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底牌,夺回手中!
    两声枪声连续响起,里面剩下的三个人想冲出来看情况,没有防备就被从天而降的r7cky和ventus撂倒,要么被撞骨折了手腕要么被打中了膝盖骨,彻底丧失行动能力,最后薄夜拖着那两个壮汉走进来,一脚踢开卷帘门,看着里面的r7cky,喊了一声,“找到丛杉了吗?”

    “在这里!”

    ventus往里面跑去,看见了躺在床上浑身是血的丛杉,全身都是伤口,但是却没人帮他处理,有的黑血都已经凝固了。

    “快!”

    叶惊棠的人跟着冲进来帮忙,直接将那五个人绑住了还拿胶带贴上了嘴巴,把他们统统绑到一起,薄夜用枪口挑了丛杉身上的衬衫看了看,眼光幽深。

    “带他走!”

    叶惊棠的人过来帮忙把丛杉扶起来,这过程期间,昏迷的丛杉睁开眼睛来虚弱地看了周围一眼。

    他发现来人竟是薄夜和唐惟的时候,用尽力气说话。

    “惟惟……”

    “我在……”唐惟直接红了眼睛,“小舅舅……你疼吗?”

    丛杉虚弱地扯着嘴角笑了笑,随后彻底陷入昏迷。

    “快,带他去医院!先暂时不要伸张,让江凌帮忙看看!”

    薄夜迅速地下令,“丛曦很快会回来,ventus,要麻烦你们把这边的监控录像都消除掉了。”

    “不是问题,薄少。”

    ventus拿着平板电脑迅速开始敲击,枪支被他别在腰间,几个人脚步迅速冲出仓库口,他们得速战速决,防止丛曦忽然间杀回来。

    几个人路过那群被绑在一起哀嚎的壮汉的时候,目不斜视,像是路过了空气,上了车,林辞便迅速打转方向盘,“薄少……您这是以身涉嫌,要是出什么事,我就要直接跪在薄家列祖列宗灵牌面前了。”

    薄夜看了一眼唐惟,他的脚还在流血,r7cky掏出消毒药水和创可贴来帮他处理伤口,丛杉躺在另外一辆面包车里,里面有兄弟帮他清理身上的伤,现在他们算是暂时松了口气。

    从丛曦手里连连抢过两枚王牌,估计他应该开始慌了,很快就会按耐不住出动要对唐诗出手,他们只需要等待着他自乱阵脚就行!

    “你料定了我身上会有枪?”

    薄夜看着唐惟的脚踝,现在贴了创可贴以后,伤口已经不流血了,伸手擦了擦唐惟脸上的尘土,“是怎么猜到的?”

    “你的左肩膀比右肩膀低了几公分。”唐惟看着薄夜,小小年纪,却眸光沉稳,“能有那个重量的造成这样幅度高低的,换算一下,就是左轮。”

    薄夜惊叹于唐惟超于常人的天才智商。

    “现在丛杉和丛铮都在我们手上,丛曦已经没有底牌了。”唐惟转头看了眼自己的师傅,“我们已经等于和丛曦以及丛曦的势力明面撕破了脸,能不能夺回丛林,就看这把了。”

    那个时候的唐诗还不知道,自己被隐瞒了那么多惊天的大事,每一件都是腥风血雨,而她……无知又幸运被罩在他们的保护范围里,毫发无损。

    等到所有一切平息的时候,那一大一小两个男人脸上却只有轻描淡写,多少胆颤心惊都忽略不计,当时只道是寻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