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薄夜不在,唐诗难保!
    马建现在完全是精虫上脑,哪儿还管那么多?

    一把推开自己的好朋友。“你滚到一边去,你他妈就是嫉妒我有生意可以捏住唐诗,现在薄氏的薄夜不在,谁还敢跟我对着干?”

    唐诗在一边听见了那些议论声,声音不大,却像是一个耳光打在她的脸上。

    薄氏的薄夜不在,她就成为了这群男人眼里的一个笑话!

    马建看着唐诗那个眼神,就觉得想把这个女人所有的骄傲都踩碎了。

    她不是清高吗,她不是不管多苦都能扛下来吗!他偏偏要把她往绝路上逼,看她崩溃求饶的样子!

    于是马建又是拿起一瓶酒笑着对唐诗说,“唐小姐,这样吧,你敬我朋友几杯,正好大家也认识认识?”

    理由这么多,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唐诗被灌酒!

    唐诗咬牙,看了一圈坐在马建旁边的那几个狐朋狗友,少说也有五六个,五六个一圈下来,她肯定撑不住,只是抬头对上马建那种看好戏的样子,她心里就跟针扎似的。35xs

    不,不能在这个时候屈服!

    “唐小姐是不乐意?”马建似乎看出了唐诗的挣扎,好心情地笑了笑,“当初薄夜在的时候也不得不给我几分面子,怎么,现在薄夜不在了,薄氏由你做主了,倒是连我的面子都直接不给了?”

    唐诗脸色煞白,“马总您说笑了,我没有不给你面子……”

    “那你这是什么意思?!”

    马建装模作样开始发起火来,旁边的朋友也就跟着演戏,一堆人在那里叨叨——

    “唐小姐,我们马总要是真生气了,那生意可就告吹了,没得谈了。35xs”

    “对啊对啊,不过是敬一杯酒而已,唐小姐心里自己应该能够衡量清楚的吧?”

    “就如我们马总所说,最开始的时候,你们的薄夜看见他,都要退让几分,现在怎么换做你来做薄家的主人,连这点面子都不给了呢?唐小姐,后生不能太猖狂,做人应该懂这个道理。”

    “我……”唐诗想解释,可是这个时候马总又逼问她,“为什么不喝?你是不是觉得我们这些人看着对你动机不纯,所以对我们抱有恶意?”

    唐诗瞳仁缩了缩,刚想说没有,马总就直接站了起来,“好啊,唐小姐既然不乐意跟我谈生意,看不起我,那我们走就是了!”

    “马总!”唐诗再也忍受不了这样阴阳怪气的劝酒和侮辱,眼里满是眼泪,仿佛下一秒就要落下来,可是她忍住了没有让自己哭,只是端着酒杯,手都在抖了,“马总,我绝对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您坐下先,给我点时间,我慢慢敬你们,陪你们聊聊天。”

    看着唐诗不得不对自己低头的样子,马建满意地笑,还伸出手去替唐诗擦眼泪,“哎哟,怎么把我们大美人给弄哭了呢?来来来,马总我最疼爱女人了,过来坐我旁边,我喂你喝酒。”

    唐诗被他强行带着在一边按下,马建又说,“别怕,就算现在薄夜不在了,你也可以从了我,薄夜有什么好?他值得你一个人在薄氏等他这么久?你喂我几口酒,别说这一个生意,我把公司股份送给你都行!”

    唐诗心头剧痛,为什么要等着薄夜那么久?为什么要让自己深陷泥潭不能自拔,还要用尽一切尊严守住他的薄氏?

    马建的每个字,都像是无数刀子扎在唐诗最痛的地方,挑准了她的软肋。可是偏偏,她还是得面对着这帮人笑出来,她没得选啊,她只能笑啊!

    “马老板似乎很喜欢有人敬酒的样子,不如,我也来敬你一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