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9章 先声夺人,故作委屈。
    连着在走廊里的薄夜和石婳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到,唐诗一脸杀气地走出来,细长笔直的‘腿’下一双高跟鞋踩得人心惶惶,一身旗袍如同‘女’王君临天下,随后一步步走到摔在地的肖赫天面前。品書網

    肖赫天还没反应过来这是发生了什么,感觉一秒还压在唐诗身,下一秒直接……被踹飞到‘门’连着‘门’一起摔了出去……

    唐诗微微弯腰,一把抓住了肖赫天的衣领,那表情颇有些冷笑的意味,节骨分明的手指根根收紧,“我说过数三下最好放开我……”

    她这话明明是笑着说出来的,可脸的表情却如同千军万马呼啸而来,让肖赫天的瞳孔狠狠缩了缩——他,居然在害怕这个‘女’人……

    唐诗发出一声不屑的嗤笑,一把松开肖赫天的衣领,肖赫天又不留神差点摔回去,用手掌撑住了地,“唐诗你……”

    唐诗高傲的站起来,眼里的冷光如同在看一条狗,纤细的眉梢尾端带着一种冷嘲。

    她拉了拉‘唇’角,凌‘乱’的发型衬托下愈发有一种不羁的美感,“肖赫天,我不介意你跟我鱼死破。这种事情我不会容忍第二次,所以做好准备……”

    唐诗顿了顿,一字一句,你,等,死,吧。

    随后‘女’人当着他们几个人的面,甚至不顾还半靠在墙的肖赫天,掸了掸身的灰尘,将礼服重新理好,仿佛肖赫天的触碰有多肮脏下贱一般。

    随后她抬头,眼神冰冷,看都不看肖赫天一眼,直接从休息室‘门’口离开。

    那干脆利落的作风连着薄夜都一惊,似乎眼前的‘女’人的确和他曾经印象的不同了……

    她再也不是那个被唐惟和他保护在背后,无知而又无辜活着的‘女’人了。

    她的肩膀已经可以足够撑起半边天,在这种处于弱势的时候轻轻松松扭转,然后足够震慑住对方。

    肖赫天立刻前抓住唐诗的手,“你这‘女’人是不是疯子?不‘摸’你几下——”

    话音未落,唐诗反手一个耳光直直打在肖赫天脸!

    石婳发出一声尖叫,薄夜去抓了一下,“等下你们——”

    肖赫天偏着半边脸,完全没想到被唐诗会这么直接地一耳光打在脸!

    再后来肖赫天回神的时候,所有的情绪被愤怒撕碎,想要前给唐诗一个教训,结果肩膀被薄夜死死抓住!

    回头,他才发现薄夜眼里的寒意竟然和唐诗一模一样!

    石婳瑟瑟发抖,想趁着现在逃走,但是薄夜一个眼神,她被吓得不敢动。

    石婳的尖叫声引来了好多人,一时之间无数人跑过来围观,肖赫天脸‘色’巨变,事情要是闹大了,到时候大家脸都难看!

    他咬牙切齿,“唐诗,你别给脸……”

    “诶。”唐诗吹了吹自己的手,模样颇为轻佻,像是没把肖赫天放在眼里,“你都不要脸了,我还给你什么脸?说吧,想怎么解决,给我个五百万封口费,还是现在当着大家的面道歉?”

    肖赫天没想过唐诗的态度能这么嚣张,一股气血直充脑‘门’,巴不得冲去把这个不识好歹的贱‘女’人当场掐死,可是薄夜现在按着他,他竟然动弹不得!

    薄夜笑了,“唐诗,你什么时候这么流氓?”

    唐诗也学着薄夜的笑,“肖赫天能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儿,我自然也得跟紧他的脚步,这不,大家都来看了,怎么样大明星,被注视围观的感觉如何?”

    耳边开始响起一阵阵窃窃‘私’语,围绕着肖赫天和石婳两个人肆意响起,唐诗站在那里,等人多了,忽然间又变了表情,楚楚可怜,守‘门’的工作人员和福臻进来的时候,唐诗还在抹眼泪。

    福臻一看,我擦嘞,谁他妈把唐诗‘弄’哭的?!站出来打死!

    立刻问了一声,“怎么回事?!”

    唐诗‘揉’着眼睛,声音哽咽,“我没想到肖肖……肖肖会这样……”

    肖赫天气得差点一口血喷出来,刚刚还嚣张得二五八万的‘女’人现在怎么换了一张受委屈的脸?打人的时候怎么不这样?

    可是唐诗委屈得煞有其事,“我只是一个人在后台休息……然后肖肖进来,还把‘门’关了,我想出去,不知道为什么‘门’打不开,外面石小姐站着,她不让我出去,然后……然后……”

    虽然说的每个字都很无辜,可是组合起来这意思,事情可大了啊!

    福臻分分钟变了脸‘色’,看向自己吓得六神无主的表妹,“你有没有脑子?”

    肖赫天‘精’虫脑,石婳居然还帮衬着肖赫天?!

    石婳哆哆嗦嗦,“不是个表哥,我……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

    “当时是石小姐对我说的。”唐诗顿了顿,看样是无心,说出来的话却把石婳打入地狱,“她,她要我身败名裂……”

    薄夜把脸扭过去有点想笑,可是不行,现在唐诗正在发挥影后一般的演技,他不能‘露’馅。

    只是想想唐诗也有这么八面玲珑的样子,让他还觉得有些小惊喜。

    起码这个‘女’人不会再受委屈了,懂得省时夺度保护自己了。

    福臻看了一眼肖赫天,他脸还有巴掌印,这可是要出场的重磅明星的脸,实在是棘手,刚想说什么,唐诗又一下子把责任抢了过去,“是我打的肖肖,是我太害怕了,没有控制住……对不起……我下次再也不会了,真的,你脸还疼吗?”

    她还大言不惭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肖赫天气得哆嗦,一个字都讲不出来,那眼神狠狠盯着唐诗,恨不得把她撕碎。

    福臻站在那里,深呼吸一口气,果然石婳这个‘女’人到哪儿都能惹事,现在连肖赫天都被牵连了,他道,“肖肖,唐诗说的是真的吗?”

    肖赫天脸‘色’一僵,唐诗先声夺人占尽了弱势的一方,导致没人关注他身的伤,第一次遇到这么棘手的‘女’人,只是再能闹,也不过是个‘女’人,星光传媒总不至于为了个‘女’人和自己撕破脸吧?

    于是他道,“福总,这事情……没必要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