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欢迎回来,追问过往。
    后来唐惟再也没去打扰薄夜,或许能和他坐上同一个航班就是个奇妙的缘分,小男孩怀揣着激动紧张的心情等到飞机落地,后来薄夜照例戴上帽子和口罩,跟在他们身后从vip通道出来,因为实在是将自己裹得太严实,导致好多人都以为这是哪家大牌明星偷偷回国,还在背后偷拍他的背影。35xs

    薄夜旁边还跟着一个把头发统统盘起来塞进贝雷帽里的男人,唐惟一眼就知道这是之前站在薄夜旁边的那个白发男子,估计是怕一头白发刺激到普通路人,所以尽量都遮起来了。

    这导致他们全身上下都是神神秘秘严严实实的,都不留一条缝,不知道的以为是公众人物,只有唐惟看着他们的身影,独自勾唇笑。

    真好,哪怕他们还没有相认,也可以和他相处在同一场合,在这么近的距离里一起呼吸。

    或许真相早晚会揭开,而他所作的只需要等待。

    回去路上,薄夜看着林辞开车将唐诗和唐惟接上去,结果苏祁也跟着跳了上去,愣是气得说话都不顺畅了,在地下停车场里,直勾勾盯着那辆车子好久,旁边的白越也笑了,“干什么?”

    “吃醋,看不出来?”薄夜没好脸色,远方走来接机的江凌,正冲他们挥手,“哟,总算来了?”

    “怎么就这么点架势。”

    薄夜看见江凌走近,“一个人来也就算了,还空手来。我和白越这都离开钟国多久了,也没点欢迎仪式。”

    “哈哈哈,你还想要什么欢迎仪式?”江凌乐了,“敲锣打鼓放鞭炮?是不是还要挥彩旗铺红地毯?”

    江凌顺手替薄夜拉了一把行李,“我靠,这么多,你是打算定居了?”

    “是啊。”旁边白越替他接上,上去一把从背后抱住了江凌的脖子,“你落到我手里,就是一个死字!”

    “这位目前在逃通缉犯先生请您自重一点。”江凌拿着手机转过身来,“我随手报个警,明天开始就是去监狱里探监送饭找你们的日子。”

    “……”白越咬牙切齿,“你舍得把我送进去?”

    “当然舍得了,你又不是美女。”江凌翻了个白眼,“来老夜,我带你去我家。”

    “我不是美女,但是我长得比女人漂亮好么!”

    白越在后面叫嚣,“阿夜是你兄弟,我就不是吗!”

    江凌和薄夜回头朝着白越笑笑,那笑容看起来还有点渗人,白越咽了咽口水,“我……我人在钟国不得不低头!”

    一行人上了江凌的车,江凌一边开车一边还问薄夜,“需要我公开你回来的事实么?”

    “无所谓。”薄夜伸手撑住下巴,“只要别吓到唐诗。”

    “哎呀啧啧。”江凌打转方向盘,“你失忆了,都还记得唐诗?”

    这明显是话里有话。

    薄夜一下子严肃起来,江凌这句话让他联想到了唐诗第一次遇见他时那个态度,以及后来她嘴里一直喃喃的几句话。马上就追问,“你这意思,听着似乎是我以前和唐诗发生过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