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该还她的,都得还她。
    唐小姐,你委屈吗?

    ——委不委屈又有什么意义呢?都已经走过来了,回头看看,我没有死在过去,真好。

    薄夜替你澄清那一刻你心里是什么感觉呢?你还会和他在一起吗?

    ——感觉啊?说不上来什么感觉,但是我对着电视机镜头哭了,那一刻大概所有的情绪才是彻底爆发吧,我没想到能等到这一天,就是我彻底清白的这一天。我感谢薄夜肯正视错误替我重新洗清名声,但是在一起,就算了吧。我没那个胆子,也没那个福气。

    你还会原谅他吗?

    ——我永远不会原谅他。

    永远不会原谅他。

    薄夜在看见这句话的时候,眼眶缩了缩,觉得有些酸涩。

    按着页脚的手指微微发颤,唐诗用轻描淡写的语句提起当年被冤枉被误解被陷害,可是字里行间却充斥着一股痛彻心扉的撕裂感。

    鲜血淋漓铺就的那五年牢狱之灾,她一个人被留在薄夜用婚姻为民筑成的牢笼里,辗转反侧不得超生。

    后来薄夜合拢了书页,伸手捂住自己的脸,夕阳在他背后缓缓将世界映射得通红一片,薄夜被落日的光芒吞没,肩膀微微颤抖。

    抬头那一刻,男人眼角有泪无声地摔碎在桌子上。35xs

    他,想去找唐诗,现在就想,立刻就想,想告诉她我们重头来过,给他一个对她好的机会。

    可是理智告诉他不行,晚了就是晚了,迟到一秒钟也是迟到,他做错了,她放过了。

    就变成了一场错过。

    后来薄夜深夜一个人回家,岑慧秋在家里煲汤,最近听说因为薄老夫人和安谧的事情,唐诗和唐惟都受伤了,她心里愧疚,就和薄夜选择了同一个方式,拼命地补偿。

    可是补偿补偿,这世界上最可笑的就是补偿。

    “夜儿,怎么了?”

    岑慧秋走出来,看见薄夜的脸色不好,“生病了?”

    “没有。”

    薄夜摇摇头,看见岑慧秋盛了一碗鸽子汤放在桌上,“你今天换了个汤?”

    “是呀,你看看,回头给惟惟送一点去吧。我听江凌说他最近长高很多,小孩子这个年纪正好,唉,多补补……”

    岑慧秋说着说着声音弱了下去,哽咽了。

    她从兜里摸出一个小盒子,里面装着上次那根金项链,是她准备给唐惟的生日礼物。可是唐惟生日都过去那么久了,她再没见过他。

    岑慧秋把盒子给薄夜,“你下次要是见到惟惟了,把这个给它。就说是奶奶给的,保平安的。”

    “好。”

    薄夜哑着嗓子接过岑慧秋手里的首饰盒,随后又轻声道,“妈,你说一个人要是对我彻底失望了,我还有什么机会么?”

    岑慧秋明白薄夜说的是什么,叹了口气,“妈知道,妈也有责任,当年妈看着唐诗被安谧打电话喊走,但是没拦着……没想到后来就发生了扶梯那个事情……”

    薄夜看着桌上的汤,轻声道,“可是若是不补偿,我要如何填补亏欠?”

    岑慧秋拍了拍薄夜的背,“夜儿,去吧。薄老夫人那儿有妈顶着,不管唐诗最后能不能原谅我们薄家,该还给人家,都得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