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认错人了,是不是他?
    把你老公换了,让我来。35xs

    这种轻佻暧昧的话像是以前那个薄夜说得出口的吗!

    唐诗盯着眼前这个男人,“你是在演戏对不对?”

    “好吧,你可以这么理解。绅士风度是用来套路你的,我想睡你是真的。”薄夜无奈地笑着举起双手,“我发誓,我第一眼看见你就……很想跟你发展一点别的关系。”

    唐诗气得人都要昏厥了,你说这是什么混蛋话!把她当做那种可以撩的妹子了吗!

    唐诗红着眼睛,“你不是他。”

    薄夜上前弓着腰,拉出一节干脆利落的背脊线,注视着眼前这个反应奇怪的小女人,漆黑的瞳仁深处如同一片夜幕星空,星辰碎屑落入他眼底,他勾唇的时候,全世界都在他身后倒退远去——“他?你是指你老公,还是说,前男友?”

    “……”唐诗沉默好久才说,“我没有前男友。”

    只有前夫。

    然而这话传到薄夜耳朵里就变了个味道,这意思就像是,她直接和初恋走到了结婚?

    薄夜颇为不爽地皱着眉头,“没关系,反正你现在可以把你身边那个男人踹了。”

    唐诗表情都僵住了,“为什么?”

    提这么突然无礼的要求?

    “因为,我觉得你可以考虑一下我。”

    薄夜凑近了唐诗的脸,他觉得眼前这张脸让他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总之很神奇就对了,他控制不住自己的理智,想接近她。

    唐诗看着眼前的薄夜,她觉得薄夜像是脱胎换骨了一遭,连着周身的气质都不一样了,变得带着危险又富有攻击性。

    她倒退两步,随后迅速调整好自己内心的状态,对着薄夜说,“不好意思先生,我可能认错人了。”

    说完就想扭头就走,然而刚转身,就被薄夜猛地拉住。

    “找错了?”

    男人邪肆地笑了笑,“好吧,不过我的确是来找你的。”

    唐诗觉得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嘴唇抿在一起,皱着眉头表示不想和他有纠缠,薄夜一看就把眉毛扬起来了。

    啧啧,这女人这个表情怎么看这这么眼熟呢,仿佛以前也出现过很多次一样。

    他迅速将唐诗拽出去,“你那个儿子……”

    “唐诗!”

    刚走两步,身后苏祁追来,看见唐诗被一个男人拽着走,立刻拔高了声音,“等下——”

    薄夜不爽地回头,啧了一声,“你老公来了?”

    唐诗心说这不是我老公,我前夫死了都快半年了,结果苏祁冲上来,脚步一顿。35xs

    “薄……薄夜?”苏祁站在不远处,看见唐诗身边男人那张脸的时候,表情都变了,就像唐诗刚才看见薄夜一样,又走上前,不可置信地看了薄夜好久,“你……你是薄夜吗?”

    薄夜对着眼前这个混血男子,莫名地有着很大的敌意。

    他一只手抓着唐诗,一只手插在口袋里,修长高大的身材在唐诗身边投下一道细长的阴影。

    他蹙起眉头,深邃的五官一下子有了一股子凌厉的杀意,唯有在这种时候,唐诗才会在他身上看见过去那个冷酷的薄夜的影子。

    唐诗总觉得自己像是活在梦里。

    她不清楚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真正的薄夜,若说真是他,那么……那么那天运回来的尸体是谁?那么为什么他会不记得他们之间的一切?

    失忆?仅仅只是失忆吗?还是说背后还有别的隐情?

    苏祁震惊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觉得就像是出现了幻觉一般,这不是半年前本该死去的男人吗?还是说……这个男人有着一张和薄夜一模一样的脸?

    “先生,请你放开我的女伴,谢谢。”苏祁犹豫了很久,终是开口,“您这样……会吓到我女朋友。”

    他用了女朋友这种称呼。

    薄夜薄唇一拉,这才松开唐诗的手,随后去看她的脸,可是唐诗低着头,让人猜不透她的表情。

    “抱歉,冒犯到你们了。”

    薄夜又恢复了刚才那一副纨绔的态度,伸手对着苏祁道,“是我没有过多考虑。”

    他这副进退自如的样子,就如同流连花丛的花花公子,随时随地都能抽身而退,这和以前的薄夜截然不同。以前的薄夜从来不轻易让别的女人靠近身边,他永远是难以接近那个。

    唐诗眼眶湿润了,苏祁过来牵她的手,“走吧。”

    “嗯。”

    唐诗低低应了一声,苏祁的兴致也不是很高,在澳洲遇见这样一个和薄夜长得如此相似的人,换谁都会被吓到。

    看着他们手牵手走了,薄夜站在原地,黑色碎发落下来,遮住了他的表情,发隙间那双漆黑的瞳仁显得无比阴郁。

    “哟”白发的嫉妒手里拿着一支晚宴上的自助甜筒,一边舔一边笑着走过来,“我提前告诉你了吧?人家有老公的。”

    “不是老公,是男朋友。”

    薄夜看了眼面前妖娆的男人,“刚才那个男人,称呼她为女朋友。”

    “那也是有主的了。”

    嫉妒无所谓地耸耸肩,“人家谈恋爱好好的,你非要去插一脚。我要是那个男的,看见你抓着我女朋友跑,非打死你不可。”

    薄夜冷笑,“叫他来啊。”

    “他估计是懒得跟你计较。真要计较,你有站得住脚的道理吗?”嫉妒翻了个白眼,“就你这样贸然上前的,女孩子多半被吓死。”

    好像是的,薄夜摸着下巴,刚才那个女人见到他的确挺惊讶的。

    “你的脸不管用了。”嫉妒在一边捂嘴笑得特别幸灾乐祸,“那个姑娘看来是个很有决心的,换做别人早就选择和你私奔了,她居然跟她男朋友回去了。说明人家对美色不感冒,你长再帅都没辙。”

    薄夜捏了捏眉心,这个动作一直都是他的习惯,“有什么办法能撬人家墙角?”

    “你想让小姑娘出轨跟你?”

    嫉妒跟听见笑话似的,“那姑娘要是真的能出轨跟你在一起,说明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就目前看来,人家并不是很想和你走。”

    “……”薄夜沉默,随后看了眼原来唐诗站着的地方,勾了唇,露出了一种危险的坏笑,“慢慢来……我还没问她叫什么名字呢。”

    嫉妒内心:唉呀妈呀这位大兄弟是真的魔障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