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为了唐诗,走去报仇!
    唐诗甚至来不及阻拦,就看见薄夜转身冲入人群,劲瘦的身影如同一道闪电,在那群黑人中穿梭!

    惨叫声不断响起,最后听见有人怒吼一声,“再动我开枪了!”

    这里可是国外,持枪出巡就是家常便饭!

    唐诗一愣,脑海里分分钟掠过半年前那场厮杀,薄夜身中数枪跌落悬崖的样子,忍不住嘶吼,“不……不要!”

    薄夜听见她着急的声音心中一动,迎着枪口上前,在那人扣动机扳之前抬腿一踹,狠狠将他手里的枪踹飞!

    那把枪在空中翻滚,落在了唐诗脚边。35xs

    唐诗怔怔地看着薄夜的动作,后来男人回头朝她怒吼,“把枪捡起来!”

    那声音穿透肺腑,唐诗几乎没有多想,就听从了薄夜的指示,把那把被踹到她身边的枪直直地抓到了手里!

    “该死的!”

    她听见那群混混发出一声咒骂,紧跟着唐诗将枪稳稳地举了起来,黑洞般的枪口反而对准了那个为首的黑人!

    “都给我住手!”

    唐诗干脆利落上膛,大喊着阻止那个挥舞着拳头打向薄夜背部的男人,随后毫不犹豫地扣动机扳——嘭的一声巨响划破长空!

    “啊——!!!”

    酒吧的宾客发出尖叫纷纷逃窜,唐诗第一次开枪,并没有对准什么,但是这一枪的震慑力足够把所有人都吓到,那个黑人甚至腿软直接踉跄了一下跌在地上,唐诗双眸血红,“我让你们都住手,没,有,听,到,吗!”

    不……不要再让半年前那个悲剧重现了,不要再让自己变成过去那个渺小懦弱的自己,那个只能被身边人傻傻保护却一无所知的弱者……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唐诗了,没有人在她身边保护她的时候,她可以自己保护自己!

    薄夜一拳打向眼前的黑人男子,随后冲出人群再次来到唐诗身边,啪的一下一个手刀砍落了唐诗手里的枪,食指勾着极板转了一圈将枪收入囊中,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如同这把别人的枪是他手里的玩具。35xs随后薄夜抱住唐诗,将她拦腰抱起,在她耳边低喘着气,“走!”

    走?

    唐诗还没反应过来,薄夜抓着她就往外跑,那群人反应过来怒吼一声,“追!”

    “走!往前跑!”薄夜将唐诗死死抱在怀中,逆着风迎着月光狂奔,那一瞬间唐诗在他怀里颠簸,踏着而后狂风,捕捉薄夜惊艳的瞳孔,印着天边千亿繁星——在这个澳洲的深夜里,他和她成了一对逃亡的情人。

    唐诗眼眶血红,身体却滚烫,薄夜身上男性的气息太强烈,将她彻头彻尾包围住。唐诗觉得自己的身体在药物的催化下所有的力气都被抽空了,四肢都是发软的,男人那清冷凛冽的味道几乎催发了她所有的荷尔蒙和大脑内蠢蠢欲动的意识,唐诗抓住了薄夜胸前的衣服,哑着嗓子说了一句,“等一下……”

    薄夜横跨马路栏杆,不远处飞驰而来一辆跑车,是白越,他收到了薄夜之前发送的地址定位。

    “我靠,你怎么才来,老子都快被人打死了好么?”薄夜喊了一声,脚下没有犹豫,凌空一跳从车子的这边跳到了那边,稳稳落地之后一把拉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整个人窜了进去,“走!”

    “我才是要我靠的那个好么!”白越打转方向盘,兰博基尼跑车的发动机发出一声轰鸣声,男人急速加速,几乎在马路上直接来了一波相当漂亮惊险的漂移,“你们怎么是这个模样跑出来的?你又去惹事了?”

    “妈的,打不过啊,人家那么多人,老子又不是天神下凡。少废话,人家不惹我我能去主动挑衅?”薄夜隔着西装外套抱紧了自己怀里的唐诗,“我刚刚结束想去附近酒吧转转,找找唐诗,结果进门就看见他们在欺负我的妞儿,这换做你你能忍吗?”

    白越看了眼躲在薄夜怀中瑟瑟发抖的唐诗,拔高了声调,“不能忍!”

    于是他再一次打转方向盘,喊了一声,“走!回去!”

    “回去干吗?”

    薄夜看了眼后视镜,“他们跑出酒吧追上来了。”

    “走呀!”白越猛地踩下一脚油门,“后排有两把狙,子弹都是装满的,走,为了你的妞儿,也得把这笔仇报回来!”

    薄夜吹了声口哨,直接往后去摸,果不其然摸到一把长长的狙击枪。他单手将它拿过来,动作熟练地上膛。另一只手还是搂着唐诗,看着她涨红的脸,薄夜还没察觉到唐诗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以为她只是被吓得不轻,伸手去探她的额头,“没事,有我在呢。”

    “这会儿可给你出风头了。”白越按了一声喇叭,直接在马路上无法无天的逆向行驶超车,“得了,舍命陪君子,陪你在澳洲嚣张一把。”

    薄夜抬起狙击枪,打开红外线准心,瞄准了其中一个黑人的脚下,嘴边带着冷笑,“爸爸不发威,他们还真的忘了老子是谁呢。”

    “是呢,毕竟你在澳洲可是被称作大魔王的男人。”白越笑了一声,薄夜又捞了一把狙击枪丢给白越。男人将车子往回开,越来越接近那群冲出来的黑人,随后车窗摁下一条缝,大家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细长的狙击枪枪口从那辆跑车的车窗缝里伸了出来!

    “该死的,他们有狙!”

    黑人发出一声叫喊声,“别追了!他们有枪!”

    可是,来不及了!

    白越拿着狙击枪直接连续扣动机扳,一连串的子弹飞射,在他们脚下打出一排弹印,直接打乱了他们的阵型!

    他们来不及闪躲,薄夜就从另外一边精准无误地发射他的子弹!

    “啊!”

    一声惨叫声响起,是刚才动手扇唐诗耳光的那个黑人,他的膝盖骨被射入了一颗子弹,正好在骨头缝隙里,疼得他当场跪在地上脸色惨白大叫,整个人不停抽搐!

    “你这准心,都能比上我们七宗罪之首傲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