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5章 跟在身后,偷去非洲!
    后来唐惟到家,唐诗正在家和人视频,见他和丛杉回来,笑着道,“怎么了,愁眉苦脸的,今天演讲出事了?”

    唐惟摇摇头,“没有,见到了不想见到的人。35xs手机端 m.”

    唐诗愣了愣,“怎么了?”

    “是发生了一点小小的不愉快。”唐惟闷闷地说了一句,“不过没关系,妈咪,我还是没受什么影响。对了,你在和谁视频?”

    “尤金和克里斯。”唐诗向他招招手,“过来,打个招呼。”

    “哇!尤金叔叔!”

    唐惟立刻开心起来,跳过去打招呼,那边尤金还在说,“对的,最近非洲地区瘟疫爆发,我们公司秉着悲天悯人的人道主义‘精’神,会特别推出一系列‘全球携手拯救非洲’的设计作品……诶,嘿小子,你怎么来了?”

    “好久不见了,你们在忙吗?”唐惟用英打了个招呼,尤金笑着眯起眼睛,“我火灾出来骨折还没好,还在住院,克里斯帮我在一起打理公司的事情。小可爱,你的英水平又增进了。”

    “必须!”唐惟笑了笑,“我今天代表我们学校做演讲了,你没来真可惜。”

    “下次肯定还有机会,等我手恢复好了出来找你玩。”尤金眨眨眼睛,“想念你们家大厨烧的菜了,哦,他让我爱了zhong国菜。”

    唐惟和尤金闲聊了一会,后来因为刚才听到他们的谈话,知道他和唐诗还要聊工作,没有多占他们时间,乖乖让了位置,随后又听见唐诗严肃地嗯了几声,等到视频会议结束,唐惟才转过头来,“妈咪,你要去非洲吗?”

    “目前考虑是这样的。”唐诗点点头,“那边爆发了瘟疫,尤金公司要去捐钱捐物,顺路要个招牌,我反正闲着。”

    “太危险了。”唐惟一把抓住了唐诗的手,“虽然我平时很喜欢你的善良,可是妈咪,在灾难面前我很自‘私’,我怕你出事,所以不要去,为了我好吗?”

    唐诗笑笑,“唐惟,我这辈子活得已经够多了,什么苦难都经历过来了,目前钱也赚够了,名声也已经平反了,说实话我实在想不出人生还有什么需要升华的,不如去一趟非洲,看看他们那里的天灾**,看看这世界还有多少正在遭受灾难折磨的人,或许还能让自己得到新的人生意义。”

    唐惟劝不住唐诗,眼里都是担忧,“找个人和你一起去!”

    尤金手骨折,伤筋动骨一百天,少说也要两三个月,但是去非洲是在一个月后,所以尤金肯定不能陪着唐诗去、

    至于克里斯,尤金住院期间,肯定要帮忙,所以也‘抽’不开身。35xs想来想去唐惟没想到该让谁陪同,急的眉‘毛’都皱起来了,唐诗一看笑了,“好了,团队会找人一起的,我不可能一个人过去啊,太不理智了,你别担心。还有一个月呢,慢慢来。”

    然而另一边,薄夜收到消息说,唐诗可能会加入尤金公司慰问非洲计划,开了会回到办公室里,喝了一大瓶冷水让自己冷静。

    他扣着桌面,“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唐诗不许去?”

    林辞愣住了,“您不想让唐小姐去?”救瘟抗灾,多伟大的事业啊,唐小姐大概也是活明白了,才想着走这一遭拓展新的视野和人生经历吧。

    然而薄夜拼命摇头,“不准去,那么危险,她得一点点‘毛’病,我怎么办?!”

    林辞说,“你不是跟人家吵架拗断了么?”

    薄夜哐哐拍着桌子,“拗断是一回事!喜不喜欢是另一回事!老子跟她吵架因为我那天心情不好口不择言,但是她要是去非洲,那破地方鸟不拉屎,除了沙子还是沙子,吃一口饭里面都他妈有一半是沙子,我不同意!怎么能让她吃苦头?”

    林辞无语了,“薄少,您是从几十年前穿越来的吗?怎么对非洲的印象还停留在沙子面?非洲现在地底下好多开发出来的油田,我们这里有一笔生意是和非洲那边合作的。”

    “我不管!”妻奴一扭头,“我是觉得非洲穷!穷得响叮当!做生意的时候赚他们钱挖他们石油是一回事,要是让唐诗过去救灾,我不允许!不存在的!捐点钱给他们好了,反正想方设法不许让唐诗去!”

    林辞沉默,“可是……貌似尤金他们公司已经开始定制策划了。”

    薄夜急了,“怎么办,要不找人把尤金咔擦了,这样他们公司大‘乱’,忙着抢总裁位置,没空去管非洲的瘟疫了。”

    林辞觉得薄夜现在越来越无法无天了,这种破点子都想得出来,为了追唐诗真是拼了一把老命!

    他说,“要是让唐小姐知道了,你下半辈子估计直接孤独终老了。”

    薄夜居然还认认真真想了一会,“有道理,那怎么办?”

    “限制唐诗的行动?”

    薄夜摇头,“唐惟身边的r7cky和ventus能随意破解所有的密码锁,论近身格斗和远程‘射’击全世界也没几个能和他们对打,你说我关着唐诗,有胜算吗?”

    林辞默默望天,完了,唐小姐身边的人真是藏龙卧虎。

    “那……找人把唐小姐撞了吧。”林辞脑子里灵光一闪,“撞出一点伤来,唐小姐不得住院休养了么!”

    唐诗在白城家里猛地打了连打两个喷嚏。

    而办公室里,薄夜恨不得把烟灰缸敲碎在林辞脑袋,“你他妈这破主意我想的还不靠谱,唐诗真伤了怎么办!我不心疼啊!”

    林辞立刻摆出一脸无赖的表情,“那我没辙了,你自己想去,爱咋咋。”

    薄夜一噎,“你还敢给我脸‘色’,想造反?”

    林辞望着远处,心虚道,“要是真的担心人家……你……你跟着去不好了么?”

    薄夜眼睛睁了睁,俊美的脸‘露’出了一些恍然大悟的表情。

    林辞立刻摆手,“不,我说说的,你要是走了,我得替你处理好多事情,你千万别……”

    “帮我推光下个月的所有活动。”薄夜大手一挥,不可一世地决定了,“我要偷偷跟着唐诗去非洲!”

    林辞真想泪流满面望天,还是以前那个薄夜好,现在这个薄夜太‘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