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忘了我吧,好好活着。
    唐诗听到这个消息勾了勾唇,果然……丛杉和丛铮那边已经解决了后患……

    当丛铮带着人来到丛曦面前的时候,这个无法无天的男人终于收敛了一下,退着步子往后,像是不可置信。35xs

    丛铮他们身边待着的正是薄夜的母亲和奶奶,那两位本该被抓住的人,此时此刻却被丛林救了出来!

    “该死的,谁把她们俩放出去的?!”

    “混账!”丛铮发出一声怒吼,“这丛林的人,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丛曦脸色煞白,看着自己的父亲重新恢复过理智来,那么他肯定已经知道了当初的车祸是谁造成的……

    丛铮一旦恢复了元气,必定要收拾丛曦,他没有好果子吃!

    现在已经被逼上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丛曦清楚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退了。

    唯一……唯一还剩下的把柄……

    丛曦将那视线转回了安谧身上,安谧甚至来不及反应,就被他直接从地上一把拽了起来!

    “你——你干什么!”

    当初不是说好了一起合作,丛曦逼薄夜交出唐诗,然后带走唐诗弄死,再让她绝无后患地得到薄夜吗!

    就是因为这么说好了,她才打开薄家的大门,让人混进去,从而导致岑慧秋被抓。也用同样的方法带人来了红梅山庄,让丛曦占据了整个山庄,将薄老夫人一并绑起来。

    她该做的什么都做到了,丛曦呢?!

    现在为什么会是她被他拿枪顶着脑袋?!

    安谧尖叫一声,“你疯了!”

    “哈哈,你连我这种亡命之徒的话都要听,果然还是太年轻了。35xs”

    丛曦抓着安谧后退,丛杉沉默地站在丛铮身后,看着自己的父亲大喊,“孽子!放下枪!你还想继续和丛林作对吗!”

    丛铮一回来,势必容不下想要造反作乱的丛曦!

    男人脸色紧张抓着安谧后退,“再过来我开枪了!”

    “安谧一条命还真就没人在乎。”

    唐诗眯眼嘲讽,“开呀,别光说不做,来。让我见识见识你的魄力。”

    安谧将求救的眼神投向薄夜,可是后者一脸麻木无动于衷,伸手死死抓着唐诗的手,像是在害怕这场血战里唐诗和自己分离。

    不……不可能的,夜哥哥将自己放出来,一定是因为心里有自己,而不是……故意……故意放虎归山……

    安谧惊恐地瞪大了眼睛,此时此刻丛曦被逼到断崖附近,整个人再往后就是深渊,若是他不松手,她会跟着一起掉下去!

    “你放开我!”安谧双腿因为无力,几乎是被丛曦拖着拽了一路,“你别碰我!”

    “到此为止!”

    唐诗盯着眼前这一幕,大喊了一声,“丛曦,你拼命想让薄夜拿我来交换,是为了什么?”

    “原来薄夜还没有把一切都告诉你吧?”丛曦笑了笑,濒死之人,还在企图最后一击——“你瞧瞧,丛铮,丛杉,薄夜,甚至连你的儿子都知道了一切,只有你被蒙在鼓里!说你幸福好,有那么多人护着你,还是说你可怜好,被排除在真相外面!”

    这句话让唐诗心神一颤,薄夜他们瞒了自己到底多少可怕的事实?

    下一秒,丛曦借着唐诗这一晃神的时候,将安谧当做一个物件,用力地往唐诗方向一推——!!

    唐诗看见安谧迎面扑来,本能反应就是要闪躲,然而就是这个闪躲让丛曦抓住了她的出神,男人迅速抬起手枪,拼死一搏,癫狂一般大笑着后退——

    “我就是死了,也不能留你这个血脉在世界上——!!”

    “唐诗!”

    下一秒,耳边传来一声男人的嘶吼,紧跟着世界天旋地转,刺耳的枪声撕裂整个天空,远方传来安谧的尖叫声,“夜哥哥!”

    唐诗整个人被安谧扑翻在地,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被她狠狠压住,可是……可是她分明听见了子弹破入血肉的声音。

    所有的一切都开始倾塌,她看见眼前那个弓着背挡在她面前的声音,薄夜左手捂住腰部的枪伤,闷哼一声,鲜血四溢。

    “都别轻举妄动!”

    丛铮刚想说小心激怒丛曦再次开枪伤人,可是没想到丛曦已经失去了理智,遑论什么人性,他举着枪怒吼,“这么敢死是不是?能为了唐诗挡子弹是不是!”

    “不——!!”

    接下去的时间里,分秒在唐诗耳边定格成一帧一帧的画面,连带着声音都仿佛被抹消了,只剩下那回放的动作,在她眼底烙成了她一辈子挥之不去的画面。

    她亲眼看着丛曦利落上膛之后,那枪口对准了挡在她面前的男人的身体连续扣动极板,根本不给人躲避的时间,直到枪膛内最后一颗子弹都彻底消亡——!!

    砰砰砰砰接连不断的六声枪响声响起,将人的震惊思绪重重拉回。剧烈刺痛在身体四处蔓延,大脑里响起无法克制的哀嚎声。薄夜整个人都痉挛了一下,膝盖一软直直跪在地上,随后喷出一口血!

    大家都没有意料到会有这个意外的事件发生,安谧眼泪疯狂飙出,“夜哥哥!”

    唐诗不顾自己身上的安谧是个残疾人,狠狠推开了她,第一次失去自己清冷的模样,流着眼泪大喊一声,“滚开!”

    她往前跑,往前跑,跑向薄夜褴褛的背影,可是接下去令大家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薄夜这个本该深受重伤性命垂危的人,发现丛曦还有一颗自留子弹等着唐诗跑过来射击的那一刻,撑着从地上站起来,往前狠狠一扑,直接扑到了丛曦的身上!

    正常的枪膛里还能提前再带一颗子弹,所以一共不是六颗,是七颗!

    丛曦被他的力道一压整个人往后倒去,枪口被顶在薄夜的胸膛,手指一抖,最后一颗子弹无声没入他的血肉!

    薄夜浑身抽搐了一下,一团浓厚的血从嘴角一出,而他手下却没有松开,死死抓着丛曦往后摔。往后摔,直到一脚踩空,万丈深渊在两人身下拉开!

    “不!!”

    唐诗发出一声叫喊,奔过去悬崖边拽他,可是来不及了——

    薄夜释怀地笑了,他想到自己前几天还站在高楼的办公室里问自己,若是从高空坠亡,他眼底最后看见的会是什么呢?

    此时此刻,终于有了答案。

    ——会是唐诗的脸。

    此生无憾。

    他老早想到了此行一去,可能一去不回,甚至来红梅山庄之前和苏祁打电话的时候,就像是交代后事一般对这个情敌说——“如果出了什么事,替我好好照顾唐诗。”

    他想好了,他早就已经想好了!他把命留着……就等着为了唐诗豁出去的那一天!

    唐诗,我薄夜欠你的这条命……也算是还给你了。

    坠落前,那个英俊的男人满脸是血地转过头来,看着这个自己曾经深深伤过的女人,无声地动了动口型。

    所有都结束了,忘了我吧。好好活下去。

    下一秒,失重感将他和丛曦两个人用力往下拉,身影几乎是在瞬间就消失在大家的视野里!

    “薄夜——!!”

    云霄怒滚,百丈低垂,风沙翻腾,天崩地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