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丛铮苏醒,希望在即!
    唐惟的这个举动算是对薄夜做出了回答,就走到这里吧,以后的路,也不必送了。

    薄夜看着唐惟小小的身子走远,目光沉沉看着他,男人侧着半边脸,笔挺的鼻梁勾勒出相当漂亮的侧脸轮廓,路人经过了都会纷纷多看几眼,然而薄夜的眼神永远都停留在唐惟的背影上。

    曾几何时,他留给那对母子最多的都是背影和冷眼,现在……变成了他目睹他们的离开,想追,却失去了勇气。

    唐惟到家的时候,唐诗和姜戚正窝在沙发上打游戏,她们正好从杂志拍摄场地回来,忙了一整天换了八个造型,才总算定下初刊,回到家就累得两条腿都要抽筋了。

    姜戚趴在沙发上,韩让在厨房做料理,唐惟推门进来的时候,唐诗看了他一眼,“你回来啦?今天玩得怎么样?”

    唐惟接上她的话,“还挺开心的!”

    “开心就好。”

    唐诗笑眯眯地摸着唐惟的脸,“之前过来接你那两个大哥哥送你来的吗?”

    唐惟摇摇头,“不是,我自己回来的。”

    “下次要注意安全知道么,一个人回家的话。”唐诗叮嘱自己的儿子,“或者给妈咪打电话,我会来接你。”

    “好。”

    唐惟笑了笑,对唐诗说,“妈咪,你有想过爷爷奶奶他们在哪吗?”

    这是隐晦地问起了唐诗的身世问题。

    说到这个,唐诗也是一脸的忧郁,“唐家出事之后,我就再没见过他们。也不知道如今在哪,都没个消息……”

    看来唐诗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地位,唐惟皱着眉头,“你的意思是,你去坐牢之后,爷爷奶奶也失去音信了?”

    唐诗点点头,“怎么了,之前都不在意这个的,突然间问起来了。”

    “我就是有点想他们。”唐惟抬头看着唐诗的脸,“不知道爷爷奶奶现在身体怎么样,住在哪里,日子好不好……”

    “别说了,妈咪也很想他们。”唐诗眼里带着难过,“但是我们只要不放弃寻找他们消息的希望,终会有一天重逢的。”

    唐诗没想过后来重逢的那一天来的这么快,这么……措不及防。

    这天晚上韩让做了一桌子泰国菜,家里几个人凑在一起大吃特吃,到了后来都摸着肚子,不停地打嗝,“我的天哪,撑死了。韩让的手艺太棒了。”

    “不会做菜的富二代不是一个好总裁。”

    姜戚在那边笑着打趣,“现在我们的韩总又是公司事业又是厨师生涯,简直两手抓嘛!”

    韩让过去搂着姜戚的腰,“很好,现在这个完美男人是你的男朋友,你应该骄傲一下。”

    “给你美得!”姜戚打了韩让一下,“请问你的家产都是我的吗?”

    “我的就是你的。”

    韩让亲了一下姜戚的额头,“所有的钱,包括我这个人都是你的。”

    “哎哟”唐诗和唐惟对视几眼,母子俩在那里啧啧啧,“你们俩够了啊,有没有想过我们的感受?”

    “唐诗你快点也去找个男人呀!”姜戚笑了,“我觉得丛杉挺好的。”

    唐诗摇摇头,“得了吧,我俩相处可能半天都不说一个字。”

    唐惟也着急了,“丛杉哥哥不行!”

    几个人疑惑地看着他,“为什么?”

    “没……没有为什么!”唐惟怕唐诗受刺激,没有把真相直接说出来,“反正不行,再说了他天天那么闷,我妈咪和他在一起一定很无趣。”

    唐诗看着唐惟这副紧张的样子,眉头皱起来,“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唐惟心里咯噔一下,立马对着自己妈妈摆摆手,“没有没有!”

    唐诗总觉得最近唐惟有了自己的小秘密,不知道是因为孩子长大了心事多了,还是说只是她的多虑。

    两天后传来丛铮苏醒的消息,唐惟接到电话的时候,r7cky等在他家楼下,唐惟走出去就喊了一声,“师傅!”

    “唉!徒儿!”r7cky笑了笑,“怎么又觉得你长高了,你们这个年纪的小孩儿真是一天一个样。”

    “长高了才好,可以保护我的妈咪。”

    唐惟眯眼笑了笑,“走吧,我听到风声了。”

    “嗯。”

    两个人走到一辆面包车旁边,开车的正是ventus,看见唐惟的时候,男人低声打了个招呼,“晚上好。”

    “晚上好ventus哥哥。”

    唐惟跳上车,“去医院吧,我迫不及待想见见丛铮了。”

    车子发动驶向医院,薄夜正等候在那里,丛铮刚刚苏醒,意识还不是很清晰,但是一些基本的常识还是在的,尤其是在看见薄夜的时候,那眼神依稀带着几分当年的血性。

    病房的门在半小时后被人拉开,唐惟走进来的时候,原本眼里还带着几分浑浊的丛铮一下子睁开眼睛看他,怒目圆睁,像是觉得不可置信,干哑的喉咙里挤出几个字,“你……”

    他现在已经知道了唐惟的真实身份,这是他……他的孙子……

    饶是枪林弹雨里厮杀出来的男人都觉得有些被触动了,这是他的孙子啊,他没想过有生之年,自己真的能有一个这么唇红齿白的小孙子。

    当初丛杉和唐惟被强行带回丛林的时候,丛林的人还说他是野种,如今看来就是自己在打自己的脸!

    唐惟也看见了丛铮眼里瞬息万变的情绪,知道他肯定也明白了一切内幕,叹了口气上前,轻声道,“丛大当家,您终于醒了。”

    他的语气很平稳,可是就是因为平稳,才显得陌生。

    丛铮难得地露出了恍惚的表情,对唐惟道,“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嗯。”

    唐惟点头,身后的r7cky和ventus照例把连帽衫的卫衣帽子翻起来盖住了大半边脸,他们并不习惯陌生人在场,尤其是……丛铮这种身份特殊的人。

    “既然你醒了,我父亲肯定把之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和您说了。”唐惟上前,盯住丛铮的脸,“我妈咪因为丛林遭受到了追杀,而丛林因为没有你,现在一团乱,丛曦一家独大,我希望你能出手帮助我的妈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