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见爱情,曾放过谁?
    这话一出薄夜就用特别凶狠的眼神盯着白越,“想干嘛?”

    白越靠着唐诗在一边坐下,随后扭头看向自己的好朋友,“听不懂人话吗?我在邀请唐小姐晚上一起跳舞。”

    “不好意思。”唐诗带着歉意笑笑,“我晚上估计不会久留在会场里。”

    薄夜被唐诗的话说的一愣,“你不参加深夜晚会吗?”

    “嗯。”唐诗点点头,冲着薄夜道,“我晚上想去附近逛一圈,该谈的事情都已经谈完了,剩下的晚会我也没多大的心情参加,不如自己出去外面玩。”

    “好吧。35xs”薄夜有些遗憾地耸耸肩膀,“或许我该陪你去外面看看,但是很不巧今晚我有个演讲要发表,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在结束之后再去找你。”

    “不麻烦夜先生了。”

    不知为何,夜先生这三个字从她的嘴巴里说出来,就带着一股相当强烈的嘲讽。

    薄夜皱了皱眉头,也没多坚持,后来陆续有人经过,大家又回到人群里交谈,看着唐诗瘦削的背影没入人群,白越在一边把玩着自己的白头发啧啧道,“看什么呢?人家已经拒绝你了。”

    “也拒绝你了。”薄夜不甘示弱,看了白越一眼,“之前不是还觉得我为了一个女人大动干戈么?”

    “我现在觉得她很值得大动干戈。”白越笑了笑,“唉,优秀的女人就是如此迷人啊……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喜欢苏祁。”

    提到这个,薄夜表情又是一变,白越察觉到了,笑得更开心了,“有些人啊,心里想的就是要把人家骗过来,那万一人家已经心有所属了呢?那你算什么?”

    薄夜咬牙切齿,眯眼笑得极狠,衬得他精致的面容愈发俊美逼人,“你是在激怒我?”

    “我就说说”白越挑起了薄夜的怒火,又特别找死地笑着跑开了,“唉,别动气啊,气坏了肾我没地方再给你找第二个移植。”

    他就是故意这么说的!

    薄夜站在那里,“我有点想去钟国看看。”

    “哦?”白越又问服务员要了个草莓味的冰淇淋,这是第十二个了,“因为唐诗是钟国白城的吗?”

    “对。”薄夜往后抓了一把自己的黑色头发,显得凌乱不羁,造型反而更加帅气了,他转动了一下手上的黑色戒指,轻声道,“我想去了解她。”

    白越和那个服务员对视了一眼,一起笑着摇了摇头。

    这天夜里十点,江凌接到一通视频电话。

    “我靠?老夜你他妈突然间给我弹视频干什么,吓死我了!”

    “你睡着了?”

    “废话啊!你那边十点我这边就是凌晨一点!我睡得正熟好么?”

    江凌揉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开了盏灯,男人睡眼朦胧地问道,“找我干嘛?”

    “你知道唐诗吗?”

    这个名字从薄夜嘴巴里念出来,出声落地的瞬间,竟让江凌这个旁观者……有一种想落泪的冲动。

    他目睹了他们之间整场鲜血淋漓的爱情,到后来却都不得善终。

    这世间,感情何曾放过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