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追妻狂魔,找人弄死!
    小姑娘脸上的笑有些撑不下去了,挺了挺胸脯,尺寸傲人的胸围便一下子跳了跳,那尺度任何一个男人看了都会热血沸腾,然而薄夜当做没看见一样,眸光没有半分变化,直接无视了她故意诱惑他的动作。

    这个性感的女人吃了个闭门羹,完全没想过这个男人会这么难搞,脸上的笑都快挂不下去了,“先生,您这是……”

    薄夜不耐烦地皱起眉头,依稀可见当年那个薄夜的影子,“我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吗?小姐,请您不要再自取其辱了吧?”

    外国女郎完全没想过自己如此热情如火地去勾搭,竟然会受到一盆这么残忍的冷水,当场捂着脸跑开,在一边吃着甜筒看好戏的白越都愣了愣,回过神来吹口哨,“不得了,你又弄哭一个女孩子。”

    “别拿她和唐诗相提并论。”薄夜眼里满是厌恶,“换做唐诗就肯定不会干这种事情。”

    白越大笑两声,“你怎么知道?”

    薄夜一愣。他自己都反问自己,他怎么知道?

    他怎么知道唐诗肯定不会这样?他……哪儿来的把握?为什么会有这么一种直觉?

    江凌听见声音就笑了,笑声隔着手机传出来,“哟,这态度,这么霸气?”

    薄夜这才记起来刚才没有把视频关掉,这会儿估计都被江凌看去了,他举起手机对上了白越的脸,然后对江凌说,“看,你老相好。”

    “靠。”

    江凌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到,看见屏幕里出现的那个一头白发,比女人还要女人的男人的时候,他明显被吓到了,“什么老相好!说得像跟我和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似的!”

    薄夜勾唇笑了,“难道不是?你们俩的关系还不够不可告人吗?”

    “你在澳洲呆了半年都学了点什么糟粕!”江凌对着手机怒吼,“谁要看这个白毛怪了,切掉!”

    “你敢说我白毛怪?”

    白越一听,叼着甜筒凑过来,“我告诉你,等我通缉令时限到了,我回钟国第一个做了你!”

    江凌拍拍床,“你来,你有本事来,就怕你不来。”

    这么发展下去估计又要变成一场幼稚又毫无营养的斗嘴,薄夜果断地选择了挂断视频通话,然后把手机收回去。

    白越看了他几眼,“你阻拦我和我老相好交流感情了。”

    “仇敌也能变惺惺相惜,你俩干脆结婚算了。”薄夜痞里痞气地笑了笑,“想找他就自己坐飞机过去,我不负责替你们联络感情。”

    “臭不要脸的,自己还看上一个离过婚生过小孩的呢,居然还有脸说我,”白越骂了一声,“你去哪儿?”

    薄夜挽起袖子,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快到我上台了,我准备一下。然后早点结束去找唐诗。”

    “那万一人家和苏家大少走了呢?”

    “那我就找人把苏家大少拦住。”

    “苏家大少知道了肯定要弄死你。”

    “来就来,看谁弄死谁。”

    “……”这他妈简直是追妻狂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