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3章 危机欲来,心思难猜。
    “唉。品書網 ”唐惟颇为老成地,像是一个小大人一样,双手抱在‘胸’前,“看来你和我妈咪的恩怨,这辈子都难以算清楚了。”

    薄夜笑着,脸‘色’不好,但是声音听着明显有‘精’神,“是吗?那纠缠这辈子好了,反正我有你这个儿子了,薄家也不会绝后,这辈子不娶别的‘女’人也没事。”

    “嚯!”唐惟像是听见什么新鲜事情一样,“我不信你这么豁的出去。”

    “我之前也不信。”薄夜眸光深沉,明明器官受损,可是他的神情还是带着一股子张狂,受了伤都无法阻挡眼里的光,“可是我失了忆,分别那么久,重新遇她,又重新爱她,所以我信了。”

    “你爱她吗?”唐惟眸光有些复杂,“你确定,不是那些记忆和习惯在令你本能地补偿我们吗?”

    “若说这是本能的话。”薄夜说了一句让唐惟鼻子一酸的话,“那么,不管重来一千次一万次,我爱唐诗,也是一种本能。”

    唐惟手指倏地攥紧,“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薄夜将目光挪去窗外,“我以前做的事情天理难容,我明白,所以理解唐诗对我的防备。”

    唐惟不再多说,只是轻轻问了一句,“你以后,还会继续来找我和妈咪吗?”

    薄夜笑的妖孽,“怎么,怕分别太久想我?担心什么呀,以后老子家产都是你的,早晚都得到你手里继承。”

    唐惟脸‘色’一红,倒退两步,“谁要你的家产了?不稀罕!”

    薄夜故作犹豫,“唉……那总不能丢掉吧?统统捐出去?”

    唐惟眼神闪躲,还要故意装作不在意,“随便你,反正不关我的事情。”

    “哦——”薄夜拖长了音调,“我明白了,好吧,那听你的。”

    唐惟气鼓鼓地扭头嚷了一句,“我爸爸是最蠢的大坏蛋!”然后直接再次扭头往房间外面跑,和打算走进来的白越撞了个满怀,小男孩踉跄两步,都没让白越扶,颠儿颠儿直接跑出去了。

    “哟。”白越觉得有点好笑,“你这是做了什么令人家小少爷这么生气呀?”

    薄夜耸耸肩,“不知道咯,反正很傲娇地跑出去了,一会再帮我哄回来。”

    “得了,前妻小孩两头抓啊。”

    白越将报告在‘床’头柜拍打了两下,示意薄夜的注意力转过来,随后脸‘色’又一下子严肃起来,“老夜,我得和你说件事。”

    “什么事?”

    薄夜抬头,对白越的表情,呼吸一滞。

    “你猜的没错,终于还是到了这一刻。”白越皱着眉头,“你想清楚了吗?”

    薄夜的手指攥了起来,“只要不影响到他们母子俩……”

    “这个你放心,我一直都有派人暗保护他们。”白越叹了口气,在薄夜‘床’边坐下,看了眼一边正在吊的‘药’水,已经所剩无几。于是白越帮他把针头拔出来,让薄夜用棉‘花’按住创口,“我想来问问,关于这件事情,你是怎么想的?”

    薄夜眼神深沉下去,不再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