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夜不归宿,情况复杂。
    白越这番话让薄夜觉得有些危机感,他知道唐诗是钟国薄氏的女企业家,为什么来了澳洲,都会遭人下黑手?

    她得罪了谁?

    薄夜抿着性感的薄唇沉默,双手十指交错,似乎是在思考事情,最后他睁眼,眼里一片冷光,“去查,我挺想看看我的小宝贝儿到底有多少仇家。35xs”

    白越不屑一顾,“哟,这是打算做护花使者吗?”

    “关你屁事。”薄夜抬头就是一个冷眼,“对了,唐诗的背景你去查了吗,她为什么能当上薄氏的女主人?”

    “还在查,查不到。”

    白越倒是很坦白,“可能我的技术不够高超吧,国内明显有人刻意将唐诗的消息封锁了,没有人能够查到。”

    “你不是七宗罪的人么?”薄夜嘲弄地看着他,“怎么连这点关卡都过不去?”

    “我特么……”白越特别想揍薄夜一拳,“七宗罪也是有分工合作的好么,我的黑客技术又不是最好的,傲慢的才是最好的!”

    “傲慢是谁?”

    “r7cky。”白越双手抱在胸前,“哼,你别想了,是我的好兄弟,除此以外我想不到还有谁能比我厉害。”

    “你这个意思是,唐诗身边有r7cky的帮忙?”薄夜皱起眉头,“这不科学,七宗罪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帮一个女人?”

    “我也觉得不可能。35xs”白越点点头,“要么就是和r7cky技术一样顶峰的人,或许时代变了,早就有了更厉害的人才出世。”

    薄夜没说话,只是眼神逐渐深沉下来。

    唐诗……真是个有意思的女人。

    唐诗回到酒店里的时候,苏祁和唐惟就坐在酒店一楼大厅里,看见唐诗出来,立刻冲上去,“大半夜的,你跑去哪儿了?”

    “抱歉抱歉……”唐诗看见一大一小两张担忧的脸,心中满是歉意,“心情不好出去喝了点小酒,所以……”

    “怎么能一个人去喝酒?!”苏祁一听唐诗是单独出去喝酒了,一下子拔高了声调。

    被人搭讪都是小事,要是遇上纠缠不休的臭流氓动手动脚,那唐诗不就受欺负了吗!

    “好了啦,下次不会了。”唐诗眨眨眼睛,“别生气了嘛,我这都回来了。”

    唐惟的眼神一下子暗下来,特别像薄夜生气的时候,“你身上的衣服换了一套。”

    这话一出,苏祁的脸色都跟着变了!

    衣服换了一套?什么情况下会换衣服?!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

    唐诗一看见苏祁瞬息万变的脸就心里暗叫大事不好,刚想转移话题,就看见苏祁一把抓着她的手怒气冲冲地拽着她往电梯走,身后跟着同样脸色阴郁的唐惟——他们在这个时候结成了统一战线的联盟。

    “你给我好好解释衣服是怎么回事?”

    苏祁没有多说别的,进了电梯就一下子把唐诗整个人按在墙上,“为什么会换了一套衣服?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么久才回来?”

    一个人出去喝酒,夜不归宿这么久,回来时还换了一身新衣服,这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想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