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灭顶之灾,薄夜离世。
    半小时后唐诗再回到红梅山庄,叶惊棠站在那里,对着她摇摇头,强忍着内心的悲痛,保持着最后一份理智,“不行,没找到。”

    唐诗应了一声,去看蹲在悬崖边的唐惟。

    r7cky此时此刻和他蹲在一起,大概是怕唐惟一不小心滑倒,所以在一边看着。

    唐诗看了眼自己的儿子,小男孩抬头那一刻,脸上都是泪。

    可是他看着自己老妈的脸,颤抖着说出一句,断断续续都不成句子的话——

    “他……他死了,真好……”

    唐诗心中猝然一疼。

    “真好,再也……不会有人伤害你了。”

    唐惟哭着把剩下的话说完,“妈咪……我们,我们自由了。”

    再也不会有一个叫做薄夜的男人,将她所有的信任和爱意摧毁,一次次打她入地狱,还要再将她所拥有的一切夺走。

    薄夜走了,以一种不会回头的姿态,他说要补偿,就干脆把自己一切都给了她,连同生命在内,甚至不管她要不要。

    唐诗蹲下来抱着唐惟,将他轻轻搂进怀里,“就像当初我们自己过日子一样。”

    就像薄夜从未离开过,也从未……出现过。

    他只是消失在了他们的世界里。

    “不可能的……”叶惊棠无意识地喃喃,“薄夜不可能死的……”

    几天前还在跟他插科打诨呢,还笑着跟他炫耀自己的儿子有多能干呢,怎么就……怎么就没了?

    叶惊棠手都在抖了,好兄弟的离世消息对他来说的打击不小,姜戚已经被韩让送去了医院,他自然不知道姜戚也受伤了,只是喊人一遍遍下去搜。

    然而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查无所获。

    “先暂时把消息封锁住,不要让外面的人知道薄夜出事了。”叶惊棠当机立断,“薄夜好歹也算是个有社会影响力的人物,突然之间出事怕是会一石激起千层浪,现在的薄家动荡不安,不能再受任何刺激。”

    唐诗站在一边,脸上有些许擦伤,但是女人笔直地站在那里,逆风吹得她风衣翻飞,她理了理头发。

    唐惟走到丛杉旁边,抓住丛杉的小手,轻轻喊了一声,“小舅舅……”

    薄夜没了,他能依靠的男人只剩下丛杉。

    丛杉把唐惟从地上抱起来,一大一小走近了唐诗,才发现女人的脸上早已遍布眼泪,但是她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只是望着悬崖无声落泪。

    薄夜,你这样一跳,真的好吗?

    你把你所认为的好意和补偿统统一大把塞给我,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你一去不回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还有家人,你上有老下有小,整个薄家都要你撑着?

    你就这样拿生死拼一场豪赌,来表达你对我的决心,可是剩下的痛苦,统统都交给了我们来承受。

    不,她握紧拳头,薄夜不可能会死,薄夜肯定还活着,只不过就想让她感动而已。

    一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

    唐诗擦了擦眼泪,看着悬崖边的树抽出嫩条开出新花,望着那望不到尽头的悬崖,喃喃着,“春天来了啊。”

    薄夜所活着存在过的寒冬……终于,要彻底过去了。

    警方和叶惊棠及蓝鸣等人的人马搜索了整整五天,统统没有下落。

    薄夜没了。

    唐诗不再去红梅山庄等着观望,也不再去薄家传达消息,事实上也的确没什么消息可以传达的。

    她抱着唐惟回了自己家,姜戚还在住院,肚子上缝了五针,醒来了之后大呼小叫嚷嚷着缝的线太丑了,韩让在一边心疼得眼睛都红了。

    三天之后,薄家又传来一桩白事。

    薄老夫人去世了。

    深受打击一蹶不振,目睹自己的孙子和歹徒一起掉落悬崖之后,她一口气没喘上来,两眼一翻直接昏过去,后来被手忙脚乱送到医院抢救。

    原本是抢救回来了,结果醒来一听自己的乖孙到现在都没找到,更加绝望,又是直接昏死过去,进入二度抢救。病危通知单都发了无数张,告诉薄家,这人……可能保不住了。

    灭顶之灾劈头而来,沉重的绝望之下,薄老夫人也没挨过这一关。

    那个她眼里优秀,英俊,无人出其右的乖孙薄夜没了,她怀着一颗古板又腐朽的心也跟着去了。

    薄家现在承受着常人都无法承受的悲痛,就如同五年前的唐家一样。

    然而不同的是,五年前的唐家是破产加上女儿入狱,而现在的薄家,是一老一小统统离世,留下来的……只有一对中年夫妇,茫然无助。

    唐诗带着唐惟去拜访了一次岑慧秋,正好薄家在办后事,岑慧秋哭到现在就没停过,薄梁一个人挺直了腰板撑着把事情办下去,扭头看见唐诗的时候,老泪纵横。

    这个原本中年享福的男子此时此刻又瘦又苍老,对着唐诗强撑着露出一个像哭一样的笑,“诗诗,你来了?”

