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8章 若为自由,两者皆抛。
    唐诗轻笑着,“倒是经不起你这么夸奖,我也不过是个普通人。 ”

    福臻摇摇头,“其实如果可以,我还‘挺’希望你来我们公司任职的,据我所知你现在闲着是不是?”

    唐诗的确是闲着,只是她这辈子也没有穷到那种为了钱去和男人迂回的地步,更不可能为了钱低头,她现在身的积蓄足够把唐惟条件优良地养大。

    “我还是算了吧,能够成为你们公司的大使,是我的荣幸。一开始没想过出面,不过既然你都请我来了,还是接下这个称号吧。”唐诗眨眨眼睛,“也算是对我的一种肯定。”

    “你真的变了。35xs”

    福臻轻声说道,“我还‘挺’想念你曾经那倔强的样子,忍着所有苦不说的表情。”

    可是现在唐诗的脸依旧麻木成了一片风轻云淡。

    “好了,过去过去吧。”唐诗想到了后来的薄夜,他现在……不也是变了吗?

    人心太容易变了,最经不住时间的考验。

    福臻有些好地看了唐诗一眼,“对了,我想问问你和老夜……还有联系吗?”

    唐诗没有逃避,“嗯,前阵子还有。35xs”

    “我和他倒是一直还有联系。”福臻看了眼四周,“不过他不知道请你做大使是我的主意,知道了估计朋友都没得做。”

    此时此刻男人白净的脸有一种狡黠,唐诗也没有多害羞,“承‘蒙’厚爱。”

    “你越来越高冷了。”福臻撇撇嘴,“老夜肯定也说过你吧?”

    “嗯,不止他。”唐诗端起稍微凉下去的红茶抿了一口,“很多人说我现在变得和之前的薄夜一样了。”

    “总是是看着很冷。以前你虽然不大爱笑,但是你的心事热的。现在你笑起来,连人带心都是冷的。”福臻伸手,像是想替唐诗理头发,到了后来又硬生生停住了,“也‘挺’好啊,起码这样你不会再被老夜欺负了。”

    “欺负?”唐诗扯着嘴角笑了笑,“不过是我犯贱罢了。我现在和薄夜彻底断掉关系了,你可以不用在我面前一次次提他来试探我。”

    “被你发现了,我在试探你。”福臻收回了手,“好吧,是想看看你对薄夜还有没有感觉。”

    唐诗毫不避讳地承认了,“有,但是我不会再让这种感觉控制我了。”

    她似乎并不害怕内心被人看穿,哪怕现在对薄夜仍有爱意,也不丢人。她学会理智了,爱又算得什么呢?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福臻想了个措辞,“那这样,等下我喊你给你合同,我们再看看别的条款事宜,然后洽谈结束早的话,我带你去吃饭看电影?”

    唐诗笑着却拒绝,“我们还没熟到那个地步吧?”也不过是曾经在‘混’‘乱’的夜‘色’场所里遇见了几次罢了,没必要这样一见了面和好朋友似的出去逛街玩。

    “慢慢来嘛。”福臻不觉得被拒绝了尴尬,脸还挂着笑,打定了心思道,“反正你闲着不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