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4章 江湖骗子,不敢戳穿。
    姜戚进去了以后,啧啧感慨着,“真是变了天了,薄夜你什么时候这么善良了?”

    薄夜看了姜戚一眼,“我一直都很善良。!”

    “……”姜戚被薄夜的不要脸给震到了,挽着韩让的手,“不过还是得谢谢你,不然我今天进不来。”

    薄夜勾‘唇’笑了笑,“是替唐诗来撑场子的?”

    “没错。”姜戚扬着大红‘唇’,“我听说福臻的表妹一直欺负唐诗一个人落了单是不是?我倒想看看今天我在场了,谁还敢把主意往唐诗身打!”

    薄夜乐了,“你是唐诗的护‘花’使者吗?”

    “干嘛,不可以啊!”姜戚昂首‘挺’‘胸’往里走,因为她今天的造型,导致很多人以为她是大明星,纷纷过来一起拍照,问起姜戚,姜戚还煞有介事,“感谢啊,感谢你知道我。”

    那人心里虽然不知道姜戚是谁,但是看见薄夜都在姜戚旁边,那肯定是国际有名的大明星,立刻觉得自己压对宝了,赶紧巴结,“是呢,哈哈……小姐您今儿看起来气‘色’真好,一会结束了我们出去喝一杯聊聊?”

    姜戚随口道,“我结束了马还要飞到澳洲去呢,晚看来不行了,若是以后有幸在别的电影节或者开幕式遇见,我可以向你介绍别人给你认识。35xs”

    对方被姜戚唬的一愣一愣的,娱乐圈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混’得再好也有你不知道的,姜戚这么一说,人家更加觉得她肯定是哪位深居幕后的神级大佬,一时之间对于姜戚特别恭敬,摆明了想抱大‘腿’,“那小姐真是我的荣幸了,能认识你真是幸运,没想到在海城也能遇见你。”

    “我也是,我没想到海城居然还有人能认出我,看来你很厉害。”姜戚故意又顺着对方的话说下去,唐诗在一边看了都差点笑,后来那个人一走,转身把场地里来了一位神秘莫测的大佬的消息传了出去,一时之间无数人来找姜戚合影。

    有人说她是歌手,那一身行头看着像是歌手,有人说她是超模,也有人说她是国家颁过奖的终身演员,各种版本一时之间满天飞,流言已经超出了一千分贝。

    唐诗这才见识到娱乐圈捕风捉影的厉害,姜戚随口几句给自己定义了一个形象,几个人也不敢拆台不敢去‘乱’想,将她的形象衬托得越来越高大,过了一会肖赫天似乎也听到了这个消息。

    “什么时候这地方来了个国外的神秘人?”肖赫天自认为自己在娱乐圈算是通吃,认识很多人,也没见识过姜戚这样的,觉得好前看了看,看见好多人在和姜戚拍照。

    他随口问了一句,“你知道那是谁吗?”

    石婳为了不暴‘露’自己的无知,立刻结结巴巴说了一句,“知……知道呀,我还听过她的歌呢!”

    这么说来倒真的是个艺人?

    姜戚觉得自己现在的形象肯定特别像一个江湖骗子,把整个会场的人骗得团团转。大家都不想暴‘露’自己的无知和人脉,于是都默认了姜戚的身份,紧跟着像雪球似的越滚越厉害,姜戚差点成为了某个国家的什么王妃。

    福臻听到流言的时候过来看了一趟,隔着大老远看见姜戚那张笑得灿烂的脸,觉得背后一凉,我擦嘞,这小姑‘奶’‘奶’怎么来了!

    他挥手喊了一声,“姜戚?”

    众人:连主办方福臻都主动打招呼,那个‘女’人后台肯定不小!

    姜戚和福臻的关系倒是一直还‘挺’好的,看见福臻还笑了笑,“咦?你可算来了。”

    “你知道我一路听到了什么吗?”福臻过来,觉得这次办个电影节到处都事儿,他快要心脏衰竭了,“你怎么变身成为了欧洲王妃了?”

    “我不知道。”姜戚狡黠地笑了笑,“我只不过说了句我参加过国外的电影节。”

    “……”福臻沉默好久吐出一句,“你他妈吹牛‘逼’吧你。”

    “哈哈哈!你那些客人们也不敢戳穿我呀,谁敢想到是假的?”姜戚哈哈大笑,“诶,不说别的了,你表妹呢?”

    福臻眉心一跳,“什么表妹?”

    “少来啊。”姜戚看了一眼福臻,“我听说今儿的事情了,赶紧把你表妹‘交’出来,不然等我自己找到了动手,可没这么简单了。”

    “小姑‘奶’‘奶’,你要闹事等咱结束行不行?等人‘走’光了,你要真的揍我表妹,我在一边给你递砖头,真的。”福臻举起双手,“唐诗还要走红毯呢,你别闹啊,肖赫天的脸面我也要顾着,总不能真的撕破。”

    “那谎话连篇还草粉的偶像,值得你们这么护着么?”姜戚看了一眼唐诗,“那唐诗受的委屈怎么办?”

    福臻说,“那要不,你们等下等人‘走’光了,连着肖赫天一块揍了,我给你们放风。”

    薄夜和姜戚异口同声,“好主意!”

    唐诗被他们逗笑了,“好了,你们来了好,也不用特意找事情,显得我们斤斤计较。等石婳再自己来作死,我们不用给她面子了。”

    “说的有道理,我今天有备而来的。”姜戚撸起袖子,“反正石婳这种人估计也记不住什么教训,看见自己没得逞一次,肯定会来第二次。”

    姜戚说的真没错,石婳是个没脑子的‘女’人,唐诗甚至觉得她能长大现在全靠福臻这个表哥给她在屁股后头收拾残局,刚和薄夜坐下,对面石婳也跟着坐下了,还甚至直接坐到了薄夜的右侧。

    薄夜的那张脸当场拉下来冷掉,石婳皱眉说,“夜哥哥,你之前推我那一下,我还疼……”

    这是哭委屈来了啊。

    薄夜冷冷看了一眼,一个字都不想多说。倒是唐诗搅拌着咖啡,还颇有闲情逸致挑了挑眉。

    远处姜戚一看石婳又自己跑来作死了,兴奋地在一边搓手手,脑子里整套流程都过了一遍。福臻看她这幅样子,扶着额头,“别闹太大,算我求你的,还有二十分钟要走红毯了……”

    “废话少说,姑‘奶’‘奶’我要亲自撕白莲‘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