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8章 安谧再现,再次作妖。
    唐诗一愣,没想到会有这个发展,紧跟着追问,“他是不是对你做了什么?”

    姜戚颤着声音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韩让把她搂在怀里满眼心疼,唐诗在一边气得发抖,怎么会有这样不可理喻的男人?

    居然还拍了姜戚那些视频,还以此为荣来要挟她?

    唐诗握紧了拳头,“别怕,他要是真的敢把这些东西公布,我肯定会让他付出代价!”

    “我只是觉得寒心。35xs ”姜戚眼神空‘洞’,“特别寒心,我到底哪里做了对不起叶惊棠的事情?我什么都没背叛他,我甚至是被他丢出家‘门’的,为什么……为什么他还像是我做错了事情一样来惩罚我?”

    “他凭什么,他凭什么!”

    姜戚歇斯底里吼了一声,随后抱住自己的脑袋,再一次发出压抑的哭声,“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我甚至觉得我对不起韩让。我真的想好好做他的‘女’朋友,可是叶惊棠一出现,我发现我根本摆脱不掉……”

    韩让听得心都要揪在一起了,“戚戚,你没错,真的。我没有在意你和叶惊棠之前的事情,我最不能忍受的只有他一次一次伤害你。”

    唐诗都跟着心痛了,“姜戚,勇敢点,给自己也给韩让一个机会,像我一样,一定可以走出过去的。”

    姜戚肩膀颤抖着,“可是被拍了照片……怎么办……我一个人身败名裂没关系,可我和韩让在一起,我不想让他丢脸,不想让韩家的名誉受损……”

    韩让更加用力抱紧了姜戚,“姜戚,看着我,没关系,有我在。你的过去我没有来得及参与,你的未来我一定守护到底。不要害怕叶惊棠,他敢公开,我们起诉他侵犯肖像权和造谣,用自己手里的权利捍卫自己的尊严,哪怕鱼死破,我也不会让他再伤害你。&ot;

    姜戚一直觉得自己何德何能能够遇到韩让这样优秀的人,家世好‘性’格好,而且家里人还都这么热心。

    她甚至觉得自卑,自卑自己的出身根本配不韩让的优越。

    唐诗看着姜戚和韩让,恍惚觉得看见了自己。

    看见了那个当初拍结婚证时说娶她对她好的薄夜,原来一切都是走个过场。不过是说给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听的。

    这尘世间的男男‘女’‘女’都太过用力,爱一个人誓要耗尽自己一切,却从未想过多分一点爱给自己。

    你曾予我怦然心动,岂料爱情

    徒,有,虚,名。

    ******

    薄夜第二天班的时候觉得公司里有些不对劲,后来才知道,原来是有人在等他。35xs

    到了办公室‘门’口的时候,那个一直在等她的身影转过来,薄夜和林辞的脚步纷纷一顿。

    尤其是林辞,眉‘毛’明显皱了起来,声音里带着冷意,喊了一声,“安小姐?”

    安谧坐在轮椅,看见薄夜的那一刻,笑容惊喜又‘激’动,似乎是见到一个久违的亲人,要不是她坐着轮椅,估计现在直接扑过来了,“夜哥哥!”

    这声称呼是无熟悉的,或许在曾经的记忆里也出现过无数次。

    可是,薄夜皱起眉头,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听见,总觉得不舒服。

    安谧显然没看见薄夜的反感,推着轮椅前来,纤细的手抓住了薄夜的衣摆,努力抬头看薄夜的脸,“夜哥哥,原来叔叔说的是真的,你真的回来了……”

    她说着说着还有要哭的趋势,像是喜极而泣一般,不一会儿眼睛红了,“我一开始还不敢相信呢,你半年前出事的时候,我整个人都要疯掉了,夜哥哥,还好你回来了。我前阵子因为生病了所以没法早早来找你,现在病一恢复立马来看你了。”

    这话说的特别有深意,言下之意是我生了病也在惦记你,大病初愈不顾身体直接奔着过来找你了。凸显她有多在乎薄夜,甚至不管自己的身体状况。

    然而薄夜失忆了,对于眼前这个突然间来献殷勤的‘女’人有点看不懂。

    男人很冷漠地摆出过去那个薄夜惯有的冰山脸,扭头看林辞,“这是谁?”

    安谧演得正悲伤呢,表情一僵。

    林辞差点笑得破功,憋着笑意说,“是安谧小姐。”

    哦,安谧。

    忘了,不认识。

    薄夜又继续直白冷漠地问,“她找我来干嘛?”

    林辞也学着自己头顶司的腔调,摇摇头,“不知道。”

    不知道。

    那这‘女’人闲着没事过来干嘛?看着坐着轮椅估计是行动不便,‘腿’断了好好轮椅待着,到处跑搞什么,碰瓷吗?

    薄夜原本还好好笑着的,一下子变成了面瘫,这变脸速度让林辞都啧啧称,看来薄夜失忆了以后‘性’格变得好玩多了,只见他对安谧道,“安妮小姐,没事的话回家歇着吧。”缺胳膊断‘腿’的怎么还事儿这么多。

    林辞转过脸去,没绷住,噗嗤地轻笑了一声。

    人家是叫安谧啊薄少!不是安妮!

    安谧脸‘色’都变得惨白了,像是不敢相信,过了好一会,又扯着一个干巴巴的笑意问道,“夜哥哥……你这是在……故意测试我吗?哈哈……我是安谧呀,我没变,你怎么变了?”

    薄夜这才注意到眼前的‘女’人一直用“夜哥哥”这个称呼来喊他,说明他们以前关系肯定不差。

    薄夜想了想说,“你要不还是别喊我夜哥哥了,我听着不舒服。”

    安谧嘴角都笑不起来了,“夜哥哥,你这是在干嘛呢?我一直都这么喊你啊。”

    看吧!果然!她以前肯定是认识他!

    薄夜用眼神询问林辞,这……这是不是我以前的老相好?

    林辞竟然读懂了薄夜的眼神,冒着冷汗点点头,对的,是你以前的青梅。

    薄夜一下子震惊了,不是吧?我以前眼光这么差的吗?

    怎么可能!这‘女’人和唐诗,正常男人都会选唐诗吧!

    他以前脑子是不是被‘门’挤了……

    林辞咳了咳嗓子,“薄少,安谧小姐可能是找你有事,你要不先听她讲讲?”

    安谧一下子眼睛又发光了,“是啊夜哥哥,我好久没见你了,你消失太久了,我真的很想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