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0章 关上门来,处理家事。
    肖赫天这话什么意思其实已经很明显了,既然大家都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多多少少也懂点规矩,为了一个‘女’人这样闹,没什么必要吧?

    何况肖赫天眼里的唐诗是一个虚伪的‘女’人,连着身那些故事都是虚伪的,更加觉得唐诗这种‘女’人是活该,有什么值得大家大动干戈?

    他肖赫天,倒送‘门’来的‘女’人不要太多,一个唐诗而已,算得什么?

    哪怕现在这个‘女’人装模作样打他耳光,也不过是新的博出位的手段,大概也是做给身边那个薄夜看看的,好让薄夜觉得唐诗是个和别人不一样的‘女’人。!

    唐诗听见肖赫天这句话,轻轻一笑,但是脸还是那副表情,“肖肖这话的意思是……以后若是受什么委屈,也没必要发泄了,或者说,如果我和你之间另外还有什么纠葛,也不必说出来让大家知道吗?”

    这话下面的深意可重了,等于在警告肖赫天,好呀,你不是不觉得不必要吗?那咱们来不必要的做法,一会人散了我要是又对你动手动脚,你可别觉得自己委屈去找主办方告状!

    这番威胁的话从唐诗嘴巴里说出来,软软的还带着一股子相当可怜的感觉,周围人一听,还觉得唐诗是因为给肖赫天面子,怕肖赫天耍大牌耍无赖才退了一步,对之下肖赫天的无理那么明显,让他们觉得有些讽刺。35xs

    肖赫天从娱乐圈大染缸出来,自然有的是手段阳奉‘阴’违,可是今天这样被人用语言‘逼’死还是头一次,他想转移话题的,可是福臻偏偏抓着一个点不放,那是——唐诗之前说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那肖赫天站不稳脚,他必须转移焦点模糊众人的注意力,把这事儿盖过去,可是唐诗这该死的‘女’人,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居然兜兜转转又把事情扯了回来!

    福臻皱眉,“唐诗,你慢点……刚刚的事情到底是什么过程,有人来说一下吗?”

    肖赫天拳头死死握在一起,大概是没想到福臻会被唐诗‘激’得想要追究根底,可是这个时候,无人说话。

    唐诗居然只是嘤嘤‘抽’泣着,根本不敢说什么,那姿态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又不敢说出口,当场的人心里顿时明白了几分事情的经过。

    这个时候,有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我作证,唐诗说的事情是真的。”

    唐诗不可置信抬头,看见薄夜站在不远处,身姿笔‘挺’,“我之前来后台,有工作人员对我说,肖赫天和石婳去找唐诗打招呼了,我想着那也去看看。35xs结果到了休息室‘门’口,发现石婳守在‘门’外不知道做什么,但是‘门’是被人从外面锁住的,肖赫天和唐诗在里面。”

    薄夜是谁?那可是海城响当当的人物啊!

    从他嘴巴里,亲口说出来的这件事,让所有人都震惊了,难道石婳还充当着煽风点火的角‘色’?一下子分分去看石婳,那眼神各式各样,惹得石婳无路可退,“不,不是这样的……夜哥哥你是在怪我吗?我……我没有……”

    “当时肖赫天,你和唐诗在做什么?”福臻压低声音问了一句,“我给你面子,你回答我,在做什么?”

    肖赫天众目睽睽之下被‘逼’问,他当了天王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质问,顿时觉得脸都挂不下去了,回去外面一传,那他的名气不是毁了么?

    他咬牙切齿看着唐诗,一字一句,“我只是和唐小姐聊聊一些工作的行程。”

    好一个聊工作的行程,先前用字眼侮辱她是个不干不净的‘女’人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态度!

    但是唐诗没有当场反驳,只是肩膀缩了缩,很害怕的样子,立刻点头,仿佛是很给肖赫天面子,故意颤声道,“对……对是这样了……”

    这是怕了肖赫天了啊……围观群众内心了然,看着唐诗这幅担惊受怕的样子,明白了唐诗的后怕,还觉得她有点可怜,受辱不能说,又不得不迎合肖赫天。

    人家是娱乐明星哦,高人一头,压死人哦,普通小人物当然不敢和他作对!

    福臻也知道闹大不好,没有明面说,只是冷下声音,“那暂时先这样,大家都散了吧,误会一场,希望不要被人误导,至于唐诗和肖赫天,你们留下。”

    这是关‘门’处理家务事呗。

    围观的大概也看了个七七八八,啧啧摇着头走了。

    最后剩下他们几个当事人的时候,终于凝固的气氛一下子有了裂缝,福臻前看了唐诗一眼,唐诗眼角似乎还有泪,看见人走了,声音才低了下去。

    薄夜倒是没想到能看见唐诗这出好戏,也没做声,站在一边静静看着,他在,肖赫天和石婳都不敢出大气。

    一个唐诗好解决,可是薄夜他们怎么敢贸然出手?!

    最后福臻道,“这事情,既然人已经走了,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肖肖,你欠唐诗一个道歉是不是?”

    肖赫天脸‘色’一变,“我给她道歉?她踹了我还打我一耳光,要不要道歉?”

    “在你自己被打之前,请先检讨一下你的行为。”薄夜声音猛地低了下来,“想想你对唐诗做了什么。”

    可是肖赫天开始耍无赖了,反正休息室‘门’是关着的,谁能知道他们在里面干什么?他说了谈工作,是在谈工作,谁可以反驳给证明?

    他干脆道,“我做什么了?我什么也没做,唐小姐自己太过敏感,怎么把责任推给我?”

    这意思是,唐诗自己有被害妄想症,都是她假装的,肖赫天什么也没干,反正也没人给得出证据。

    可是这一刻,她似乎听见了一声唐诗的冷笑。

    ‘女’人从肩头的头发央,换换拔下一根像是小簪子一般的物件,面雕满了细密的‘花’纹,倒是一根漂亮的簪子,‘插’在她原本盘好的头发,和一身旗袍特别搭。

    此时此刻,簪子被她把玩在手里,她声音娇柔,却令肖赫天浑身泛起一股寒意——

    “不好意思啊,这簪子,是我朋友给我做的,面有微型摄像头……你猜猜,能不能拍到什么有趣的画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