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兄弟啊,你没死啊!
    江凌浑身一个机灵,立刻说道,“不是不是……这么说也不对……怎么说呢……反正,有的事情你需要靠你的自己的双眼去明白去接受。”

    这话说了跟没说似的,薄夜皱着眉头,“如果我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你必须得告诉我。”

    江凌叹了口气,“老夜,有些事情……告诉你是没用的,只会叠加一层新的伤害而已。”

    薄夜陷入死一样的沉默,久到江凌都在怀疑是不是自己说错话了,好久之后薄夜才缓缓开口,“那她……是不是曾经,很恨我?”

    有些答案,不言而喻。

    所以唐诗才会在后来重逢薄夜的第一眼,就不受控制一边哭一边打他一个耳光。

    薄夜觉得心口像是绞起来一般疼痛着,让他根本无法忍受这样的折磨。

    江凌从后视镜里看见了薄夜的表情,后来暗自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自己这样的选择是对还是错。

    几个人回到江凌家里的时候,把东西往下放,此时此刻江凌的哥哥江歇正好也在家中,看见门外弟弟和他的兄弟走进来,刚想打个招呼,一抬头就看见了薄夜那张脸。

    江歇张嘴一个“你好”说到一半,就这么卡在嘴巴里发不出声音来。

    他指着薄夜,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一般你你你你,你了半分多钟,才蹦出一句——“你没死?!”

    薄夜知道自己曾经在生死之间走过一遭,器官伤了,脑部神经也受伤了,所以导致他丢失了部分记忆,但是眼前这个英俊帅气的男人给他的感觉很熟悉,应该是自己以前的好朋友吧?

    薄夜试探性说了一句,“你,是不是我曾经的好兄弟?”

    江歇红着眼睛,跟个大姑娘似的直接蹦到了薄夜的怀里,“兄弟!!你没死啊啊啊!”

    薄夜被江歇这个突如其来的激动给吓了一跳,回过神来也只能拍拍他背表示放松,“哈哈……我当时也以为自己要死了,睁开眼睛看见江凌的时候大脑是一片空白,还好他在,不然我估计都不认识这个世界……”

    “你还知道这是几吧?”江歇伸出两个手指,“快,告诉我,这是几?”

    薄夜用一种看弱智的眼神看着江歇,“我只是失忆,不是变脑残。”

    “很好。”江歇拍拍手,“这个毒舌的功力还是有以前那个薄夜的味道,就是性格变了。”

    薄夜笑了笑,一张妖孽的脸笑起来愈发邪肆。

    “怎么变了?”

    “变得更加有攻击性了。”江歇摸着下巴找合适的形容词,“我不知道怎么说,反正就是看着现在你,比以前高冷的你更加危险,感觉随时随地都在蛊惑人心一样。”

    “啧啧,这个形容词。”白越在一边,把江凌的家当做了自己家似的,倒了一杯红茶,“江大哥,你说的应该是薄夜在女孩子眼里的形象吧?”

    “没错。”江歇笑笑,看了白越放下来的白发,“唉,你是那个叫白越的吧?我经常听见我弟弟骂你,你好你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