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薄氏的天,由我来撑!
    薄梁怔怔地看着这个出现在他们眼前的女人,唐诗走到办公桌边,将那份股份转让权堂堂正正摔在大家面前,声音清冷又极具穿透力,“哪怕薄夜现在有事回不来,薄氏轮得到你们跳脚?撇去薄夜那份股份,如今薄氏最大的股份也在我手里。我还没让位,你们,谁胆敢上位?!”

    我还没让位,你们,谁胆敢上位?

    这一声出声落地,字字句句带着一股子凌厉的寒意,压得在场无数人连呼吸都不敢大口喘,有人不敢置信拿起那份合同,上面赫然写着股份转移——

    而这一份股份,原来……原来是属于丛林的!

    丛林向来不出面薄氏的家务事,所以他们才会如此有恃无恐地来逼迫薄梁放权。这次怎么会……怎么会突然间把他们手里关于薄氏的所有股份都转让给了这个女人?

    眼前这个女人是谁?是五年前那个疯癫自缚的牢狱犯,是五年后眼前这个突然闯入的清冷女人,是海城当年那个唐家大小姐!

    唐诗抬头那一刻,眼里便有锋利的暗芒划过,她风轻云淡敲了两下桌面,细长的手指扣在纸面上,“你们几个零零碎碎的小股东应该没有什么资格来说话吧?薄氏20的股份在我这里,50的在薄夜那里,10在薄夜的父亲薄梁那里。剩下的你们合起来才跟我差不多,哪儿来的胆子妄想把薄氏掀翻天?!”

    一声声逼问如同利刃出鞘扎在他们的心脏里,刀刀干脆利落,甚至没给人还击的余力。

    “你……你和丛林是什么关系?他们为什么会把股份转让给你?”

    唐诗冷笑,那一刻,会议室的门被人再一次从外面踹开,走进来两个穿着一黑一白的男人,身后还跟着一大批服装统一的手下,衣服右胸口都绣着一片叶子。

    叶子,丛林……是丛林!

    唐诗甚至不用做过多的辩解,丛林的人在看见她那一刻,自动而又整齐划一地单膝下跪,如同面对着他们的领导主人,那场面实在是太过壮观又震撼,所有的声音凝聚成一束穿透云层的气,浩浩荡荡,声势盛大——

    “见过大小姐!”

    大小姐!

    唐家大小姐,丛林的大小姐!

    r7cky来到唐诗身边,笑了笑,“哟?我看看,刚才上演逼宫呢?”

    一群人不敢说一句话!

    唐诗咧嘴,那笑的模样竟然有些像极了薄夜的残忍冷酷,“第一,我现在是这里说话权利最大的,第二,说薄夜没有后代的,眼睛都给我擦亮了看清楚!我身边这个就是薄夜的亲生儿子,若有不信者尽管去验dna,哪怕薄夜真的没了,也轮不到你们这群狼子野心的东西来对着薄氏指手画脚!”

    女人走出会议室,一步一步来到隔壁那个办公室,推开被尘封了好久的薄氏最高执行总裁的办公室大门。

    她迈开步子走上去,绷得笔直的背影带着坚硬的骨气,如同独自一个人走向王座的骄傲帝王,分明是个女人,浑身上下凛冽的气势却不输给他们任何一个男人!

    随后,唐诗在那把总裁的转椅上毫不犹豫地坐下——

    转过身来,面对跟着到了办公室的众人,唐诗冷笑,声音冰冷,“在薄夜没回来之前,我,唐诗——薄氏目前最高股份持有人,薄夜儿子的母亲,将代替他执行一切薄氏的行政任务!

    薄氏的下一任继承者即法定继承者就是薄夜的儿子唐惟,在他成年有决策权力之前,我代他打理薄氏的一切,敢问,在场有谁不满?”

    在场有谁不满?!

    铿锵有力的质问声逼得众人竟然齐齐倒退两步,这个女人就这么无法无天地直接坐在了薄夜的位置上,掌控着薄夜曾经掌控过的一切,一分都不让出去!

    薄夜就算已亡,她就是薄氏最后的顶梁柱!

    薄梁站在门口,手都在不停的哆嗦,林辞红着眼睛,高喊一声,“没有异议!”

    “没有异议!”

    被林辞鼓动,身后丛林的手下也齐声大喊着,声音几乎能撼动整栋薄氏大楼,那群单枪匹马的股东被这阵势差点吓得屁滚尿流,丛林可是地下组织啊!如今这么光明正大地出现,指不定有什么后台啊!

    “哼……哼,就你?也能坐好这个位置?”

