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乌云破光,势不可挡!
    几个人站在坟墓前,岑慧秋絮絮叨叨说了好多话,自从薄夜走了以后,他们这对夫妻俩像是一下子苍老了好多岁,原本该是享福的年纪,现在却遭受这么大的打击。

    唐诗在一边看了也心疼,她知道失去亲人那种痛苦有多撕心裂肺,所以对于薄家人来说,这种感觉,也肯定不好受。

    站了一会,唐诗牵着唐惟说,“阿姨,我们先走了。”

    “诗诗。”

    岑慧秋现在看见唐诗,就像是看见了依靠似的,薄夜生前最喜欢的就是她,可惜了命运作弄,到最后才看清自己的真实内心。

    “伯母,别说什么陈年往事了,孩子毕竟是薄夜的孩子,我也不会拦着他来看自己的爸爸。”唐诗知道岑慧秋的想法,提前开口道,“我和薄夜的事情,也只能这样了。没有人能替我们原谅对方,但是也不应该有人被受牵连。您和伯父的辛苦我都看在眼里,若有需要喊一声,我能帮就帮。”

    “我们薄家何德何能……”薄梁握住唐诗的手,老泪纵横,“有你这样的好儿媳妇,以德报怨,当初薄家那么对你,你还……”

    “人都没了,往事随风,没必要了。一切都已经埋入土里了。”唐诗只是淡漠一笑,那眼眶微红,她也在强撑情绪,“对于我们都是解脱吧,叔叔阿姨,希望你们也别太过悲伤,惟惟长大了一定会回报你们的。”

    “好……好……”薄梁擦了把眼泪,“好小子,爷爷等你长成男子汉。35xs”

    “我一定会比爸爸更强大的。”唐惟对自己的爷爷说,“爷爷别哭啦,爸爸肯定也希望你们平平安安。”

    几个人告别的时候,唐诗发现只有唐惟全过程情绪无动于衷,或者说像是隔离在了丧失父亲的痛苦外面。

    他冷静理智到能够脸色如常和薄夜的爸妈打招呼,一点不像别的小孩子。

    是她自己把自己的小孩养得太早熟了吗……唐诗叹了口气,心疼唐惟的早熟,只是不知道唐惟心里已经有了定论。

    爷爷,没关系的。我一定,会重新把薄夜带回来的!

    然而半个月后,令他们措不及防的事情就发生了。

    薄氏集团被人围攻了。

    因为薄夜接二连三地缺席不出面,薄氏集团乱成一团,所有人都想造反,还有人传出薄夜已经死了的消息,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

    薄梁在股东大会上气得当场拍碎了一个烟灰缸,玻璃碎片扎进手掌心里,“我还没死呢,这么快就有人要造反?!”

    所有人都震慑与薄梁这股威严的气质,几个原本还有贼心的股东顿时收敛了自己的气场,小心翼翼看着薄梁,“薄老,不是这个道理……薄夜现在神出鬼没见不到踪影,公司总得有个人出来把持……”

    这意思,话里话外就是要么现在薄夜回来,要么就换个人!

    薄梁怎么可能把薄夜辛辛苦苦守了那么久的薄氏让出去?手里都还在流血,中年男人气得血红,“我儿子的公司,他出去办事儿了,当老子的来坐一下位置,你们一个两个就要造反,怎么我坐不稳还是什么?!”

    几个股东被他这声音吓得浑身一哆嗦,但还是有几个贼心不死,就算是害怕,也咬着牙硬上。“薄老,您年纪大了,和薄夜不一样,公司上下也不习惯您的作风,对于薄氏长久发展……也有不好的影响。”

    林辞站在办公室外面,听见声音,只觉得手心渗出了冷汗。

    怎么办……这个时候谁可以来支撑薄氏?

    薄少……您告诉我,我该去找谁?

    “我听说薄少是不是出事了啊?”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纷纷接上了他的话,“是呀是呀,听说薄少……薄少……没了?”

    薄梁气血上涌,谁能忍受自己的儿子这样被人评头论足?他们巴不得薄夜早点死,这样就可以吞掉剩下的股份!

    “换人,薄老,就算您重出江湖,这时代也变了,不是您之前那个时代了。恕我无礼,薄少不回来,您不能接手薄氏!”

    “我也同意杜老板的话,我们也算是薄氏的股东,怎么就没有说话权了?薄老,这薄氏可不是您一个人做主的地方!”

    这话等于把大家的仇恨统统挑起来了,把薄梁弄得像是古代那种想要**独裁的暴君一样,却也等同于让他不得不交出手里的权利。

    口口声声为了薄氏,事实上呢,其实是他们想要瓜分薄氏!

    薄梁死死咬着牙,“一切等我儿子回来……”

    “薄少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有人犀利反问,“若是薄少真的不回来了呢?”

    薄梁脸色苍白,“不可能的!他只是去国外进修……”

    “薄老,事到如今您也别骗我们了,有人说薄少没了,一个做殡葬服务的人告诉我的……”

    “信口雌黄!”薄梁拼命反驳,眼睛通红,“薄夜他——”

    “薄老,您别挣扎了,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你们也没有继承人,薄夜也没遗产,。按照法律规定,薄氏走到头了,也应该由剩下几个股东来掌管了,我们这边几个股东都出面齐了,您——”

    “是谁说的没有继承人的?!”

    此时此刻,一声女声清亮地穿透整个会议室,大门被人猛地从外面打开,有个身材细瘦高挑的女人穿着高跟鞋一步一步从外面走进来。

    漆黑的长发被扎起变成一束干脆利落的马尾,女人穿着一身干练的职务正装,纤纤玉指骨节分明,白皙脸庞上一双冰冷如刃的眼睛。

    手边牵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她的出现就像是一道利剑刺开众人的视野,打得众人一个措手不及!

    谁都没想过会突然间冒出一个女人来捣乱,甚至有人想把她赶出去,刚才一直开口挑事情的人喊了一声,使唤着薄夜的助理,像是把自己当主人似的,“特助林辞呢!”

    可是没想到,那个从来只听薄夜使唤的特级助理林辞,居然靠近了那个女人的身边,缓缓低下了他的头颅,坚定地道,“唐小姐,有事您吩咐。”

    众人哗然!

    这一刻,面对着周围一片狼豺虎豹,面对着薄梁通红的双眼,唐诗从背后拿出一份股份转让权重重摔在会议室的桌子上,在大家带着震惊的目光下,女人朗声高喊。那一秒,地动山摇,乌云破光!

    “谁要敢说这薄氏走到尽头了,我唐诗,不同意!”

    我唐诗,不同意!

    出声落地瞬间,如同狂风暴雨席卷而来,飓风拔地而起,带着惊雷炸响在每一个人耳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