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涅槃重生,横空出世!
    一周后,唐诗拍摄的时尚杂志面世,引起全市的轰动,整个时尚界都为之疯狂,内线电话打爆了尤金和克里斯的办公室,拼命询问着这位新起的女士到底有什么来头。

    她叫唐诗,英文名dawn,曾是大家的同行——一位鬼才设计师。现在来到时尚圈随便走两步,也一样是这圈子里的扛把子。

    天生的敏锐洞察力以及一身清冷极简的时尚气质让她成为了炙手可热的模特,一时之间无数通告纷纷砸来,但是人家特别高冷,就丢出两个字——不,接。

    她本来也没想出道,来拍杂志也不过是因为和姜戚以及尤金等人关系好,他们帮助她相信她,所以她也愿意自己出面参与这期的封面拍摄,至于别人,没交情的,一律没辙。

    所有人都在这咂舌唐诗的大牌,甚至背后有人说,是因为唐诗怕了。

    怕换一家公司,她的真实硬照功力一下子就彻底暴露了,也不过是尤金和克里斯公司的摄影师比较厉害,才能把唐诗拍的这么美。

    然而唐诗根本不在乎这个,照样自己过自己的日子,任凭身后风言风语满天飞,她依旧不动如山,安安分分接单子做设计。

    姜戚挺喜欢现在唐诗这个状态的,觉得活出了她真正自我的样子。35xs自从薄夜澄清了一切之后,唐诗身上的压力一下子轻了,加上后来薄老夫人医院闹了一通,薄夜彻底和家里人也算是撕破了脸,如今也不会贸然来打扰唐诗的生活——这样子正好,看着唐诗脸上的笑容,姜戚希望唐诗心里的阴影可以更少一点。

    “宝贝呀,你知道外面怎么说你吗?说你神秘莫测!”

    克里斯那天给唐诗打了个电话,“我想回国内的分公司工作,这样还能跟你呆一块。”

    唐诗想了想说,“那你在本部的职位不要了吗?”

    “就挂个职位,然后空降分公司。”

    克里斯在大洋彼岸笑着敲键盘,“你说这样如何?”

    “都行啊,只要你能习惯在国内的生活,那你就过来吧。”

    唐诗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玩游戏的唐惟,“住我们家里吧,反正房间还空着。”

    “好!”

    克里斯一口应下,“那我去和公司提交申请,等着我来国内找你们吧!”

    “好的哟”唐诗说了一句么么哒,那边克里斯笑成了一朵花,混血的眼睛都眯了起来,“你怎么这么可爱!真是不想把你让给别的臭男人。”

    “是是是,全天下只有你是好男人。”

    唐诗笑着打趣,“可惜了,我不喜欢你这样的。”

    “我还不喜欢你那样的呢!”克里斯嚷了一声,“我喜欢男人,越帅越好。”

    唐诗打了个指响,“那这样,你去把薄夜和苏祁还有傅暮终统统睡了,给我报仇。反正他们都挺帅的。”

    “……”大洋彼岸的克里斯拿着电话沉默,“我拿你当好闺蜜,你居然拿我当复仇工具。”

    说完两个人一起笑了,旁边的唐惟疑惑抬头,但是对上唐诗脸上发自内心的笑容的时候,又觉得心情一下子晴朗了不少。

    妈咪脸上的笑容就是他穷极一生都要保护的东西。不管什么时候,都要他的妈咪能够毫无顾忌地笑出来。

    这天傍晚薄夜对着唐诗拍摄的杂志封面发呆。

    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能看见这样意气风发的唐诗,那期杂志的主题是凤凰涅槃,封面也运用了古典的元素,唐诗一袭红裙衣袍猎猎,赤脚站在大漠之上。风沙狼烟眯眼,烈日青天俯瞰,她穿着一身鲜红的宫裙,袖袍飘逸,裙摆潋滟。

    这若是放在皇宫里必定是倾国倾城的红颜祸水,可是此时此刻的她,却孤身一人矗立在荒无人烟的沙漠里。

    如同一个墓碑静止在时光的尽头。

    她就这么看着镜头,无需过多的表情,那一双眼睛便足以劈开天地间所有的混沌和肮脏,如同出鞘的利刃,远远看去整个人如同拔地而起的一团火焰,盛开在原本该死气沉沉的绝境里。

    周遭环境统统都是荒凉又沧桑的,唯有她一身红衣成为了这天地间刺眼的一抹颜色,像是鲜血,像是脉搏。绝望的环境,独她一抹鲜红的身影。

    何为凤凰涅槃?这就是凤凰涅槃!

    所有人在看见这张封面的第一眼,就会被这鲜明的色彩反差冲击到视线,苍黄青白的底图,如血赤红的衣衫,这种对比实在是太过强烈,不得不说尤金的确是个鬼才,能将画面控制地如此惊艳。

    薄夜盯着这本林辞买回来的杂志许久,将它轻轻放在了办公桌上,如同摆放着一件贵重珍宝。

    林辞刚才进来把这本杂志给他的时候,还喘着气说,“杂志都卖断货了,最后一本在电话亭跟人家四十岁多岁的大妈抢来的,还被人家追了整整一条街。”

    薄夜啧啧称奇,“有这么夸张?”

    “能不是么!”林辞指了指那本杂志,“那里面把唐小姐当初的遭遇通通都写出来了,包括和您的婚姻,包括后来去坐牢,包括失去自己的哥哥,跟自传体似的,什么都摊在大众面前。所有人都疯狂了,抢着要买要看,这种震惊社会性的大事件谁会放过呀?”

    薄夜如遭雷劈僵在原地。

    唐诗把所有的事情统统都坦白在书里面了?

    林辞咽了咽口水,“来的路上我随便翻了几眼,嗯……有提到您。”

    薄夜心里咯噔一下,但是没敢打开。

    他光是看着这张封面就已经够震撼了,若是要打开里面的内容去彻底窥探唐诗的过往,他……还没那个勇气。

    每一个字,都是他当年犯下的罪孽。

    薄夜垂眸,等到林辞走了以后,对着那本封面杂志看了很久,上面的唐诗没有刻意凸显自己的五官,但是气质和背景融合,那已经超出了可以用容颜来评论美丑的范畴。

    就如同此时此刻,薄夜看着那本被他轻轻放在桌子上的杂志,犹豫再三还是决定翻开它,目录后面就空了一大片的版块用来给唐诗描述她这短短一生的坎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