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薄夜没了,薄家塌了。
    唐诗觉得那一刻所有的时间都凝固了,连着空气的流动都静止了,薄夜坠亡的身影成为了她眼里最后一片景色,随后,整个世界倾塌崩坏,如同末日到来一般,在她紧绷的神经末梢弹奏出一声高昂尖锐的哀嚎!

    “薄夜——!!”

    狂风卷着唐诗最后一声呼喊声掠过在场所有人的耳畔,连着唐惟都惊了,脸色惨白坐在车中,浑身哆嗦着,林辞想去安慰这个小男孩,下一秒,他看见眼前的男生无声落泪。

    “薄……”那个称呼在他嘴边辗转不得,唐惟打开车门跌跌撞撞跑下去。

    “爸……爸爸……”

    他慌乱无神冲入人群,却在接近断崖边的时候被r7cky一手拦住,直接拖着他往回走,“回去!”

    “不——!!”唐惟红着眼眶高喊着,拼命挣扎,“放开我,放开我——!!”

    薄夜掉下去了!薄夜拖着丛曦同归于尽了!

    “找啊!还愣着干什么!”

    丛铮怒吼一声,“派人去山崖下面搜啊!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唐诗跪在悬崖边上,明显还没回过神,她现在整个人都是恍惚的,后来丛杉上前来拖她,她被丛杉抓着胳膊往后倒。

    丛杉说,“这边危险,你别靠这么近。”

    唐诗觉得自己的灵魂已经彻底和身体分离了,她跌跌撞撞爬起来,看了眼趴在地上哭的安谧,又看了眼昏死过去被手忙脚乱送往医院的薄老夫人,最后是岑慧秋一步一步走到唐诗身边,两人对视的时候,眼泪齐齐涌出。

    岑慧秋颤抖地伸手握住唐诗,将她的手指包裹住,一字一句,带着绝望的哽咽,“夜儿……昨天夜里对我说……如果他,遭遇到什么事情,托我告诉你几句话……”

    “他说,对不起,你的人生还很长,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原来薄夜早就做好了有这一天的准备,放虎归山,放长线钓大鱼,步步计算,甚至在最后算准了丛曦会在手枪里另外带入一颗子弹!

    他所有的打算都是为了保护唐诗,把所有的一切都计算在内,保护这个……他曾经伤她彻底的女人。

    以一种赎罪的姿态,将自己的性命统统作为赔偿,哪怕一去不回,亦在所不惜。

    只要,只要唐诗好好活下去。

    唐诗忽然间明白了那句话的含义——原来有的人,只要光是活着,就可以拯救另一个人。35xs

    她觉得身体像是被人对半撕开一样,鲜血伴随着刺痛不停地涌出。

    耳边呼呼的风声像是打在她脸上的巴掌,唐诗遮住脸,眼泪不停的落下来。

    最终的最终,唐诗蹲下来嚎啕大哭,死死抓着地上的泥土,指甲缝里渗出血液。丛杉将她拉起来,女人挣扎,身后警笛和救护车的声音响成一片,像极了那天唐诗被绑架时身中数刀跌落薄夜怀中,耳边响起的声音。

    后来她被丛杉拖上救护车的时候,眼前还是眩晕的一片,她总觉得自己眼睛看见的不是真实的,跳下去的那个人是薄夜吗?

    唐诗彻底昏迷的时候,眼前逐渐化作一片漆黑,最后剩下的,是薄夜跳崖前那张苍白的脸。

    一切都结束了,忘了我吧,好好活下去。

    你放过了,你走了,那这人间疾苦,谁来放过我?

    三日后,寂寥的薄家大厅,唐诗坐在沙发上,岑慧秋在一边哭红了眼睛,薄梁也眼眶微红,这对夫妻像是一下子苍老了十多岁。原本家庭和睦日子幸福,突然之间受到这种致命打击,可以说是灭顶之灾,根本……根本就无法承受。

    那天薄夜抱着同归于尽的决心和丛曦摔下去之后,很多人都下去找了。

    丛铮,蓝鸣以及叶惊棠几个人派了无数专业的手下去山崖下面一一搜查,统统一无所获。

    那天下了一场暴雨,足足下了三天三夜,后来暴雨停歇,阳光照射在树林的叶子上面,水珠往下坠落,澄澈透明。

    这景象就像是迎来了一场新生,所有的血腥被雨水冲刷的一干二净,仿佛什么……都没存在过。

    薄夜没了。

    岑慧秋哭着哭着无法克制自己的声音,抓着老公的手臂,整个人像是没有了依靠一般,眼眶通红,中年丧子的母亲内心悲痛到无以复加,到现在都不能接受这个现实。

    薄夜没了。

    所有人都没找到。

    有人说,或许是顺着溪流飘下去了,又或许……三天三夜,丛林野兽,碎石枯枝,尸体都没剩下。

    唐诗坐在沙发里,双手死死攥成拳头,岑慧秋还在哭,到了后来,薄夜的父亲,那个一生铁骨铮铮的薄梁都没有忍住自己的痛苦,颤抖着伸手遮住脸发出一声哽咽。

    唐诗红着眼睛,“伯父伯母您们别急,我一会还要去现场看看,叶惊棠他们还守在那里,我就是过来传个消息。”

    “诗诗……”

    薄梁上前伸手握住唐诗的手,这个原本精神勃发的中年男人现在脸上的表情,任凭谁看了都会觉得心疼。

    薄夜是薄家独子,他们这辈子就这么一个儿子。

    薄夜没了。

    薄家就塌了。

    “诗诗,叔叔知道你的好意……”薄梁没忍住,眼泪出来了,“算是叔叔求求你们的,一定……一定要找到小夜,小夜向来做事不按常理,兴许在哪儿躲着呢……我们得去找他……”

    到了后来薄梁已经泣不成声,唐诗狠狠擦了擦自己的眼泪,站起来对着自己曾经的公公说道,“伯父,您放心,我马上就回现场,有什么事儿,我一定最先通知你们。”

    “诗诗,你是个好孩子……”薄梁又抓住了唐诗的手,“我知道,薄夜他,他之前做的事情对你的伤害很大,叔叔很感激你在他出事之后留下来。我们不强求你负责任,一报还一报……是我们薄家没这个福气……你若是觉得烦,以后尽管远走高飞,薄家不会对你有一个字的怨言……”

    薄梁的话每个字都戳在唐诗最疼的软肋上面,她当场就哭了,情绪在那一刻直接崩溃,“叔叔,我现在不能走,我们大家都不能走,我们要等薄夜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