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人群偶遇,一眼万年。
    “那人到底是不是薄夜?”苏祁抓着唐诗走,一边迫切地问道,这个答案,他们都需要,可是他们,谁都给不出真相。

    唐诗叹了口气,“说实话,连我自己都不是很肯定。”

    脸的确是薄夜的脸,可是性格……截然不同。一个人失忆了,那些骨子里的东西难道也会跟着变吗?还是说因为他根本不是薄夜,才会这么陌生?

    “我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这样一个薄夜。”

    苏祁显然内心的震惊也还没缓过去,“我以为他……死了。”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唐诗走向会场中心,“因为那天尸体运回来的时候,我们都是在机场守着的……为什么……”

    “那么我们现在开始做两种排除法。”

    苏祁带着她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旁边服务员端来两杯果汁,苏祁道了一声,“谢谢。”

    “惟惟呢?”

    “艾维奇先生带着他去和客户玩耍了。”

    苏祁指了指一处,“那儿,放心吧。”

    唐诗这才松了口气,抿了口果汁,对着苏祁道,“你对于这件事情怎么看?”

    苏祁被唐诗问得一愣,而后才慢慢地说,“对我来说,其实薄夜回不回来,关系不大。”

    唐诗神色一暗。

    “但是薄夜如果回来了,对你意味着什么呢?”

    苏祁反问唐诗,“唐诗,你这半年是为了谁强撑?”

    唐诗被苏祁问得整个人都怔住,灵魂似乎都在发颤。

    她在为了谁强撑?在……在等谁的回来?

    苏祁心疼地看着唐诗,伸手去摸她的脸,“唐诗,你知道吗。我看着你每天为了薄夜的公司来回奔波,顶着无数压力和冷眼嘲笑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心疼吗?你为什么不选择依靠一下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把所有的责任都一个人扛下来?”

    唐诗眼眶发红,说不出话来。

    “我说实话,往不道德的方向讲,我不希望薄夜回来。”苏祁脸上带着一股子担忧,“他回来了,万一又要追你,我不敢承认我还能不能有地位陪在你身边。可是从你的方面出发,我希望薄夜回来。”

    我希望薄夜回来。

    苏祁顿了顿,声音低哑,“我难以想象,薄夜以后要是不回来了……你这一个人等候到老的日子,要怎么过啊……”

    唐诗闻言,使劲睁着眼睛,抬头看天花板上那盏巨大的吊灯,让自己的眼泪不要落下来。35xs

    光是想象就会忍不住落泪,要是薄夜没回来,唐诗这位置,一坐就是一辈子,一等就是永远。永远都为了一个不会再回来的背影,守着他当年的薄家。

    她一个女人,她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啊……

    苏祁盯着眼前的女人,“唐诗,我的内心是矛盾的。我一点都不希望薄夜回来,可是我又不得不想要他回来。”

    让你解脱吧,让你从这场等待禁锢中脱身而出,从此两清,互不相欠。

    唐诗眨了眨眼睛,把自己的眼泪憋回去,对着苏祁笑了笑,想要转移话题,“忽然之间这么煽情干什么?”

    苏祁狠狠吸了一口器,“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当问起唐诗,你想过自己的结局吗?唐诗给的永远都是回避。

    她逃避这个问题,因为她没有想过,自己以后的结局。

    薄夜要是不回来,这些事儿,她一撑,就是整个以后。

    苏祁察觉出了唐诗内心的脆弱,但是又能怎么样呢?眼前这个女人,骨气硬到连他这个男人都觉得钦佩,若是会依靠男人,唐诗就不是唐诗了。他还是叹气,“走一步算一步吧,我们也不能因为看见一张和薄夜相似的脸,就认定那个人是薄夜。”

    或许这世界上就是有这么巧的事情呢?

    唐诗点点头,“嗯,你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吗?为什么会被邀请?”

    “等结束的时候,我去问问艾维奇先生。”苏祁想替她分担一些压力,“你别再让自己更加焦虑了,我真的怕你有天撑不下去寻短见……”

    唐诗笑着摇摇头,“不会的,我已经过了那个脆弱的年纪了。”

    正好又有个合作商路过这桌,看见苏祁的时候,惊喜地喊了一声,“哦,苏先生!”

    “嘿老伙计!”苏祁站起来笑着和他拍手,“上帝,瞧瞧,这不是奥斯汀先生和康娜小姐吗?真是太幸运了,居然在这里见到你们。”

    “哦,这也是我们的荣幸。”一对外国夫妇笑得慈善,看见唐诗的时候,又捂着嘴笑说,“这位是不是dawn小姐?我听说你的传闻很久了,感谢上帝让我遇见你。”

    “哪里的话。”唐诗立刻跟着站起来,和他们依次握手,用英文说道,“夫人才是传奇女企业家,我还有好多事情想向您讨教呢。”

    “呵呵,今天大概是不行了,下次吧。希望你多来佛罗伦达找我,我一定好好款待你。”康纳小姐挽着自己老公,看见唐诗,眼神格外怜爱。圈子里都知道这是个很厉害的小姑娘,年纪轻轻但是坚定踏实,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然而另一边,唐惟正跟着艾维奇先生和各种富商企业家打招呼,艾维奇很疼爱这个小男孩,总是夸赞他有个天才的小脑瓜,这会子就像是炫耀自己儿子一样,带着唐惟给各个朋友认识。

    “哦,dawn小姐的儿子,真是漂亮。”

    “你好啊小可爱,以后可以来找我玩。”

    “谢谢夫人邀请,我和妈咪一定去找您玩。”

    唐惟被艾维奇牵着,在人群里穿梭,忽然间小男孩像是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原本完美笑着的表情猛地一变。

    那个名字在口齿辗转,小男孩低喊了一声,撒开手狂奔。

    “哦甜心!你去哪儿?”艾维奇先生喊了一声,“多肯,麻烦帮我照顾跟上惟惟!”

    叫做多肯的服务员立刻追了上去,可是唐惟没有去管身后的人,只是跟随着那道身影穿梭,后来跑出人群,寂寞的拐角,他红着眼睛大喊一声,“爹地!”

    薄夜脚步一僵,回眸,对上一张和他无比相似的小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