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3章 你一回来,她崩溃了。
    江凌当时脑子里掠过了无数念头,甚至想着要不趁现在赶紧逃走别让唐诗看见他也和薄夜坐在一起。35xs

    否则唐诗要是知道他也在场,肯定能想通他和薄夜之间的关系。

    然而——来不及了。

    唐诗被薄夜抱着靠近的时候,一抬头看见了坐在卡座对着他们俩发呆的江凌,当时脑子嗡的一声响!

    为什么……为什么江凌会出现在这里?

    为什么江凌会认识这个薄夜?

    所以……所以……

    唐诗觉得‘胸’口气血涌,酒意伴随着被真相震惊到的情绪一并在她身体里四处蔓延游走,找不到一个宣泄的出口。

    江凌只认识半年前那个薄夜,所以他出现在这个薄夜的身边,其实答案已经昭然若揭了……

    因为这个薄夜……是当年掉下悬崖的那个薄夜。

    唐诗红了眼睛,使劲从薄夜的怀里挣脱,扭头去看江凌那张同样惊讶的脸,忽然间什么都明白了。

    他是薄夜,他是那个,让她承受了那么多痛苦,一个人苦苦撑了那么久的路却从来不肯回来的薄夜!

    他忘却了一切,所以心安理得地重新来到她身边,却什么都不用负责,只因为“忘记”这个词语,将所有的过去统统断葬!

    江凌替他瞒了她,骗过了全世界!

    唐诗站在那里,再次有眼泪漫来。

    刚才面对马建时的那种委屈更加悲伤,薄夜没想过自己把唐诗从那群男人手里救出来,而她反而会哭得更加厉害。

    于是男人懵‘逼’了,赶紧从卡座‘抽’餐巾纸安慰唐诗,“你……你这是怎么了?我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

    话音还没落下,唐诗一个巴掌再次袭来,如同那日在澳洲措不及防地重逢,她不受控制一耳光打在他脸一样。

    这一耳光,带着她所有的爱和恨,但是在即将触碰到薄夜脸颊的时候,唐诗硬生生停下了。

    停下了,在江凌都吓得捂住嘴巴要发出尖叫的时候,她死死咬着牙,哆嗦着手却没有让她在最后一秒打到薄夜脸去,隔着那么近的距离,唐诗整个人都在不停的颤抖。

    那掌风甚至让薄夜惊动,可是唐诗却能够在最后关头停住,由此可见她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来让自己努力冷静下来。

    薄夜甚至察觉出了她的颤抖,她哭得像个孩童,千言万语如鲠在喉,到了嘴边却只剩下一句,“你没死。”

    ‘女’人倒退几步,笑了笑,“真好,我们两个终于互不相欠了。”

    她用尽了力气将手收回来,盯着薄夜脸的那对眼睛里,带着令人不敢直视的感情。

    江凌忽然间有点后悔,早知道不该骗得那么‘逼’真,导致唐诗真的以为薄夜已经死了,或者说一群亲朋好友都以为薄夜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

    甚至连薄家那对夫妻都痛彻心扉,而唐诗,便在绝望时分扛起了所有原本该由薄夜来承担的责任,化成一个守护者,或者说,变成另一个薄夜。

    结果现在薄夜招呼都不打一声,以一种失忆的,全新的姿态一回来。

    ——唐诗的‘精’神世界,崩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