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8章 你打女人,再来试试?
    而另一边,福臻回到场地里,正好和薄夜一起跟外国设计师聊天,薄夜看见福臻一个人过来,妻奴属‘性’爆发,问了一句,“唐诗呢?”

    “她不喜欢出风头,后台休息去了。”福臻道,“你现在笑的很嚣张啊,怎么,和唐诗关系缓和了,这么开心?”

    “全靠肖赫天。”薄夜还特别欠扁地说,“唐诗难看掉肖赫天了,连着我的地位都提升了。”

    福臻气得想把酒水泼在薄夜那张意气风发的帅脸,“那您赶紧往我们的代言人肖赫天身砸个几百万谢谢,没有他来缓和你跟唐诗的关系,哪来你现在这幅叼了吧唧的样子?前几天都跟死了老婆似的拉着一张老脸。”

    薄夜挑了挑‘精’致的眉,“我有这钱干嘛不直接砸唐诗身?我砸肖赫天,吃饱了撑着?”

    “脑子还‘挺’清楚啊。”福臻啧啧感慨一声,“正好,唐诗现在一个人,你可以去后台找她。”

    薄夜眯起眼睛来,“你丢她一个人在后台?”

    “反正现在还没她出场,她得黄金时间再出场。”

    福臻指了指远处原来肖赫天所在的位置,“现在差不多应该是肖……诶等会,肖赫天呢?”

    薄夜说,“估计拉着石婳不知道去哪了。”

    “……”福臻顿了顿,“怪,刚才还在这里跟我和唐诗打招呼,我喊他们一起来后台休息,他们好像没有跟来。”

    “你这个意思是肖赫天又去和别的富商打招呼了?”薄夜双手‘插’兜,路不停有人和他道好,男人坏笑着和那些‘女’星回应,惹得一帮十八线小红在那里举着手机‘偷’拍。

    福臻粗略扫视了现场一圈,“好像没看见肖赫天。”

    薄夜眉心跳了跳,“他……会不会和石婳出去……打野战了?”

    “你脑子里都是些什么下流的东西?”

    福臻翻了一个白眼,结果刚想反驳,话音一噎,“诶,等等……肖赫天……没准还真做得出这种事情。”

    薄夜笑得眼睛眯起来,“那祝你表妹幸福了。”

    “你走开,我有这么个表妹真是倒了十八辈子大霉,太丢人了。”福臻顺手从服务员的托盘里拿起一杯橙汁,“我得好好教训她,让她别‘乱’勾搭给我丢脸。”

    薄夜和福臻挥挥手,走去休息室后台找唐诗,结果一路好多人过来拦路,不停地巴结,薄夜被这一套礼数都‘弄’烦了,干脆直接冷脸一拉,摆出当初那个冷酷的样子。眼神直直沉下来,周身的气场也跟着一下子变得相当冰冷,好多人想前打招呼,看见薄夜那副无情的样子,硬生生刹住了脚步,嘴巴张到一半,称呼刚喊出口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薄夜得以剩下的路畅通无阻地来到后台,后台服务员还弯了弯腰,“薄少,您请。”

    出于礼貌,薄夜也喊了声谢谢,随后随口问了句,“唐诗来过这里吗?”

    服务员立刻回答,“唐小姐之前进去了还没出来呢,估计在休息。对了,肖天王和另外一个小姐也进去休息了。”

    肖天王?

    这是肖赫天的称呼么?薄夜冷笑,真是谁都可以当天王了。

    可是他脑子里忽然间闪过去什么念头,又问了一句,“肖赫天和另外那个‘女’人出来没有?”

    “没……没有……”服务员被薄夜眼里的寒意吓了一跳,以为自己说的不够详细,又立马补充道,“他们之前跟我说是去找唐小姐打招呼的,应该正一起玩吧?”

    找唐诗打招呼?

    薄夜几乎要冷笑出声来,唐诗那么讨厌肖赫天,明眼人都察觉到抗拒,肖赫天和石婳会想到给唐诗打招呼,热脸贴个冷屁股?

    他几乎没有犹豫,本能觉得肖赫天不安好心,直接大步走了进去,后来来到走廊里,步伐越迈越大,脸的杀意都隐隐闪现了。

    该死的,肖赫天和石婳肯定是想对唐诗做什么!他不该让唐诗落了单!

    此时此刻,休息室内,唐诗被肖赫天推倒在沙发,那人抓住她的‘腿’,让她无法挣脱,整个人的重量压在唐诗身,几乎让唐诗作呕。

    她的发型也在挣扎被‘弄’得一团‘乱’,原本盘起来的头发这下散落了好多,乍一眼看去倒是风情万种,更加‘激’发了肖赫天想要摧残她的‘欲’望。

    唐诗眉‘毛’死死皱在一起,“你这样大家下场都会闹得很难看。”

    “会吗?”肖赫天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我觉得你现在这幅样子,倒是很好看。”

    他落‘吻’在唐诗脖子,唐诗撇开脸躲开,那副样子让肖赫天觉得刺‘激’,“我喜欢你骨气硬,等下倒要看看你还有没有这种脾气!”

    唐诗眼里掠过一丝冰冷的光。

    薄夜走到最里面一间vip休息室的时候,看见了‘门’口抓着‘门’把的石婳,石婳抬头发现薄夜,脸的血‘色’顿时被吓得悉数褪去!

    “夜……夜哥哥……”薄夜怎么来了?!

    石婳这回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你……你来干什么?”

    “你守在这里干什么?”

    薄夜犀利反问,“让开!”

    唐诗在里面听见了薄夜的声音,下意识喊了一声,“薄夜!”

    薄夜被唐诗这声呼喊‘激’得气血涌,果然唐诗被关在里面,不出意外肖赫天也在里面,那么刚才石婳是锁着‘门’不让唐诗出来!

    暴怒之下薄夜想都没想直接提起石婳将她狠狠丢在一边,石婳摔在地不可置信,“夜哥哥,你打‘女’人?”

    “老子是渣男,你跟我谈素养?”薄夜冷笑着将指关节按得啪啪响,“‘女’人怎么了,照打不误!”

    话音刚落,面前的‘门’忽然间发出一声剧烈的碰撞,紧跟着发出一声惨叫!

    薄夜刚想冲进去揍肖赫天一顿,下一秒看见那扇‘门’轰的一声炸响,随后从里面被人硬生生踹断了锁眼,整个‘门’板向外飞出来,肖赫天和‘门’一起被人踢得往外摔,直直落在地。

    石婳被吓得目瞪口呆!

    随后看见唐诗用着和薄夜一样的姿势,啪啪按着自己的指关节,身穿旗袍,如同可以随时随地提枪马的‘女’将军从休息室里走出,冷笑的弧度和薄夜尤为相似,“还想再来尝试挑战我底线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