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6章 远远看着,也挺好的。
    唐诗决定要去非洲是在第三天,尤金给了她几天时间考虑,后来唐诗自己也做决定了,去一趟非洲升华一下自己,像有人喜欢去xi藏洗涤心灵,有人去伊拉ke克投身反恐,而唐诗也选择了去非洲实现自己的人生意义。品書網

    她想看看那些活得她更不容易的人,是如何坚强地延续生命。

    薄夜收到消息以后,当机立断,“看看唐诗订的什么时候的机票!”

    林辞翻着日程,“下个月2号。”

    “给我订一张一模一样的!”薄夜声音坚定,过了一会又说,“去……去航空公司内部,把唐诗的机舱换到vip高级舱来。”

    林辞又看了一眼报告,抬头疑‘惑’地说,“你怎么知道唐小姐订的是经济舱?”

    薄夜说,“我还不能了解她?她那个‘性’子肯定买的经济舱好么!”

    林辞撇嘴,“那是人家勤俭节约。”

    “你这意思是我骄奢‘淫’逸?”

    林辞说,“没有!我们薄少这是——实至名归!”

    “……”还‘挺’会拍马屁哈。

    这天夜里唐诗刚打算睡觉,丛杉敲响了房‘门’,拉开‘门’去,男人端着一杯牛‘奶’,唐诗有些惊喜,“给我的吗?”

    “你睡了啊。”丛杉有些意外,“我看你这几天熬夜,以为你今天也会通宵,所以来看看你。”

    “谢谢哥哥。”唐诗笑着接过牛‘奶’喝了一口,“明天要准备电影节正式发布会的流程,所以我得早点去星光传媒的公司里。”

    丛杉叮嘱她,“要保护好自己。”

    唐诗做了个肌‘肉’男的动作,“你看我的身手。”

    丛杉淡淡一笑,“那我不打扰你了,你早点睡吧,明天几点?”

    “早八点。”唐诗依赖‘性’地看着丛杉。

    丛杉无奈,“好,我叫你。”

    这一夜,有人沉稳入睡,有人难以入眠。

    ******

    唐诗出发去福臻公司的时候,提前给福臻发了一条短信,对方很快回复了一个ok的表情,并且又发来一条。

    我早餐都买好等你来啦!

    唐诗笑笑,打过去几个字,有劳总裁大人了。

    福臻看着唐诗打过来的总裁大人几个字,只觉得心都酥了,发‘花’痴一样举着手机给薄夜看,“看看,她喊我总裁大人。”

    薄夜作为几个最大头的赞助商之一自然也是很早来了,看见福臻给他嘚瑟,气得磨磨牙,“哦。”

    “她肯定没有这么喊过你。”福臻尾巴都要翘到天去了,“你呀,是活该当单身狗。”

    “福大饼你再讲一句信不信我现在把你丢进场地的喷泉里?”

    今天的会场有个喷水池,造型很漂亮,还会随着音乐的高低喷出不同的水‘花’来,极富艺术气息。

    福臻怪叫,“你不是失忆了么!怎么还记得我的外号叫福大饼?”

    薄夜翻了个白眼,长的帅的人连翻个白眼的动作都是帅的,他颇为不耐烦,掏出手机给福臻看微信备注,结果看见,薄夜给他的备注面,光明正大写着“福大饼”三个字。

    福臻懵‘逼’了,“你他妈以前给我的备注是这样啊?好,我也给你改成薄老狗。”

    “你试试,看我会不会‘弄’死你。”薄夜跟个‘混’‘混’似的痞痞地拉着薄‘唇’,相当‘性’感,“要是敢在唐诗面前喊这个称呼,老子一板砖拍死你!”

    “死要面子。”福臻和薄夜百无聊赖地在会场里走动,电影节下午两点准时开幕,晚还有走红毯的环节,到时候会吸引一大帮记者媒体过来拍照片,所以很多‘女’明星会拼了老命在红毯争斗‘艳’。

    有的靠‘露’‘肉’搏出位,有的靠故意摔倒造话题,有的会带着绯闻男友拉热度,总之五‘花’八‘门’各式各样,然后回去通告吹得满天飞,统统都是‘艳’压这个‘艳’压那个。

    “说实话,我有点期待唐诗穿礼服。”福臻像苍蝇一样搓着手,“唉,回签合同,瞧见了了一次‘女’神的皮裙大长‘腿’,我有点难以忘怀。”

    薄夜气得开始在地找石头,打算现场砸死这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福大饼。

    陆陆续续开始有嘉宾到场是在九点以后,一些重要的嘉宾都是提前到的,因为他们先试着走一个流程,好让自己有个大概,等于排练一遍,趁着现在人少,福臻去开始指挥台下的工作人员,薄夜站在幕后,眉眼‘精’致冷漠,大概除了唐诗,这世也没有什么别的东西能够让他有情绪‘波’动。

    后来唐诗也姗姗来迟,薄夜看见熟悉身影的那一刻,眼里终于亮起一丝光芒。

    然而还来不及用什么表情来面对唐诗,福臻那个臭不要脸的冲去,跟狗皮膏‘药’似的直接贴在了唐诗的身,还吩咐工作人员把早餐糕点端出来,“唐诗!你终于来了!我们的形象大使!”

    唐诗还有点紧张,“我第一次站这么国际化的舞台。”跟时装周争斗‘艳’似的。

    “没事没事!”

    福臻拍拍唐诗的肩膀,“以后你会习惯了,你可是要代表我们走向国际的人,大家相信你的能力。”

    唐诗感觉远处有一道灼热的眼神‘射’过来,抬头一看是薄夜,站在人堆里,面容俊美,眉眼深处有一种唐诗觉得细痛的深沉。

    她没说话,不动声‘色’撇开目光,随后对福臻道,“先去后台排练一下吧,你们忙吗?”

    “不忙不忙,你吃点东西垫垫肚子,我们等下开始排练。”福臻指了指远处一个外国人,“那个是我们今晚的导演,你听他指挥好。”

    “好。”唐诗过去和导演打招呼,薄夜也想去的,过了好一阵子都没动,福臻到自己朋友旁边,推了他一把,“咦,愣着干嘛,唐诗没来的时候一直等她来,她来了怎么也不打个招呼?快去呀,人家今儿没带苏祁来。”

    薄夜被福臻推了一把,“你……你干嘛,唯恐天下不‘乱’的,我站远处看看也是好的。”

    “看看也是好的。”福臻模仿了一下薄夜的台词和说话语气,“别可怜巴巴的了,唐诗今天状态不错,快去握个手,好歹你是赞助商她是代言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