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当年车祸,代她坐牢。
    薄夜这声问出来,得了苏祁一声冷笑,男人眯着眼双手抱在胸前,看着薄夜,“怎么,唐诗现在是单身吧?是单身我怎么就不能追她了?”

    薄夜被苏祁这种反问刺激地心口一阵烦躁,皱着眉头看着苏祁,“你别以为当初游轮的事情我不知道。”

    苏祁脸色一僵,回过神来又稍微压低了声音,“那又怎么了?”

    “唐诗也没直接拆穿你吧。”

    薄夜就这么睨着眼前的男人,低声道,“她在保全你的面子。”

    苏祁冷哼一声,“这说明她会为我着想。再说了,当初我不是没给你机会,还是让我抢先跳下去救她了。”

    薄夜对此无无言以对,的确当时是他的疏忽。

    他沉默了一会,又去看苏祁,“你如果确定要把薄颜领回去的话,她以后的生活你想过怎么给她吗?”

    苏祁没说话,过了一会才哑着嗓子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如果真的是他和安谧的孩子,他不一定能打开心怀接受,虽然孩子是无辜的,但是一想到她身上有一半安谧的血,就觉得令人毛骨悚然。

    苏祁没办法想象自己以后面对薄颜那张脸该用什么表情。35xs

    薄夜知道苏祁现在内心震惊复杂,一时半会没有办法理清思路,就站起来,“既然如此我就先走了。”

    “过来一趟的目的呢?告诉我我有一个女儿,还他妈跟你姓?”

    苏祁抓住了薄夜的手,“还是说,另有目的?”

    “都有。”薄夜勾唇,脸上挂着高深莫测的笑容,“我忽然间不想让你带着薄颜走。想想你的女儿要喊我爸爸,其实还是满有成就感的。”

    “你他妈……”苏祁真的想站起来跟薄夜打一架,“得了,替我好好对待小丫头吧。等我哪天心里这道坎能过去了,就接她回家。”

    “我无所谓。”薄夜养薄颜一个小女儿还真的无所谓,多一个人口而已,但是因为这个孩子身份特殊,他不方便长期把她留在身边。

    “你坐牢的事情,当时还有什么隐情吗?”薄夜让苏祁回忆过去,“安谧撞车逃逸,你代她坐牢五年,能不能记起来,当时,撞得是谁?”

    苏祁像是陷入回忆一般,眼睛微微睁了睁,随后……从嘴巴里念出一个令薄夜都觉得震惊的名字。

    这天薄夜回去就立刻去派人调查七宗罪当年和风神组彻底闹掰的真相,随后林辞端着汤进入他的私人别墅,“夫人喊我带给您的。”

    是岑慧秋煲了汤给自己的儿子。

    薄夜捏了捏眉心,“多谢。”

    “是我分内的室。”林辞要走的时候,被薄夜喊住,“对了,你能不能查一下五年前苏家大少为什么坐牢?”

    苏祁哪怕是在五年前,那也是声名显赫的大少爷,能让他坐牢的人,身份地位肯定不会比苏家差,撞死一个人,五年都已经便宜了苏祁,也许正是因为他是苏家大少,才没有承受过多的牢狱之灾。

    薄夜的眼睛微微眯起来,没想到,安谧五年前竟然牵扯了这么多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