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6章 报君心意,为君赴死。
    面对父亲的邀请,薄夜没有拒绝,只是说,“要不明晚吧,有些事儿还得整理一下,我如今还住在江凌家里……”

    “阿江,真的谢谢你……”听到这里,薄梁又过去握住了江凌的手,“叔叔不知道说什么来谢谢你,真的……”

    “叔叔,您也别谢我,最开始我还骗了你呢。35xs品書網 ”江凌看了眼薄夜,“我怕到时候实验失败了,没脸回去见你们。不过还好老夜现在情况稍微稳定了,我才让同意他回国的。”

    薄梁已经哽咽地说不出话来,看见薄夜好好的站在他面前,总觉得这辈子的运气都已经耗尽了。35xs

    “是啊,还好……还好你回来了。”薄梁伸手‘摸’了‘摸’薄夜的脸,“我和你妈的下半辈子总算有指望了。”

    “爸。”薄夜无奈地笑了笑,“抱歉啊,我之前失忆了,还让你们等了那么久。”

    骨‘肉’至亲,哪怕失忆了,面对如今陌生的薄梁,薄夜从嘴巴里喊出“爸”这个称呼的时候也没有一点尴尬。

    因为身体和习惯都还替他记得他的家人。

    那么……唐诗呢?

    薄夜抬头,去看向一边的唐诗。

    唐诗也察觉到了薄夜在看自己,只是淡漠一笑,那天夜里说了分别之后再没有多说别的,如今见面,她只是过来转‘交’手里的东西。

    唐诗把一份打印好的件递给薄夜,“公司里下下的事情我都准备好了,关于自己的辞职手续也已经完成了。这一切,都重新回到你手里吧。”

    薄氏本来是在薄夜手里被发扬光大的,薄夜年少成名手眼通天的时候,唐诗只是他众多仰慕者之一,现在将这一切‘交’还给他,也没什么好留恋的。

    薄夜怔怔地看着唐诗递过来的一叠不算薄的件,大概面写满了关于公司事务的转接以及以后的各种行程内容,唐诗都一一备注仔细了,把所有的细节都注明了,然后整理到一起打印出来。

    他隔了好久才接过来,唐诗看他接下,才算松了口气,随即勾‘唇’笑了笑,像是释然和解脱,“最后再祝贺你一次,欢迎回来,薄夜。”

    薄夜看了眼面的报告总结,觉得很神,那些东西一进入他的脑子里,他本能地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安排,之后的会议要如何准备,原来这是大脑替他在潜移默化里记得的一切,哪怕所有的记忆都丢失了,习惯还是会让他做出以前的反应。

    这……是他曾经的位置,是曾经的他——那个冷酷无情,却又手段高明利落的薄氏总裁。

    唐诗顺路又‘抽’出一份自己的辞职报告,换了一种称呼道,“薄少,这是我的辞职信,唐诗不才,在您离开薄氏的时候替您接手掌管了薄氏的一切。如今重新转‘交’给您并自行请辞,请您检查过目。”

    这话出声落地的时候,周围在场的人竟然听出一种悲壮的感觉。

    一种古人“报君黄金台意,提携‘玉’龙为君死”那种,肝脑涂地呕尽心血,虽九死其犹未悔的壮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