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滞留国外,终归尘土。
    唐诗在楼下医院的长凳上坐着,看见苏祁下来的时候,也跟着站了起来,“叔叔阿姨怎么样了?”

    “阿姨已经醒了。35xs”

    苏祁理了理唐诗的头发,“真好,从此薄家彻底和你无关了。”

    唐诗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她在想什么,谁也不知道。

    苏祁开车送唐诗回家,到家的时候是唐惟来开门的,看见苏祁站在外面,还有些惊喜,“苏叔叔来啦?”

    苏祁笑了笑,“是呢,欢迎吗?”

    “欢迎!”

    唐惟的心情总算稍微舒缓过来,又去看自己的母亲,“妈咪,薄家那边消息怎么说?”

    唐诗还没把薄夜没了的事情告诉唐惟,光是转达这个消息,就已经要用尽她所有的勇气。

    那个对她恶言相向欺辱打压的男人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她应该放松的不是吗?

    唐诗狠狠深呼吸一口气,选择了一个稍微委婉的方法,“惟惟,我们该试着自己长大了。”

    以后的路,也只有我们娘俩走了。

    那一刻唐惟原本还带着笑的小脸彻底僵住,紧跟着小男孩几乎是在瞬间红了眼眶。

    “妈咪……”唐惟声音都在颤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薄……”

    那个名字都喊不出口了。

    唐诗上前将唐惟抱到自己怀里,“一切都结束了。”

    薄夜离开他们了。离开了所有人。

    苏祁在这天陪着唐诗聊天散了会心就走,开车回白城的路上,他忽然间想到了薄颜。

    薄夜不在了,那么薄颜现在在谁手里?

    男人微微皱起眉头,给手下打了个电话,“喂?是我,查一下现在的安谧在做什么。”

    薄夜回来是在三天后。

    原本前两天就可以回来的,可是江凌那个好朋友的父母一听说要他们家私人飞机拖个死人回去,死活不肯,说是晦气。

    其实也怪不了人家,非亲非故的,本就没有资格再多要求什么。

    江凌和叶惊棠联系了所有的机场,但是机场都遵从别的乘客的意见,不想和死人坐同一班飞机。

    江凌没想过,薄夜这辈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到头来在国外重伤不治身亡,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接纳他。

    他在澳洲气红了眼睛,后来走投无路去网上发了帖子,有个外国家庭说愿意用私人飞机送他们回白城。

    江凌当天夜里赶过去,差点给他们家跪下了,一边哭一边握他们的手,用英文道,“谢谢你们,能让我的好朋友回到故乡。”

    “不用不用,上帝保佑你们……”外国小哥也同情他们的遭遇,在一边表示很伤心,“你的朋友生前一定是个很优秀的男人。”

    江凌转过头去偷偷擦眼泪,后来安排好了一切手续,就带着薄夜回国,降落到机场的时候,薄梁扶着自己老婆站在那里,唐诗站在最前面,和叶惊棠苏祁一起等候,薄夜被运下来的时候,她看了一眼,就把头转过去。

    用这种方式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实在是太残忍了……

    后来岑慧秋哭天喊地,要自己的儿子醒过来,叶惊棠在一边强行拉住她,“阿姨,您冷静点,老夜不想你们俩出事啊……”

    “他都没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岑慧秋被苏祁和叶惊棠一起拉了下去,后来薄夜遗体被送回,隔天烧了化作骨灰下葬,下葬那天岑慧秋哭得再次晕过去,眼泪就没停过。

    他们的葬礼办得极为低调,公司上下还不知道薄夜出事了,要是传出去,一时之间肯定大乱,薄家可能从此家破人亡都说不定。

    后来结束了一切事情,唐诗恍惚着回到了家中,感觉这场丧礼,办了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她再睁眼的时候是第二天凌晨,才发现自己不知不知觉累得在沙发上睡着了,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被子,想来是唐惟半夜出门帮自己盖的。

    她悄悄走去唐惟的房间看了一眼,发现小男孩没睡着,正在敲着电脑,主机上插着一枚u盘,听到声音他回头来看唐诗。

    那张酷似薄夜的脸,成为了薄家唯一的慰藉。

    唐诗说,“你怎么还没睡?”

    “薄夜生前给了我一个u盘。”

    唐惟也没藏着掖着,“是他当年学代码的时候编的一些程序,以及一部分讲义提纲,都在里面。”

    唐惟从电脑前转着椅子过来面对唐诗,“这是他留给我的唯一东西。”

    别的礼物,都已经被他一把火烧光了,什么都不剩下。

    唐诗听了眼眶泛红,“那你也别太晚睡,你还这么小。”

    “妈咪,你还记得当初对我说的一句话吗?”

    唐惟抬头对上自己母亲的眼睛,“如果薄家出事了,我们会不会回去帮忙?”

    唐诗愣住,只听见唐惟一字一句,“如今薄氏集团里最大的股东是薄夜没错,但是同样的还有大大小小的别的股东存在,如果薄夜出事,他们肯定会想当那个最大的股东,趁热把薄家推下去,一口吞掉薄氏。”

    唐诗心头一凛,完全没想过这种可能,可是唐惟想到了。

    他小小的脑袋里到底有多少常人无法想象的成熟思维,甚至已经想到了这么长远的未来?

    “所以薄氏集团的情况也是岌岌可危。叶惊棠叔叔最开始封锁消息的选择是正确的,起码要一步步稳下来,现在我爷爷对公司说是薄夜出去国外进修,但是如果薄夜一直不回来呢?”

    唐惟顿了顿,随后继续说道,“公司上下肯定会起疑。”

    唐诗握紧了拳头。没错,如果薄夜长久不见人影,公司里肯定人心惶惶,上下动摇。另外那些高层股东,肯定也会有作祟的心思。

    “爷爷这个年纪再回去坐薄夜的位置也不现实,所以,现在除了薄家一老一小离世这两件白事之外,还有一个火烧眉毛的难关,那就是薄氏集团的以后。”

    唐惟一动不动盯着唐诗的脸,那眼神冰冷漆黑,竟莫名地像薄夜那双子夜般的眼睛,“就像当初的唐家一样,最后的下场,就是被人吞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