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衷心的狗,咬人最疼。
    白越喝着红茶差点一口气喷出来,摸着喉咙在那里咳嗽,“江凌你平时都跟你哥骂我呢?”

    江凌乐了,“怎么,还指望我夸你?”

    白越翻了个白眼,“得了,你这张嘴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白越是个长相妖娆的男子,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一双桃花眼波光潋滟,让人觉得像是一只妖精,跟薄夜站在一起,正好一邪一魅。江家的小女仆们都红着脸打量客厅的他们四人,暗地里偷偷议论他们为什么能长得这么好看。

    后来江凌笑着问薄夜今晚要不要出去喝酒,以前薄夜纸醉金迷,听见这种事情肯定欣然前往,这一次居然罕见地摇了摇头。35xs

    江凌问,“为什么?”

    薄夜说,“我想先去找唐诗。刚刚在飞机上看她跟苏祁聊了一路天,下飞机还一起走了。我有点不放心。”

    众人:“……”妈的这他妈肯定是孽缘,失忆了都还不忘追前妻!

    与此同时的城市另一边,安谧被人推着轮椅来到一间vip病房的门口,女人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听说自己派出去的黑人被人拦路解决了以后,表情就更加阴郁。

    该死的,唐诗真是命大,她原本以为唐诗在国外落单没人会帮忙,没想到这一次偏偏还有人帮了她一把,简直就是突然间打乱了安谧所有的计划!

    不行,唐诗必死无疑!现在薄夜下落不明,她唯有把薄家的权利全都夺过来,才能安心!

    想到那个当初处处看不起自己的薄老夫人已经死了,安谧心里就是一阵得意的笑。

    你个老八婆当初不把我放眼里,现在死的那么早,活该!

    “到了。”安谧示意推着自己的人停下,然后身后那个施糖就跟着停住了,轻声道,“小姐,您去吧。”

    安谧回头看了一眼施糖,这几年她身边的人来来往往太多,但是每次只有这个小姑娘选择忠心耿耿地陪在自己身边。

    施糖原来不长这样,也不叫施糖,但是安谧急需要一个和唐诗无比相似的女人,当时的施糖是她的属下,就被送去了整容医院,硬是被整成了一张和唐诗无比相似的脸,到了后来,干脆连名字都改成了唐诗的倒过来念法——施糖。

    安谧轻声对施糖说,“你为什么从来没有怀疑过我?”

    施糖笑了笑,“因为您是我的主人。”

    安谧握紧了拳头,最衷心的狗,咬起人来,也是最疼的。

    施糖这样无条件拥护她,反而让她有点起疑心,于是多看了这个女人几眼,安谧才说,“你去电梯口等我吧。”

    “好。”施糖垂下头,“您好了随时叫我。”

    “嗯。”

    看着施糖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安谧这才站起来,伸手推开了vip病房的门。

    病房里,躺着一个和她面容有几分相似的女人,带着氧气罩,连着呼吸机,旁边的机械发出滴滴的运转声,女人正陷入一片冗长又黑暗的沉睡。

    那是一年前陷入昏迷的,她的亲妹妹——安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