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1章 不信人间,曾有白头。
    姜戚的行为作风果然速战速决,第二天唐诗刚睡醒,姜戚从‘门’口闯进来,一把将她从‘床’扒起来,没错,是扒。!

    “你……你干什么?”唐诗‘揉’着眼睛,“我刚睡醒……”

    姜戚说,“韩深来了。”

    唐诗刚打了一个哈欠,剩下半个愣是被吓得憋回肚子里,一下子睡意全无,瞪大了眼睛问道,“你说什么?”

    “没跟你开玩笑。”姜戚说,“韩深来了,在客厅坐着等你呢!”

    唐诗心说你这人速度怎么这么快,昨天晚说要给我介绍男朋友,第二天一觉睡醒还真的‘弄’来一个让人家等在客厅里,这也有点太夸张了吧姜媒婆!

    然而来不及唐诗多想,姜戚推着她去了浴室,“快点整理一下自己的形象,一会刷牙洗脸结束了出来。”

    “我今儿不能和韩深出去玩。”唐诗皱着眉头,“我得去公司办理那些辞职手续。”

    “让韩深陪着你去公司不好了。”

    姜戚头都没抬抛出来一句,“反正也是去辞职的,不如让一个男人陪你一起去,扳回一点面子。再说了,我觉得你一个人去辞职,估计要有一大堆人在一边‘阴’阳怪气,要是有人跟着你一起去,会好一点。”

    尤其这个人还是寒假大公子韩深的话。

    起到的震慑作用也是足够的。

    唐诗想说什么拒绝,姜戚都能帮她想好接下去的对策,实在是没办法,她只能同意了姜戚这个想法,随后‘花’了二十分钟时间打扮自己,最后甚至来不及化妆,因为怕韩深坐在客厅里等急了,匆匆换了一套休闲的衣服出去。

    韩深正好坐在客厅沙发,看见唐诗出来,还微微有些意外,“不好意思,贸然打扰了。我弟弟他们喊我今天过来陪你去公司辞职……”

    听见韩深这个说法,唐诗才知道,感情姜戚这小娘们儿老早计划好了让韩深陪她去公司!

    正好,一起便一起吧,身正不怕影子斜,也没有什么好避嫌的。

    唐诗和韩深随便在家里吃了一些韩让做的早饭出‘门’了,韩深是开车来的,也很绅士地给唐诗拉开了车‘门’,去之后唐诗自动系好了安全带,随后将公司的地址报给韩深。

    楼的丛杉站在落地窗边,看着唐诗和韩深离开,那眼神没由来地便深沉下来,浓重的像是一团雾气。

    ‘门’口有人敲‘门’,丛杉去开‘门’,发现是韩让端着一盘意大利通心粉进来,随后放在丛杉一边的榻榻米。最近丛杉经常和他们住在一起,忙完了丛林的事情回来,这个房间自然而然也成了丛杉的房间。

    韩让又给他拧开了一瓶苏打水,在一边道,“你昨天晚回来也没吃晚饭吧?”

    丛杉道,“嗯。”

    那天晚回来,知道唐诗一下班被马建他们带去吃饭喝酒之后,他没心情再吃晚饭了,一直等,等着唐诗半夜回来,一身酒味,还带来了薄夜没死这个震惊的消息。

    韩让目光复杂地看着丛杉,后来过去把‘门’关后才走到丛杉身边的红木沙发坐下,看着站在房间落地窗边的男人,韩让皱起眉头来,“你是因为担心唐诗才吃不下饭的吗?”

    丛杉沉默。

    无声的沉默,是一种闪躲,更是一种……变相的默认。

    韩让叹了口气,“叫韩深过来是姜戚的主意,她觉得唐诗不能再被薄夜锁拖累了,是时候往前看,看开了去过自己的生活,正好我哥哥这会儿单身。我们想着或许把他们俩撮合到一起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仿佛是在和丛杉解释。

    丛杉听完韩让的解释,没有多说,隔了许久才道,“‘挺’好的。”

    是该这样,唐诗不能再被薄夜困住了。

    现在薄夜回来了,一切都应该重新走正轨了。

    姜戚也是为了唐诗着想,怕她以后的路太过孤独,所想才想着快点给唐诗找男朋友,再加,唐诗本身单身,算找了,他身为哥哥,也没有什么好阻拦的。

    想到这里,丛杉像是自嘲一般,低笑了一声,随后走到韩让身边坐下,男人将脸埋入掌心,“你知道了?”

    韩让的声音也很低沉,“嗯……我看出来了。可能姜戚和唐诗平时神经较粗没有察觉吧,但是我和你曾经的立场是一样的,都是偷偷守护她,所以我一眼……能看出你对唐诗的感情。”

    超越了亲情界限的感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丛杉回想起第一次见唐诗的时候,‘女’人错愕地盯着他的脸喊他哥哥,那个时候他冷漠以对,只觉得这个‘女’人眼里,自己不过是一个哥哥的替身罢了,除此以外他们也不过是普通朋友的‘交’情,根本不会有别的关系。

    可是岁月是不饶过任何人,丛杉和唐诗的关系居然如此密切,密切到……可以用血‘肉’至亲这种词语来形容。

    唐奕也好,丛杉也好,他们都是唐诗的哥哥。

    都是丛林的小孩。

    丛杉发现自己对唐诗的心思的时候已经晚了,他天‘性’淡漠,也不擅长言辞,只擅长隐瞒和忍耐,所以一路下来,所有的感情都统统深压在心底。

    “我知道你肯定心里不好受。”韩让看了一眼丛杉冷漠的表情,他俊朗的眉目眼底带着常人无法领略的痛意,这是丛杉将自己所有的爱意都封藏的证据。

    “所以很抱歉,没有考虑过你的感受,这样把唐诗介绍给了我哥哥。”韩让对于丛杉还是觉得有些愧疚,丛杉对于唐诗的感情太难了,这条路若是一旦踏,只能走到死。

    如同唐诗心里对薄夜归来的期待一般,丛杉的心里也有着一个,最不可言说的,会被人称作龌龊无耻的念头。

    他爱了一个人,那个人是他的亲妹妹唐诗。

    丛杉这辈子不擅长表达感情,也不喜欢大肆宣扬自己内心的感受,所以喜欢唐诗的时候,也只是如同大海一般深沉地喜欢着,保护着,用自己的方式守候着。

    那天唐诗被韩深送去公司,丛杉站在落地窗边看了一路。

    后来男人发起手机发了个朋友圈,他很少发,发出来也是寥寥数语。

    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