刻摇摇脑袋打消这样的想法,薄夜现在身体虽然有点危险,不过好歹已经脱离了之间的状况了,随便装‘逼’打脸都不在话下的,不可能是回光返照。

    只可能是老天有眼,让他记起来了,回头让他自己揣着回忆写检讨去吧。

    “记起来了一些。”对面的薄夜看了一眼手表,“挑重点讲,你姐夫家过去多远?发定位给我。”

    “哦,这给你,你想买什么狗?”

    “哈士。”

    “……”果然是这傻狗。

    “为什么?”林辞追问了一句。

    “唐诗当初有条特别傻的傻狗,是哈士,叫耐克,什么都啃,老子去她家做客,回回‘裤’‘腿’被咬湿。”

    “……”

    ······

    薄夜在半小时后,干脆利落从林辞姐夫家的宠物店里提了一条两个月的哈士,不算大,但是体型也不小了,眼睛里的蓝膜还有一些没褪去,所以显出来的蓝灰‘色’倒是还‘挺’好看的。

    薄夜抱着哈士说,“臭小子你眼睛‘挺’漂亮的。”

    刚夸完,这只哈士立刻蹬鼻子脸扑来,伸出舌头狠狠‘舔’了薄夜的脸两口。

    薄夜:……mmp老子出‘门’刚洗的脸!

    林辞的姐夫还偷偷问林辞,“那是你老板啊?”

    林辞说,“是呀,怎么了?”

    “大方倒是大方,只是……”林辞姐夫指了指脑子,“他没事儿吧?那么大个公司总裁,亲自过来买一条三千块钱的哈士?”

    哈士的在狗种里不算太贵的品种,三千块的哈士能买到很好的品相,但是也不算最好。所以林辞姐夫想不通,薄夜一个大老板,想要狗,随时随地能买高级品种的赛级犬,或者是冠军后代,要买肯定买顶级的那种,怎么来他们小宠物店买一条三千块钱的哈士?

    林辞说,“你别管他,人傻钱多。”

    林辞姐夫,“哦,早知道该告诉他三万块的。”

    两个人说完对视一眼,摇摇头,感觉错过了一块‘肥’‘肉’。

    ‘门’口被人称作人傻钱多的薄夜打了个喷嚏。

    于是十分钟后,林辞拉开车‘门’,薄夜抱着一只‘肥’嘟嘟的哈士坐在了副驾驶。

    林辞觉得这个场景怎么看怎么怪异,薄夜自己还没觉得有多怪,搂着哈士,它还没彻底掉完‘毛’,薄夜一抓能抓下一点‘毛’来,薄夜说,“儿子,你怎么掉‘毛’呢?”

    林辞对于薄夜能迅速进入父亲模式感到很惊,看了他一眼,薄夜喃喃着,“你可得争点气啊儿子,爸爸现在送你去妈妈那里,你好好讨她开心,连着爸爸也能被妈妈喜欢了,知道不?”

    哈士还是那副傻了吧唧的表情,从小傻。

    薄夜叹了口气,“唉,你能有点别的表情吗?你爹我真的跟你说话呢,你好好表现啊,你妈以前也养过哈士,长得好像你还傻,总之都‘挺’傻的,你妈喜欢傻的,也不知道什么‘毛’病……”

    林辞默默吐槽,“那薄少,您算傻吗?”

    薄夜想也不想,“我他妈多聪明的人……不是……等会……”

    自己刚刚说啥来着,唐诗喜欢傻的。

    薄夜立刻端正态度,一字一句,“在唐诗眼里,我愿意是个傻子。”

    “……”齁死人了都。

    林辞开车过去白城,这回是慢慢开的,不着急,‘花’了一个半小时,薄夜在车嘱咐了哈士一路。

    “儿子啊,你爹我真的很心酸,你说一把年纪了,四舍五入都奔三了,还是条单身狗,跟你似的。追个前妻吧,以前太渣她还不爱搭理我,你说我咋整呢,我总不能一辈子老光棍吧。”

    林辞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这个薄夜真是把狗当成了儿子在叭叭叭说话,哈士一脸听懵‘逼’的表情,表示什么都不懂。

    后来到了公寓楼下,薄夜一把抱起哈士,“唉,你乖点啊,到了,一会爸爸把你送去,你别‘乱’来知不知道?”

    哈士拼命摇着尾巴撅屁股,薄夜说,“走,见你妈咪去。”

    ——两分钟后,唐诗听见‘门’铃,拉开公寓的‘门’,看见了薄夜一身‘潮’牌卫衣西装‘裤’,跟个男红似的特别年轻帅气,怀里抱着一直哈士站在她家‘门’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