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忍再忍,无需再忍!
    第二天的时候林辞上班就给薄夜带来了消息,“薄少,苏祁之前代替安谧撞车逃逸的人,查出来了。”

    薄夜皱着眉头,“把东西给我看看。”

    林辞将资料递上去,薄夜看了一眼,很快就眼神一变,依旧还是那张俊美精致的脸,不同的是眉眼深处带着深深的阴郁。

    薄夜将这叠纸丢在办公桌上,抓了抓领子往外走,那眼神凌厉无比,走出去的时候一路上公司职员都被薄夜这样的表情吓到了。

    薄少不是这阵子刚刚性格变好了一些吗?怎么现在又露出了这种表情?

    薄夜大步朝着电梯走,一边吩咐身边的林辞,“开车去红梅山庄。”

    “好。”

    林辞垂眸应下。

    半小时后,红梅山庄,安谧正坐在椅子上,浑身焦虑不安,身边陪着那个当初和唐诗长得很像的施糖。

    施糖从外面带来了情报,“安小姐,有人在暗中联系您,我今天把消息带来了。”

    “联系我?”

    安谧的眼神变了变,“能查到来源吗?”

    “是……”施糖咽了咽口水,“是来自丛林的丛曦。35xs”

    丛曦?那个丛林的小少爷?

    安谧勾了勾唇,像是料到了什么一般,“将东西拿上来。”

    “好。”

    施糖把文件掏出来,上面是一些关于唐诗的资料,以及平时薄夜的生活作息。

    安谧将这些资料细细看下去,最后一排写这几个字。

    “他给你联系方式了吗?”

    安谧眼中闪过一丝精光,看来果然还是有人愿意和她合作的。

    施糖弯下腰来,小声道,“那位先生说了,如果您想联系他,就通过我……”

    “好。”

    安谧看着施糖那张和唐诗尤为相似的脸,眼里一片杀意,“我告诉你接下去该怎么办做,一个礼拜之内我绝对可以从红梅山庄脱身。”

    施糖听从她的吩咐去办事,安谧看着窗外繁花似锦的花园,坐在轮椅上,拳头一寸一寸紧握。

    唐诗……你想要的东西,我统统都会抢过来,包括薄夜!

    一小时后,薄夜来到红梅山庄,那时薄老夫人正在花园里剪花,看见薄夜来的时候,满眼都是惊喜,“乖孙,你可算来了!”

    薄夜看都没看自己的奶奶一眼,只是冷漠地擦肩而过,“嗯。”

    薄老夫人被薄夜这种态度给吓到了,怎么可能,她的孙子竟然为了一个贱女人,和她作对到现在?

    “你站住!”

    薄老夫人用力喝了一声薄夜,“夜儿,你眼里当奶奶不存在吗!”

    薄夜冷笑回眸,犀利逼问,“你眼里有我的存在吗?”

    薄老夫人一噎,“你这是什么话!”

    薄夜看了眼薄老夫人手里剪下来的花,对她道,“奶奶,您以后就在这里安度晚年吧。红梅山庄的景色挺好的。”

    这意思就是让她接下来的日子都别想出去了。

    薄老夫人气得发抖,脸色铁青,“夜儿,你真的要为了一个唐诗,对你的亲奶奶做到这种地步吗?”

    区区一个唐诗!她也配让薄夜挂念?

    薄老夫人的脑海里从来不觉得唐诗有多高贵,翻了天也不过是个落魄千金,上了称也才几斤几两,还没那个分量来动摇薄夜!

    可是薄夜看着薄老夫人脸上的针对,就勾着唇笑了笑,“是呀,为了唐诗,为了我自己,还有为我儿子。您不是特别喜欢拿各种东西来威胁我么?”

    薄夜抬头,那眼里已经没有了任何感情,曾经他一忍再忍,导致悲剧的产生,现在自己面前这个奶奶,已经彻底让他失望了,“继续呀,奶奶,不要停。我倒想看看您能做到什么地步,是不是以后还要以死相逼?”

    以死相逼!

    薄老夫人被薄夜这番话给震住,他这是在嘲讽她?!

    “夜儿,你变了——奶奶心目中的你不是这样的……”

    “变了就变了吧。”

    薄夜双手插兜,转过头去,再也不看自己奶奶一眼,“你也别老说我变了,奶奶,你根本就没有懂过我,又怎么知道我原来是什么样子?”

    他踩着楼梯穿过花园,不去管身后他奶奶的叫喊声,直直走向安谧缩在的房间。

    男人身材高大挺拔,迈开步子拾级而上,一身风衣被冬日的风吹得翻飞,额前细碎的发凌乱了他的眼,漆黑的瞳仁里带着果决和坚定。

    他向来都是优雅和高贵的,哪怕无情的时候,也是这样相貌堂堂的样子。薄夜穿过中庭来到安谧的房间门口,停顿了一下,听见了里面的交谈声。

    眸光,不动声色地深了下来。

    后来他伸手敲了敲门,下人过去开门,安谧在见到来人是薄夜的时候,脸上立刻出现了激动的笑容,“夜哥哥!你是来接我出去的吗!”

    她转动轮椅向前,使劲想接近薄夜身边,那模样颇为令人心疼。可是薄夜眼里没有半分怜惜,只是一动不动看着她。

    随后,薄情的唇里吐出冰冷的话语,“你,五年前是不是曾经肇事逃逸?”

    安谧脸色一变,原本粉嫩的小脸变作一片煞白,连着说话都结结巴巴的,“夜哥哥,你在说什么呀?我听不懂,我五年前从楼梯上掉下来了,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事情……”

    薄夜眯了眯眼,那一瞬间便有杀气从他眼底释放出来,男人勾唇看着安谧,眼神里夹杂着刀光剑影,似乎能把她那些伪装一刀一刀割开,“我就问你一句,五年前,是不是出过一次车祸?”

    安谧放在轮椅上的手有些哆嗦,“我……我忘了,夜哥哥,你这么问我,我有点想不起来。”

    企图用想不起这个借口蒙混过关?

    可惜,薄夜这次在没有像以前一样轻信眼前这个女人,而是不冷不热地抛出一句令她全身毛骨悚然的话——

    “苏祁都告诉我了。”

    那一刹那,安谧的表情一下子僵在脸上,有着几秒钟的空白,随后她干巴巴地笑着,“哈哈,夜哥哥,你在跟我开玩笑吗?为什么突然间提到苏家大少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