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把他救活,有着落了。
    唐诗心说这家人怎么这么热情,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什么,就看见一个冷冷的帅哥从人群里走出来,对她伸出手,“初次见面,你好。”

    唐诗尴尬地上去握了一下,“你好你好……”

    韩让的妈妈又在一边说,“哎呀,你这个小儿子也很俊,看着像他爸爸吧?”

    唐诗笑了笑,“是的呢,和他爸很像。”

    “真不错,你也有福气。”韩让的妈妈直接把姜戚和唐诗当做了自己家人,对着唐惟赞不绝口,“韩让啊,你什么时候和戚戚也生一个这么可爱的?”

    姜戚脸色通红,从来都没有这么窘迫过,韩让一家又亲切又殷勤,像一个真正团结的一家,从来都没有看不起谁。家庭成员都是平等,这样被人尊重的感觉,让姜戚心里深受感动。

    后来韩让妈妈临走的时候,又往姜戚兜里塞了一张银行卡,偷偷地说,“阿姨给你的,当零花钱用,密码就是六个零,随便刷!”

    姜戚一下子掏出来,“阿姨,这个我不能要,真的!太贵重了!”

    韩让的妈妈在一边笑着,使劲往她兜里塞,“哎呀,阿姨家里也不缺这点钱,你对韩让的这么好,这点钱怎么够呢。阿姨还等着你俩结婚呢,好好保护自己,韩让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尽管来和阿姨告状!”

    “就是,戚戚,你别跟我们客气。”韩让的姐姐韩绾说道,“我弟弟这条命都是你保护下来的,我们早把你当自己家人了,韩让敢欺负你,我帮你揍他!”

    一堆人都站在姜戚那边,韩让倒像是干了坏事似的没一个人支持他。他指了指自己对唐诗说,“你看我像不像垃圾堆里捡的?”

    唐诗扑哧一声乐了,旁边的大哥韩深也说,“就是垃圾堆里捡的。”

    韩让的家人出门了以后,姜戚才松了口气,累瘫在沙发上,手里还拿着韩让母亲强行塞给她的银行卡,“你家里人怎么这么热情?”

    “吓到你了?”韩让微微一笑,“不好意思,他们一直很期待我能有个女朋友,比我还着急……所以……”

    再加上姜戚帮韩让挡刀子,把韩让家里人感动得眼泪鼻涕一大把,说什么也要把这个好姑娘带回韩家,不能让外面的人抢走了!

    “我妈给你的你就收着吧。”韩让在一边坐下摸摸姜戚的头,“你能出来见我的家长,我很开心。”

    姜戚头靠在他肩膀上,支支吾吾地说,“咱俩不是……谈恋爱么,我当然得出来……不然多给你丢脸。35xs”

    “在我眼里,这就像是你接受了我的全部一样。”韩让捧起姜戚的脸,轻声问道,“可以吻你吗?”

    姜戚攥紧了手指,脸涨得通红,美人害羞起来也是动人的,韩让喉结上下动了动,没等她回答就直接吻了上去。

    这是他第一次吻她,自己都有点紧张颤抖,可是姜戚没推开。

    韩让满眼都是惊喜,随后伸手按住她的后脑勺,两个人在客厅接吻,唐诗和唐惟互看一眼,笑着偷偷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随后在床上坐下。

    “你觉得韩让哥哥怎么样?”唐诗问唐惟的看法。

    “挺好的。”唐惟点点头,“看得出来他的家庭教育很好,所以性格才这么阳光。而且他家里的人都很有素养,没有别的豪门里那种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的态度。”

    的确,韩让的性格不骄不躁,又温柔又体贴,危险时刻也不会胆怯,是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这说明他们家从小对他灌输的意识和观念都很积极向上,以后能有他陪着姜戚,的确挺好。

    “是呀,这点难能可贵。”唐诗笑眯眯地捏了一把唐惟的脸,看着姜戚被韩让家人接受,就像是自己中彩票一样,由衷地感到高兴,“希望他们能结成正果,不要再有什么差错。”

    “事在人为,妈咪。”唐惟看着唐诗脸上的笑容,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话,“你也是。”

    希望你也能被他保护,一世无虞。

    这天深夜,江凌接到一通大洋彼岸的来电。

    “喂?肾源有着落了。”接起电话对面是个冰冷淡漠的男声,仔细听还带着几分妖娆。

    “真有你的!”江凌激动地直接从床上卧起,“可以动手术吗?”

    “等他情况稳定了就开始。”对面男人一头白色长发披肩散落,白皙的肌肤比女人都要细腻,如同古装里风华绝代的妖孽王爷。他眯着那双吊梢丹凤眼笑得眼波流转,“不过我不能保证他一定能活下来哦”

    “有尝试才有可能!”江凌紧张得手机都差点抓不稳,“我封锁了他所有的消息,所以已经防止了他身边人二次失望的可能,有什么进展你一定要通知我。”

    “好呀”长发男人笑了笑,“不过,这样你就欠我一个人情呢,宿敌先生。”

    “无所谓。”江凌看着窗外的景色,“我不介意我们之间的你死我活更加激烈一点,envy。”

    envy,翻译过来是嫉妒,七宗罪之一,拥有惊人的医学天赋,少年时因为承受太多知识导致一夜白发,如今银发三千来去鬼魅,无影无踪。

    他坐在窗边勾唇笑,看了眼病床上双眸紧闭的男子,“这个男人长得不比我差,我有点想把他的头发剃光,这样就没有人比我更好看了。”

    江凌无奈地笑,“你连他的长相都要嫉妒吗?”

    “谁叫我小心眼呢。”银发男子翻身落地,“我嫉妒你的医术也好久了呢,这世界上没有人敢比我厉害,除了你。哪天抓到你,一定要亲自——把,你,的,手,砍,掉。”

    病娇的语气,像女人一般的面容,七宗罪里最睚眦必报的嫉妒。

    “我等着你来找我决斗。”江凌抬头对上一片漆黑的天花板,“只要你把他弄活,我在海城等着你来找我。”

    “你这么一说人家全身都开始激动了呢。”妖娆的男人走到病床边,看了一眼安静昏迷的男人,还是啧了一声,“越看越帅,不行,我得让他毁容了。不然就有人比我帅了。”

    江凌大笑,“七宗罪嫉妒,实至名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