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2章 当众打脸,救人随心!
    “喊你们站住,听不见吗!”

    背后有人又觉得自己被不平等对待了,“既然江医生没让他们‘插’队,你现在当着我们的面提前带他们四个走,不算‘插’队?”

    要不是薄夜唐惟还有尤金三个人身体状况都有点问题,叶惊棠真的会直接冲去把那人嘴都打烂。35xs!

    白越脚步一停,回眸冷笑着一瞥,“我可不是这家医院的医生,也没有江医生那么把你们当做人看待。我爱救谁救谁,没有什么公平。你要是乐意,来求我,指不定本大爷心情好也让你‘插’个队!”

    一群人气得发抖,“你不配做医生!”

    “我不配,我偏偏带着朋友走,怎么样?”白越手一挥,“走!”

    薄夜带着歉意看了江凌一眼,江凌叹了口气,“去吧,我这儿还有好多人要观察。”

    白越这么众目睽睽之下带着薄夜等人走了,可是竟然没有一个人出来阻拦。

    因为那个人是白越,他根本没有所谓的规章制度,救人全看心情,真的不想救了,看着人死在他面前都不动一下眉头。哪儿有江凌这种人人平等的心思?

    人们怔怔地看着那个白发男子带着薄夜等人离开,感觉像是被狠狠打了一个耳光。

    ******

    薄夜再次睁眼的时候,入目一片绚烂的天‘花’板。

    他想也不用想知道这肯定是在白越的秘密基地里,也白越会把病房都装修成这种跟皇室一样的格调。

    ‘门’口有人推‘门’进来,薄夜从‘床’卧起,看见了唐惟。

    唐惟嗓子还是沙哑的,估计是被烟熏的,一时半会还恢复不了,“你醒了。”

    薄夜心说明明被困火场的是唐惟,结果竟然是自己醒的他还要晚。

    他想起来了,吊着最后一口气到白越基地的时候,他直接晕过去了。

    薄夜深呼吸一口气,觉得腰部特别疼,按一下都疼。

    “白越和我说了你的情况。”

    唐惟皱着眉头,“你这个肾,使用寿命最多四年。”

    薄夜苍白着脸笑了笑,“你没受别的伤吧?”

    唐惟红着眼睛,摇摇头,“没有。”

    薄夜深呼吸一口气,觉得呼吸都跟折腾了,过了一会又慢慢躺回去,“没好。”

    “我在昏‘迷’的时候……”唐惟的声音顿了顿,“觉得自己被人抱起来……那个人,是你吗?”

    薄夜咧了咧嘴角,因为脸‘色’苍白,乍一眼看过去竟然还有几分妖孽,他现在的腔调倒是一直都很不羁,“你觉得呢?”

    “我觉得是你。35xs所以……”唐惟前,“我来和你说谢谢,连同我妈咪的份一起。”

    薄夜怔了怔,“你妈咪也来了?”

    “嗯,江凌哥哥和她说了我被送到了白越哥哥的基地里,她跟过来了。”

    唐惟抬头看了眼四周,“白越是七宗罪的嫉妒吧?”

    薄夜扬了扬眉‘毛’,“你对七宗罪也很熟。”

    “因为你以前告诉过我七宗罪的有关消息。”唐惟看着薄夜的脸,去帮他倒水,“不过你忘了。”

    “忘了。”薄夜喃喃着,“真是个很好的推卸责任的办法。”

    唐惟倒水的手一抖,随后替他把水杯端过去,“喝点水吧。”

    “谢谢。”薄夜笑得轻佻,“我以为你因为之前星光传媒公司的事情,会不想理我。”

    一说这个唐惟的脸刷的一下拉了下来,“是不大想理你。”

    “诶。”薄夜喝了一口水,舒展了一下手脚,手背还扎着一根针,“我发誓,我肯定对那个‘女’人没意思。”

    “那人家为什么对你这么亲密?说明你们以前的关系肯定非寻常。”

    薄夜语塞,“那……那你不能当我之前眼瞎么……”

    唐惟乐了,“你居然会承认自己以前眼光不好。”

    薄夜无所谓地眨眨眼,“现在好不行了。”

    “我妈咪以前眼光也不好,现在也好了。”唐惟高扬起下巴,“所以看不你了。”

    “我擦。”薄夜捂着‘胸’口,“你老爸我刚醒呢,小王八蛋有必要这么打击我吗?”

    “你别骂我,你现在骂的我,是等于骂你自己。”唐惟机灵地一笑,“谁让你是我的父亲呢。”

    薄夜想打又打不下手,最后一下拍在‘床’单,“我以后要是没追到唐诗,肯定是被你气死的。”

    “别死呀。”唐惟的话意味深长,“你可以离开,可是你不能死。”

    薄夜愣住了,“这是你真心想对我说的吗?”

    “这大概也是我妈咪的意思。”唐惟向来聪明,唐诗的内心他能揣测地一清二楚。

    唐诗不再像以前那样喜欢薄夜了,她把所有情绪都藏了起来,可是那么多年,经年累月的感情,若说在一瞬间灰飞烟灭,那是不可能的,是个人都没这么薄情。

    能够说散散的人,都是从一开始没动情的人。

    最后选择离开的人,只是吃够了苦头,理智终于战胜了感情,像唐诗,她学会了自我保护和躲避。

    “如果有什么事情,是需要我们为你,付出一切可以做到的。”唐惟盯着薄夜,一字一句道,“那我和妈咪拼了命都会替你去完成。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我们才能安心。”

    因为那是唐诗深爱过的薄夜,是到后来恨到碧落黄泉,却以命为代价结束一切的薄夜。是她孩子的亲生父亲。

    所以原本薄夜死了,唐诗带着唐惟离开,毫无内疚,可是薄氏出事的一瞬间,她回来了。

    若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在薄夜出事以后,只有他们可以做到的,那么堵全部未来,唐诗也会去做到。

    可是薄夜,如果你平安无事,那么我们便相忘于江湖。

    唐惟的话很直白,直白到薄夜其实分秒可以听明白。

    他是在劝薄夜不要再继续了,唐诗不会和他在一起,哪怕不恨了,也别再在一起了。

    薄夜扯着嘴角,动动手想去‘摸’唐惟,结果倒‘抽’一口冷气,大抵是牵扯到了腰部肌‘肉’,让他的肾器官跟着疼了。

    “没关系。”薄夜的声音低沉,带着一股难以名状的寂寞,“只要她站在原地不动,剩下的一百步,全部由我来走都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