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强行灌酒,姿势屈辱!
    “你的事情安排得怎么样了?”

    此时此刻的海城,安谧正在电脑前敲打着键盘,和一个神秘男人聊着天。

    “我这里随时都准备可以动手,唐诗去了国外,能帮忙的人就更少了,动手更方便。”

    “那么就这次吧。”安谧按下发送,打过去几个字,“绝对,不能失败!”

    此时此刻的唐诗,正在国外一家小酒吧里一个人喝酒,虽然是小酒吧,但是人来人往气氛活跃,还是挺有那种情调和感觉的,背景音正缓缓地放着迷离的trap,唐诗微微眯起眼睛,盯着眼前的马天尼,有些无奈地笑了笑。35xs

    她本就不擅长喝酒,到底是为了什么脑子一热一个人跑出来了?

    大抵是因为被那个男人,以及那张和薄夜相似的脸刺激了。

    她让唐惟跟着苏祁先回去休息,就独自一人随便找了一家小酒吧过来喝酒,靠着吧台,唐诗撑着半边脸,落下些许碎发,她看见四周舞池里那些热情交流的外国人们,觉得自己的画风和他们格格不入。

    或许她也该放开自己的矜持,好好地醉一场,将自己身上所有的压力统统在这一刻彻底放下。

    可是唐诗的理智深深告诉她,不可以。

    她没有那个权利去放纵自己的情绪,她身上的责任太重了,不管在什么时候,都必须维持着一份清醒的理智。薄氏集团上上下下的事情都需要她的把关,她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享受自己的生活了。

    唐诗知道这种日子一直都把她逼在崩溃的边缘,可是能怎么办呢,她连崩溃的资格都没有。

    她要是放弃了,唐惟怎么办?薄家剩下的人怎么办?薄氏集团那么多指望着她而活的员工怎么办?

    唐诗想到这里觉得大脑一团烦躁,揉了揉头发,她叹了口气,抿了一口酒,又将酒杯推回去。

    不行,稍微舒缓一下压力就好了,不能再这里待太久。

    唐诗想要站起来,此时此刻身边却突然间窜出一个人,朝她的位置走过来。

    是个黑人大汉。

    他上前,就用自己的酒杯和唐诗的酒杯碰了碰,开口问道,“女士,一个人在这里买醉?”

    唐诗没说话,只是把眼神挪开,清冷地说道,“我该回去了,抱歉先生。”

    “这么快别着急走啊……”

    黑人大汉将她逼到墙角,把手里的酒杯强行递到了唐诗嘴边,唐诗要挣扎,旁边一堆外国人却起着哄——他们误以为这是一对小情侣在告白。

    “喝一点嘛,不要这么没情趣好不好?”那个黑人男子身材强壮,将酒杯塞到唐诗唇边,硬是要倒进去,液体顺着唐诗的嘴巴都滑下来了,女人被这屈辱的姿势逼得脸色都僵住了,奈何反抗不来,那黑人直勾勾看着她,眼里有着一团触目惊心的情绪。

    她想要推开眼前的男人,那个黑人却硬是让她把他酒里的龙舌兰咽了下去,唐诗被放开后捂着喉咙咳嗽,眼睛通红,“您这样我会选择报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