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3章 唐诗必死,她的杀心!
    施糖被打了一个耳光,忍住了所有的情绪,最后还要低声道歉,“抱歉主子,是我逾越了。!”

    安谧冷笑一声,还带着些许骄纵,吹了吹自己打疼的手,“看得清楚自己的地位好,不要以为自己真的算和我多亲切,我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

    施糖脸‘色’惨白,“主子,您别生气,一切都是我的多嘴。”

    “这才乖。”安谧一字一句咬牙切齿,“你这张和唐诗相似的脸,是我最后的报复工具,你没得选!”

    施糖站在那里,头埋得很低,大概是想到了安谧看见她的脸会愤怒,所以故意把头低下去,不让安谧看见。

    安谧很满意施糖的识趣,“以后不要在我面前做和那个贱‘女’人那么像的动作,我让你模仿她,不是让你在我面前学,是在薄夜面前学,明白了吗?”

    施糖的睫‘毛’颤了颤,“明白了。”

    “好了,过几天有个发布会,薄夜会出席。”安谧的手指嵌入了手掌心,可以看出她有多狠,“我要你出面,该对薄夜做什么,应该都明白吧?”

    施糖退了几步,强忍着无数的恐惧和痛苦,最后只是轻声化作一个字,“好。”

    好,你让我做什么,我做什么。35xs

    安谧无视了施糖的煎熬,觉得这样对待她,像是在虐待唐诗一样,顶着这张脸,实在是有代入感,让她像是大仇得报一样痛快。

    唐诗,总有一天,你也得这样哭着求我!

    最后安谧轻飘飘说了一句,“接了命令,滚蛋吧,我现在不想看见你这张令人作呕的脸。”

    施糖握紧了拳头,仍是迎合,“好,主子,我滚了。”

    安谧没想过她能如此顺从,多看了她一眼,嘲笑道,“你怎么跟条狗一样?”

    施糖的脸依旧无法掩藏被安谧嘲讽的痛苦了,她这样流‘露’出来的表情,和她强忍住一切的卑微,让安谧都觉得相当愉悦,“不过,我也喜欢你这样狗奴才,换做古代,你指不定是个衷心的洗脚丫鬟呢,哈哈哈。”

    安谧在笑,‘精’神已经逐渐崩溃,“哈哈哈,我是全天下最尊贵的‘女’人!不管是你施糖,还是她唐诗,通通都得死在我手里!夜哥哥是我最后的追求,没人能跟我抢走她,你也不能!”

    她伸手直指施糖而去,“要是被我知道,你顶着这张脸,故意勾引薄夜想趁机位,我一定会亲手,一刀一刀割烂你的脸!”

    施糖哆嗦了一下,“主子,我绝对不会背叛您!”

    “薄夜的‘诱’‘惑’也能忍住么?”安谧过去,如同抓住薄颜头发一般,又揪住了施糖的头发,“我告诉你,你少来在这边虚伪!等我完成了一切,是你的死期,你这张脸不配活在这个世界!听到了没有,你要是不选择毁容,只能死!”

    施糖被揪得痛苦,“主子,您放手,我不会背叛您,我真的……”

    “那为什么对我这么衷心?嗯?是不是故意来让我放松警惕的?”

    安谧叫嚣了一声,“你是个贱人,和唐诗一样的贱人!要不是看你还有用,我早把你丢在国外随你去死了!”

    施糖哆嗦着,“主子,您请消气,我这滚,您别气坏了身体。35xs”

    安谧冷笑了两声,这才松开了施糖,看着她跌跌撞撞退出去,觉得所有嗜血的念头都在这一刻得到了发泄,笑着看着自己的手掌心,思绪已经濒临失常——

    “都是我的,这个世界也是我的,唐诗必须死,做鬼都不能放过唐诗……谁都别跟我抢薄夜!”

    ******

    另一边,薄夜和苏祁在几天后一起去了仁爱医院。

    薄夜站在‘门’口‘抽’了根烟,‘抽’完烟开始咳嗽,苏祁说,“你不是身体还没恢复么,‘抽’烟,伤肺啊。”

    “老子移植的是肾不是肺。”薄夜来了一句,“走吧,我是想提提神,希望我能记起一点以前的事情。”

    苏祁眼神沉了沉,随后道,“走吧,我让人提前打点过了,安如的病房一直都有人在‘交’手续费,是林辞‘交’的,估计你忘了,林辞还在替你执行。”

    虽然林辞说话一直都很扎心,但是办事倒是‘挺’可靠的。薄夜丢了烟头,“走,带设备了吗?”

    “微型摄像机和收音麦克风都有。监听器也准备好了。”

    苏祁丢了一个小玩意儿给薄夜,“喏,到时候你负责给她神不知鬼不觉装去。”

    两个人在走廊里走,倒是惹得无数小护士纷纷侧目,议论着医院里来了两个好帅的男人,像是大明星一样。

    他们在医院最‘私’密的住院部‘门’楼下停住,随后进了电梯,电梯‘门’缓缓关的时候,暗有人‘抽’身而出。

    “他们果然去医院找安如了。”男人低声说道。

    另外一个人冷着声音,“安如没醒,也不可能醒,安谧将安如直接打成了植物人,每个伤口都是致命的。他们找安如,徒劳无功。”

    “也有可能会醒。”

    最开始说话的男人一下子又和自己身边的搭档闪入人群,他们的行踪十分隐秘,“我觉得薄夜他们很可能是发现了什么新消息,我们也需要动身了。”

    “是么?”那人沉思片刻,“我记起来了,或许有一个人,可以让安如醒过来。”

    两个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见了自己冰冷的脸。

    ******

    薄夜他们进入安如病房的时候,敏感察觉了有什么不对。

    如果林辞每个月过来定期‘交’一次费用,那么他应该也没必要每次都刻意过来打扫病房,可是病房分明是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像是有人曾经在这里陪着安如度过了一段时间一样。

    并且发生在他们来的不久前,不然房间肯定会重新落了灰。

    薄夜去,看了眼窗台的痕迹,“不久前被人擦拭过。”

    “看来有人一直在这里陪安如,而你,因为假死所以不知道这件事情。”苏祁简单直白地说出了话,安如静静躺在‘床’,不管听见了什么,或者想表达什么,都只是一片永久的沉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