    “爷爷。”

    唐惟跟着哭了,上前去抱住他,薄梁摸着唐惟的脸,不住地喃喃,“真像……和我们家薄夜真像……”

    唐诗站在那里,表情冰冷,双手却死死紧握。

    那天还没到傍晚,岑慧秋就伤心过度也跟着晕了过去,唐诗立刻上去扶,帮忙把她送去了医院,又喊江凌特别关照,江凌在医院走廊里奔波的时候,总是忍不住伸手擦眼泪。

    岑慧秋变得神志不清,醒来的时候唐诗喊她,她会应,可是除了答应,别的什么都说不出来。一双眼睛空洞麻木,像是整个人都被掏空了,只剩下一具躯壳。

    唐诗摇了摇头,只能走了。对于薄夜的家人,她能帮到这里,已经是给了太多。

    回家的时候薄梁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原本热闹的家里现在变得空荡荡的,平时薄夜要是在,肯定会跟他下几盘象棋,父子俩你来我往厮杀,好不有趣。

    而现在,什么都没了。

    唐诗进门,喊了一声,“叔叔。阿姨那边在医院里有江凌看着,您自己小心照顾自己,我先走了。”

    “诗诗……”这已经是数不清第几次,薄梁在唐诗面前落泪了,曾经的薄家辉煌的时候,谁会想到有朝一日,这种崩溃的表情会出现在薄家人身上?

    薄梁腿一软差点跪下去,唐诗叫了一声,赶紧伸手搀扶,“叔叔!”

    薄梁颤抖着扶住唐诗的手,声音嘶哑,“一报……还一报啊……!”

    那一瞬间,唐诗的心如同被利刃狠狠刺穿!

    薄梁死死抓住唐诗的手,就像是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那沧桑悲痛的声音让人听着直掉眼泪,唐诗泪眼朦胧中看见那个男人朝自己狠狠跪下,她捂着嘴倒退几步,“叔叔你——”

    “这是我们薄家欠你的……”薄梁闭上眼后,热泪落下,“是我们薄家当初造下的孽,结下的果子!是我们该承受的报应——诗诗,叔叔在这里再替不孝子薄夜给你说一声对不起,从今往后薄家不会再给你多一分的压力,你走吧,叔叔知道你善良所以才帮忙,可是薄家有什么脸面来要求你帮忙呢?是我们薄家没这个福气……尘归尘土归土,不管什么样我们都接受……”

    唐诗觉得整颗心都像是被人狠狠揪住了,痛苦到令人喘不过气。

    她哆嗦着把薄梁使劲扶起来,“叔叔,您起来,您不必这样,我和薄夜之间的事情,您也是无辜的……”

    薄梁被唐诗搀扶起来,唐惟擦了擦眼泪,对自己的爷爷说,“爷爷,您别太难受,家里还需要您。”

    “好,好……”

    薄梁看着唐惟那张和薄夜极为相似的脸,一颗心都在颤抖,“唐诗,谢谢你生下惟惟……”

    好歹还让薄家有个指望,他不能倒下去,他得撑着等到唐惟长大那一天……

    他们薄家,还没绝后,唐惟就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薄梁没想过,原来等薄夜死后,那个他生前曾经最厌恶的女人唐诗,竟然是带给他们最多希望的那一个。

    造化弄人,作孽啊,作孽啊!

    唐诗牵着唐惟走的时候,余光瞄到了薄梁站在薄家大门口,萧条的薄家已经回不到往日飞黄腾达的时候,大家都不知道薄夜没了,薄梁对外公开是去国外进修,暂时不在职一阵子。

    但是以后呢?以后的日子要怎么办?

    薄家最后剩下的路……谁来走?

    唐诗开车回了自己家里,一路上唐惟都在哭,当初薄夜还在的时候,他们恨他躲他,如今薄夜不在了,他们可以光明正大的生活了,却忽然间觉得空了一块。

    他们连恨都找不着对象了。

    因为那个男人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到家的时候韩让在给姜戚炖汤,味道闻着很香,看见唐诗回来,对他们说,“你们最近也奔波劳累了,喝点汤舒缓一下吧。”

    “谢谢韩让哥哥。”小男孩眼眶还是红的,“戚戚姐姐恢复得怎么样了?”

    “挺好的。”韩让笑了笑,大概是想让唐惟放松,把汤端出来,“我等下给她送过去,你们趁热吃了知道吗?”

    唐诗看着韩让离去,整个别墅也跟着空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