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1章 艳压全场,女王出征!
    薄夜听到福臻这话猛地回头,男人轻笑,“打情骂俏?像吗?”

    福臻站在那里,巴不得现在把薄夜那张笑得欠扁的脸现在摁进旁边喷泉水池里面去,这臭男人嚣张什么,不是跟唐诗讲了几句话么,至于么!

    然而薄夜已经哼起了小曲儿往外走,福臻一看那个方向是去后台的,喊了一声,“老夜你去后台干嘛?”

    薄夜顿住了,一张俊美的脸挂满了笑意,“看唐诗换衣服。 ”

    “你真不要脸!”福臻冲去抓他,“连我‘女’神看衣服都不放过!”

    “我他妈说的是看她穿好出来!”薄夜脑‘门’青筋都要起来了,“你想到哪儿去了?”

    “我不管,你龌龊无耻!”福臻拉住他,“不准去!”

    两个大男人很幼稚地在后台入口处闹腾,要不是他俩以前关系好,不知道的还以为真要打起来,这么闹了五分钟,里面传出一声声音,“诶?你们俩怎么留在这里?”

    薄夜和福臻浑身怔了一下,保持着互相掐架的姿势,两个帅气的男人扭头,看见了换好礼服从里面出来的唐诗。

    随后两人纷纷呼吸一滞。

    因为唐诗这次是代表着星光传媒来参加电影,同时也要公开最近星光传媒的援救费周计划,所以必定是要以一个坚强自主的‘女’人身份亮相的,正好也要走向国际,便挑选了一身相当合身的暗红‘色’旗袍。35xs绣金线,镶细边,盘口一只凤凰,裙摆一朵牡丹。

    柔荑一掐便是皓腕干戚,眼尾一挑即为风情万种,自己国家的旗袍穿在她身,当成是倾城之姿。

    福臻捂着鼻子后退,感觉鼻血都要流出来了,又给唐诗竖起了大拇指,“完美!”

    唐诗还有些紧张,扯了扯下摆,对他们道,“改良过的旗袍会不会太短?”

    “没有没有!”薄夜和福臻同时摇头,“很好看很好看!”

    “真的好看吗?”

    唐诗垂眸低头一笑,那姿态像极了恋爱的小姑娘,长长的睫‘毛’轻轻颤着,脸颊还有两个浅浅的酒窝,薄夜只觉得懵‘逼’了,看着唐诗低笑的样子,一股气血直冲脑‘门’。

    向来轻佻活络的他居然变成了结巴,“好……好看,真的。”

    唐诗抬头璀然一笑,发现是薄夜,自己也尴尬了一下,随后两人回过神来,呆呆站在那里,也不知道干嘛。

    福臻在一边说,“唉,这才是真·‘女’神好么,你了红毯估计可以‘艳’压群星,有兴趣出道吗?”

    薄夜唐诗更快回答,“没兴趣!”

    “你又不是她经纪人,你着急干嘛?”福臻不乐意了,“你让唐诗自己说!”

    “我说不出道不出道!”薄夜磨牙,“出道给那群死‘肥’猪老流氓看?”

    福臻想想也有道理,“你还是别出道了,你这样‘挺’好的,千万别涉足娱乐圈,那是个大染缸。”

    唐诗看见他们两个你一言我一语的样子笑了起来,“我不出道,真的。”想想肖赫天知道她对娱乐圈有多失望了。

    薄夜点点头,然后单手握拳放在嘴边轻轻咳嗽了几声,前对着唐诗伸出手。

    唐诗看见薄夜把手伸过来的时候都愣住了,大概是没想到薄夜会突然前。

    看着那张贵公子的脸,以及眉眼里痞里痞气的笑意,唐诗感觉脸一红,听见薄夜低沉说道,“dawn小姐,我带您出去。”

    随后如同欧洲贵族绅士一般将手递出来,唐诗神使鬼差把自己的手放去,然后薄夜笑了一声,轻轻握住,也不用力,如同教养良好的执事,领着她往外走。

    福臻在一边看呆了,“草,这薄老狗什么时候学的这一套撩妹技术?肯定是去澳洲泡出来的,越来越‘浪’了!”

    他跟在背后,“老夜,你要不也来牵一下我呗!”

    薄夜脑‘门’青筋一跳,对着唐诗笑容还是得体的,扭头分分钟变脸,霸王龙身,“没空,滚!”

    福臻被薄夜骂的一愣,回过神来喃喃,“差别对待真大,唉,见‘色’忘义,为了‘女’人不要兄弟。”

    岂料薄夜面无表情地说,“对,谁跟你是兄弟?绝‘交’。”

    福臻气得当场想喊保安把薄夜赶出去,转念一想,不对啊,唐诗和薄夜现在关系缓和了,那他呢!他也要追唐诗啊,怎么还给薄夜助攻呢!他应该过去捣‘乱’啊!

    福臻捂脸蹲下来画圈圈,太悲惨了,好不容易看一个‘女’神,结果把‘女’神助攻到别人手里去了……

    他要辞职不干了,他要剃头发出家……

    ******

    晚会逐渐拉开序幕,专业素养的主持人台开始宣布电影节下午的活动,场地里的人越来越多,好多还是以前认识的,正笑着和老朋友打招呼。也有的以前撕过‘逼’,但是现在明面还是要跟亲姐妹一样拍合照,事实是在照片里争斗‘艳’,巴不得把自己p美,把对方p丑。

    唐诗出场的时候,是在一个人相对来说较少的角落,她自身‘性’格也不爱张扬,站在那里看着身边来来往往,薄夜在她耳边轻声问道,“要吃什么东西吗?”

    唐诗摇摇头,“刚刚在后台里喝了福臻给我的豆浆。”

    亚洲醋王脸一拉,“他豆浆有什么好喝的?”

    “垫垫肚子,总好过没有。”唐诗看了一眼薄夜身后,眼睛眯起来,薄夜察觉到了她的反应,倒也没着急转过去,只是问道,“看见谁了?”

    唐诗扬‘唇’凉凉地笑,“你家石婳。”

    薄夜正在喝矿泉水,差点一整口喷出来,还好他克制住了,否则形象都毁了,立刻给自己正身,“真不是我家的,我也不能看那样的啊。”

    唐诗双手抱在‘胸’前,穿着一身旗袍高跟鞋,竟有几分睥睨天下弹压山川的‘女’王大人的味道,“是么?人家次为了你可是跟我都要闹起来呢。”

    薄夜说,“我真的对她那种不感冒,我是以前,我也应该没那么瞎眼。”

    话音刚落,石婳倒是发现了薄夜,一步步扭着腰冲他走来,唐诗跟看戏似的,戳了戳薄夜,让他往后转,“喏,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