    杜老板握紧了拳头,“你算什么?突然之间冒出来——”

    他话还没说完,眼前出现一个黑洞一般冰冷的枪口。

    r7cky挑眉,笑得轻佻,“说,尽管再说一个字试试,我纵容你放肆,不代表我不会动手。你们几个跳梁小丑一起上,我赶时间。”

    那枪口直接指着自己的脑袋,杜老板吓得脸色惨白,“你……你是什么东西——”

    话音未落,一颗子弹擦着他的脸直直飞过去,钉入墙壁一声巨响!

    杜老板惨叫一声,整个人往后摔倒,脸上被子弹拉出一条血痕,带着灼烧的痛意,他捂着脸嚎叫,“我中枪了,我中枪了!”

    “怎么这么窝囊?”r7cky笑着吹了吹枪口的烟,“就随便打个墙壁吓吓你,也能吓成这样?就你这胆子,还想造反企图吞掉薄夜?再借你十个胆子你他妈都只有这点出息!”

    一群人又迅速后退几步,看着唐诗等人的眼神里带着惊恐。

    “我呢,是不会这么乱开枪的,这只是一个警告。”

    r7cky无所谓地摊摊手,“唐惟是我的徒弟,你们怀疑唐诗,就等于怀疑唐惟,那就是在打我的脸。打我的脸我可就不乐意了,给你两个选择,一,乖乖回到你们原来的岗位上去,二,被我镇压到乖乖回去,自己挑?”

    镇压镇压,到时候可就不是现在这么简单轻松了!何况他们两个人,这个白衣男子身边的黑衣男子看着更加深沉可怕!

    ventus一句话不用说,那冷冽的眼神就能把他们所有的贼心都熄灭。

    他和r7cky扫视一圈众人,“还有别的事情吗?”

    几个人还想反抗,嘴里嚷嚷着,“可是唐小姐也没做出什么成绩来,让大家如何信服她能担得起临时执政总裁一职?”

    “谁说没有成绩的?”

    又是一道声音出现,唐诗惊喜抬头,看见工作室众人纷纷闯入,还是她那几个好朋友。

    绿恐龙这次倒是没有穿着恐龙睡衣,一反常态西装革履,就如同某位富家公子——唐诗释然地笑了,她真是忘了,他们本来也就是富家子弟呀。

    绿恐龙将策划报告交给唐诗,笑着说,“唐小姐,我们公司想和您有一份合作,关于开发迪拜石油区的计划,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

    迪拜?!石油?!这是何等暴利的生意?!

    众人纷纷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这块大肉简直就像是随便捡来的一样,唐诗背后到底都有些什么人,随随便便就能变出一桩利润上下七八位数的生意?!

    “我哥哥说了,如果你有需要,在薄氏上下得到不好的对待的话,风神组随时随地都可以派武装保护,来保证你的人身权安全。”小月亮也笑着上前,说话的语气像是在说天气真好似的,可是……可是她嘴巴里提到的可是风神组啊!

    风神组出面保护的,那都是……上面国家领导人级别的档次啊……

    怎么就这么轻松能为唐诗所用了?

    这些都是什么人,到底有什么来头?

    芳芳很满意这种震慑效果,也在一边插嘴,“没关系,我可以让我爸的娱乐公司专门开个报道采访你,让你的知名度提上去,增加大众对你的接纳和好感度,这样没人敢质疑你了。或者说我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也透露出去,不知道在场的谁丢脸呢?”

    今天的事情……这意思不就是要把他们想要造反的事情说给八卦公司吗!八卦公司可是出了名了能把黑的说成白的,泼脏水扣高帽不在话下,这要是被他们知道了,报道能写无数篇。那薄氏的名声这样传出去以后谁还敢买他们的股票?哪怕他们把薄氏抢到手了,也就一张废纸!

    几个人被连着威胁和震慑了这么多把,感觉心跳都不稳了,唐诗身边的朋友一个个来路怎么这么大,这突然之间让他们措手不及!

    杜老板开始恐慌,这个突然之间出现的唐诗实在是令他们都没想到,这么一来薄氏就已经不是他们可以轻松捏在手里的了。

    她就如同天神降临一般出现在原本岌岌可危的薄氏公司里,撑起了七零八碎即将被别人抢走的所有原本属于薄夜的东西,甚至代替他坐在了总裁的办公室里!

    唐诗看着周围一群人眼里的震撼和紧张,知道他们这是被自己的仗势给吓到了,于是又迅速果断地开口,没有给别人反应的时候,干脆利落——

    “很好,既然你们都没有反对意见,即日起我就是薄氏的临时总裁,如有怀疑态度者尽管提要求,我欢迎有人对我提意见,但是若是有人找茬,我也不会姑息!”

    如同重锤落下,“我宣布股东大会暂时结束,所有人回到自己位置上去,这薄氏的天,由不得你们来变!现在一切,我说了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