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0章 噩梦重来,破罐破摔!
    叶惊棠笑得极狠,“姜戚,他做了什么,都是因为受你牵连,你可别觉得无辜!”

    姜戚脸‘色’煞白,“你到底想怎么样?”

    大庭广众之下,还想当众闹事不成?

    叶惊棠冷笑,一把抓着姜戚往他身边扯,“给我从这个男人身边离开!”

    “不可能!”姜戚含着颤音说了一句,“韩让是我很重要的人,我不可能离开他!叶惊棠,你休想我再像以前一样——”

    “姜戚,你可别忘了,当初那些事情,我可是通通拍了照片和视频的。!”

    姜戚在瞬间身体变得无僵硬,她如同机器一般抬头,嘴‘唇’蠕动着,身体瑟缩,“你说什么?”

    “还记得那一次吗?”叶惊棠笑得如同一个恶魔,在姜戚耳边缓缓立下诅咒。那些痛苦的回忆再一次在她脑海里炸开,所有的片段都带着触目惊心的血腥——

    她的初次,被他按着强*暴,以及周围那一群守着的,面无表情的保镖。

    被当众侵犯,被侮辱被注视,身斑驳青紫的痕迹,姜戚颤抖着,差点发出崩溃的尖叫。

    她的眼泪当场下来了,拼命想要忘却的那些噩梦,被叶惊棠寥寥数语,这么轻而易举地重新勾了出来!

    她的初夜是被他以一种那么残忍的方式夺走的,而这,竟成了他玩‘弄’她的把柄,如今她终于开始可以好好生活的时候,他又回来了,带着这些让她生不如死的回忆,让她再度从天堂落入地狱!

    “你疯了吗!”

    韩让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前推了叶惊棠一把,抓住姜戚的另一只手,“你还是不是男人,这样对待她?!”

    姜戚的过往他都知道,他心疼,更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没有在她最需要依靠的时候好好保护她。而眼前这个修罗一般的男人,居然还以此为乐,每一次都要来撕裂她的旧伤口!

    韩让心疼得都要揪在一起了,看着姜戚无声哭泣,恨不得直接跟叶惊棠打一架,可是这是在海城,是叶惊棠的地盘。而且青天白日这么多人都看着,他不能让事情发酵,不然只会让姜戚更麻烦。

    他永远都是替姜戚多考虑一分的。

    于是韩让拉了一下姜戚,“我们走,不要理他。”

    姜戚想跟着韩让走,而叶惊棠握着她的手却忽然攥紧。

    那力道大得让姜戚惊呼了一声好疼。

    “她说疼你听不见吗?”

    韩让真的怒了,该死的,怎么会在这里遇见叶惊棠,偏偏他还要纠缠不休!

    “我让她疼,那是她的荣幸,你算什么东西?”叶惊棠同样对韩让恨得咬牙切齿,姜戚是他的人,是他手里的玩具,他想怎么对待她都是他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得到别人来指手画脚?

    你韩让想当救世主英雄救美,也得看看你有没有那个资格!

    韩让气得发抖,姜戚也拼命想甩开叶惊棠的手,岂料那手指死死攥着她,桎梏如同锁链镣铐,让她根本无法挣脱,姜戚急了,哭着喊了一声,“放开我!”

    此时此刻,三个人的闹剧已经开始吸引周围的路人驻足,这边的商场里平时人来人往也多,这会儿都时不时抬头去看‘门’口橱窗附近发生了什么事。

    韩让不想把事情扩大,这样闹大了他们只会又去深扒姜戚的过往,为了保护姜戚,韩让硬是把那些冲动的脾气压了下去,保持着最后的理智对叶惊棠道,“叶三少,你如果也不想对姜戚放手,用男人的方式来堂堂正正追求,而不是现在这样死缠烂打的样子!”

    叶惊棠当了那么久的纨绔大少,倒是头一次被人教训,笑出声来,“我做什么事,需要你来指指点点?姜戚跟我的账都还没算清楚,你也配过来‘插’嘴?”

    韩让当做没听见他话里话外浓重的嘲讽,眉头死死皱着,声音压低了,“你一定要在这里闹大吗?”

    叶惊棠轻描淡写一句,“闹大?得问问姜戚自己算没算清楚这份账。”

    姜戚抬起头来,看着叶惊棠那张脸,他是在‘逼’她,拿以前的事情以前的照片‘逼’她!不跟他走,他闹大公开,到时候身败名裂的只会是自己!

    姜戚忽然间笑了,那一笑,对什么都绝望了,“叶惊棠,你那么喜欢揭我的旧疤吗?”

    这声问出来的时候,叶惊棠原本死死攥着姜戚的手竟然抖了抖。

    他那么喜欢伤害她吗?

    不……不是的,他只是想让她别跟着野男人走而已,至于用的什么方法,威‘逼’利‘诱’让她回来,都不过是个流程。他只看结局,用以前的事情来威胁她怎么了?那也是她自己活该被他抓住把柄!

    叶惊棠想了一圈开口,“姜戚,自己做的孽,该担着。”

    自己做的孽。

    姜戚笑着,眼泪却汹涌而出。

    “好,好。”

    她恨得眼睛通红,“原来我被您强*暴是我自己作孽,原来我这个受害者是活该,原来我被迫拍下那些照片也统统是我自找的,您说的多对啊,我都担着,那您公开吧,无所谓,破罐子破摔了。”

    叶惊棠愣住了,没想到姜戚会是这个选择。

    “大不了大家一起不要做人好了!”姜戚用了力气狠狠甩开了叶惊棠,那力道没由来的大,甚至大到让叶惊棠的手掌心都觉得痛。

    “我随便你怎么去公开我当初有多可怜,我说随便你,听到了吗叶惊棠?!不要再试图用那些东西来威胁我!你爱怎么样怎么样,我和你彻底没有关系了!”

    说完姜戚在叶惊棠震惊的目光抓起韩让的手,当着他的面直接离开,走的时候还在擦眼泪。

    姜戚多圆滑多玲珑心思的人,能让她掉眼泪,那一定是痛到深处。

    她说,“韩让,带我走。”

    韩让说,“好。”

    然后叶惊棠这么眼睁睁看着他们走了,身体如遭雷劈立在原地,竟然做不出阻拦的动作。

    周围一片叹息唏嘘声,大概是看了一场没头没尾的闹剧,又对这样的结局觉得有些遗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