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1章 想求一醉,却觉痛苦。
    薄夜回去了以后去找江凌出来,和他谈谈之前发生的事情,正好这个时候叶惊棠也喊他们来酒店聚一聚,几个人约了地点碰头。 !

    原本是薄夜想找他们解愁的,结果一进去看见叶惊棠他脸‘色’还要差,坐在酒店总统套房内,地滚落了一地酒瓶。

    薄夜进去的时候都是抬着脚进去的,生怕踩到地的酒瓶,江凌也是吓了一跳,没想过叶惊棠喊他们过来竟然会是这种状态,这让他们很意外。

    “怎么了?”

    薄夜倒是还是很娴熟地过去在一边坐下,男人坐到一边的沙发里,修长的双‘腿’‘交’叠,笑了笑,“怎么回事?你怎么喝这么多酒?”

    叶惊棠红着眼睛抬头看了薄夜一眼,没说话,只是把薄夜面前的酒杯倒了半杯酒。

    薄夜叹了口气,姿态妖孽地将酒杯举起来,“行吧,舍命陪君子。”

    江凌是医生,在一边皱起眉头,“老夜你别跟着叶惊棠瞎闹,这样对身体不好,叶惊棠你……”

    “少废话。”

    叶惊棠一下子打断了江凌,“陪不陪我喝?”

    江凌盯着叶惊棠的动作,最终还是屈服,在一边陪着他倒了酒,“我陪你发疯这一次,下次再敢有不拿身体当回事儿的时候,我不会再来劝你。”

    叶惊棠笑了笑,不知道是在嘲笑谁,“下次?没有下次了。”

    姜戚都跟着别人跑了。

    江凌和薄夜对视一眼,将杯酒喝完才开口问道,“出什么事了?”

    “我前几天看见姜戚了。”

    叶惊棠觉得烦躁,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浅褐‘色’的眸子里带着深深浅浅的各种情绪,那是原本神秘莫测的他根本不会出现的表情。

    薄夜虽然忘了以前和叶惊棠的事情,但是看着现在叶惊棠这幅样子,却本能觉得,他一定是被谁伤了,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忽然间觉得有些感同身受,可是薄夜又觉得自己和叶惊棠不同。

    自己现在有的是勇气重来,因为他忘了。可是是因为忘了,他才能不顾以前鼓起勇气再去重新追求唐诗,若是曾经的那些记忆还完整存在于脑海里,他肯定再也不敢对唐诗抱任何念想。

    叶惊棠此时此刻是这样一种状态。

    江凌在一边试探‘性’问了一句,“叶惊棠,你是因为姜戚跑了不开心,还是因为……姜戚选择了别人?”

    到底是姜戚的离去较伤人,还是姜戚的放弃更加让他痛苦?

    其实两者都是一样的,或者说,姜戚在做选择的时候,让这两个选项同时都发生了。

    她离开了,并且选择了别人。

    大庭广众之下,甚至被自己威胁着,都不管不顾,破罐子破摔要和别人离开。

    那该是对自己有多恨?或者说……该有多迫不及待地想要逃离他身边?

    叶惊棠抓了一把‘胸’口的衣服,觉得呼吸都是痛的,酒‘精’麻痹不了那些心痛的感觉,真是太煎熬了。

    他想醉,想失去理智,可是偏偏,却如此清醒地察觉着心脏深处的剧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