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2章 我很怕鬼,参加演讲。
    唐诗的醒来是在午十二点,一觉睡到午的感觉实在是美好,她伸了伸懒腰,坐起来的时候,身的被子也跟着滑了下来。!

    唐诗疑‘惑’地拿起手机打开前置摄像头,照了一眼自己,发现脸的妆昨天夜里有人帮自己卸了。

    那肯定是丛杉。

    她笑了笑,随后跳下‘床’,正好‘门’口唐惟敲‘门’,“妈咪,你睡醒了吗?”

    唐诗轻笑着,“睡醒了,你进来吧。”

    小唐惟穿着一身西装进来,模样破像个小大人,问道,“我今天这样如何?”

    “很帅。”唐诗捏了一把唐惟的脸,儿子越长越高了,每长一岁,都是一种跨越。原来她和薄夜之间,已经互相纠缠了那么多年。

    “我等下要去学校里做演讲,所以特意叫了小舅舅给我打扮的。”唐惟一脸自豪,“我喊我小舅舅带我去!”

    “居然不要妈咪陪了?”唐诗起身,又从化妆台前找了一枚简约时尚的‘胸’针,给唐惟别了去,戴在他‘胸’前闪闪发光,相当漂亮。

    “哇,谢谢妈咪。”唐惟有些惊喜,这枚‘胸’针很漂亮啊,而且看样子还是男款,“妈咪你哪儿来的?”

    唐诗眼神闪了闪,随后道,“以前你舅舅出国带回来的。”

    “这样。”唐惟喜滋滋地扬了扬下巴,“我会好好保管它的,等下小舅舅要带我出发了,我是来和你说一声,今天周末,你还可以再睡一觉。”

    “嗯,路小心,好好表现。”唐诗替唐惟理了理头发,“你永远是妈咪的骄傲。”

    直到唐惟走出去了,唐诗才垂下眸子。

    那个‘胸’针,是她当年跨入设计界的,第一枚手工作品。她曾把心意注入里面,作为礼物送给薄夜,然而薄夜不屑一顾,用一个“丑”字简单地评价完之后,连收下的过程都省略了,直接退了回去。

    这枚‘胸’针被她保存到了现在,如今重新戴在唐惟的身,也算是物尽其用。

    唐诗站起来,今天她要去一个地方,唐奕的坟墓。

    ******

    半小时后,唐诗从蓝鸣的车跳下来,又是不好意思地摆摆手,“感谢蓝大哥再次送我过来。”

    “没什么,正好路过边境巡逻,看你要进来被人拦了,帮你一把。”蓝鸣点了根烟,猛地察觉唐诗在,又想要去掐灭,唐诗立刻道,“没事没事,你‘抽’吧,我去找我哥哥,要你在这里等我一会了。”

    “好。”蓝鸣回头看了眼坐在自己副驾驶座瑟瑟发抖新兵蛋子,啧了一声,“回不是你也跟着来了吗?怎么还怕?”

    小兵说,“蓝……蓝头儿,是个人都会怕鬼吧?”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蓝鸣倒是干脆利落,“你怕什么怕?人民子弟兵都是唯物主义者,咱们还要走社会主义特‘色’道路呢,你居然怕鬼,太丢人了。”

    小兵抱住自己,“蓝头儿您这是强人所难。”

    “强你妹,下次把你丢进公墓园里关一天,看你还怕不怕。”

    小兵疯狂摇头,“蓝头儿我错了,我宁可加重训练任务也不要来管坟墓啊,我怕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