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她心冰冻,再无机会。
    唐诗有口难言,她在犹豫自己到底要不要说出今天的事情,可是说了又怕这两个人压力更大,她拽着身上的衣服有些着急。35xs

    苏祁更着急,看见楼层到了,几乎是用力扯着她出了电梯,唐惟跑了几步才追上大人的步伐。显然此时此刻的苏祁正处于暴怒的范畴,他一看到唐诗半夜出去这样回来的样子,就控制不住地联想,联想她这毫无联系的几个小时里到底做了些什么。

    什么事情是需要换掉一套衣服回来的?!

    苏祁观察到了唐诗的头发甚至还有点湿,这说明了什么,她落水了?还是……在酒店里和别的男人洗澡了?

    苏祁是不会信唐诗落水的,何况她还会游泳,想到这里就愈发生气,拿了房卡打开房门,唐惟都还没来得及进去,那门就嘭的一下在他眼前关上。

    “苏祁叔叔?苏祁叔叔!”唐惟敲打着房门,“你让我进去……”

    然而里面传出了苏祁愤怒的声音,他将唐诗直接按在床上,俊美的面容变作一片无法克制的咬牙切齿,苏祁觉得自己已经用尽力气在让自己保持冷静了,可是当发现唐诗的异样之后,他就像是要发疯一样。

    “是谁?”

    蓝绿色的眸子里倒映出唐诗仓皇失措的脸,她挣扎着,“你等下……让我起来!”

    “告诉我是谁!”苏祁歇斯底里地吼了一声,“为什么会换了一套衣服回来,是跟谁……发生关系了吗?唐诗,你告诉我……”

    苏祁整颗心都在抖了,为什么会这样,唐诗不可能和别人真的有什么关系的,唐诗守着薄家只为了薄夜,怎么可能——

    薄夜……是那个薄夜吗?

    是那个长得和薄夜无比相似的男人吗!

    苏祁的声音里翻滚着悲痛,“唐诗,你可以不接受我,但是为什么那么快就去找别的男人?”

    唐诗觉得可笑,又觉得心痛,“苏祁,我不是那样的人。35xs”

    “那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苏祁怒吼,“衣服是谁给你买的,为什么会换衣服,为什么头发是湿的,为什么——为什么这么久才回来……”

    男人抓着唐诗胸前的衣服,“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多久?你是不是去找那个薄夜了?肯定是因为他那张和薄夜长得那么像的脸让你动心了对不对?”

    唐诗眼里满是痛意,“你现在处在生气的范畴口不择言,我理解你。但是苏祁,我没有……”

    苏祁来不及等唐诗说别的,就俯身狠狠吻住她,他曾经有机会得到她的信任的,也曾经可以走进她的心里,可是薄夜一死,她的心就冻住了,彻底封起来了,没有给别人一丝接近的机会!

    他恨!

    唐诗挣扎了一下推开苏祁,眼里满是惊恐,刚刚被那群黑人欺辱的阴影似乎再次来袭,她发起抖来,“你想干什么?”

    “唐诗,薄夜死了,我不可以吗?”苏祁皱着眉头问她,“我为什么不可以,唐诗,薄夜死都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