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齿轮,再度转动。
    唐诗同意了姜戚的请求,随后姜戚带着韩让兴高采烈的走了,走的时候还嚎叫着,“我一定会让所有人都理解你的!薄夜奶奶那种老不死,一定会付出代价的!”

    唐诗的拳头紧握,目光里浮现出当时薄老夫人摔在唐惟脸上的那两个巴掌。

    她用目光送走姜戚,随后喃喃着,“我受的委屈没关系,我自己能撑,但是惟惟受的委屈,我一定……一笔账一笔账地讨回来!”

    唐诗在第二天出院了,江凌发现她最近似乎精神状态也好转了,就问了一句,“你最近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大概是薄夜没有以前烦人了吧。

    毕竟当初他只会出口伤人,现在却变了个性子似的,会在公众场合保护唐惟。

    唐诗笑了笑,“想开了一些事情,就好了。”

    倒是江凌替唐诗不甘心,“我要是你,薄夜奶奶那两巴掌,我一定得亲手打回去!”

    这年轻帅气的医生还在气愤,“气死我了,小惟惟就像我半个干儿子,我那天看见薄夜奶奶对他出手,我真的想动手打人!要不是她年纪大了……”

    “谢谢你啊江凌。”唐诗安慰起他来,随后用一种很深很深的眼神放远了看着天空,“有些仇,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等到了正确的时机,她必定亲手将那些债讨回来!

    江凌送着唐诗去了医院门口,“下次有事给我打电话吧,你心理状态还没彻底稳定,有什么想不开的,我喊我那些心理医生朋友给你看看病,陪你聊聊天开导一下。35xs”

    “我心里的仇恨,若是开导能放下就好了。”

    唐诗只是风轻云淡的笑,谁都不知道她的清冷背后是多么的撕心裂肺,“这世界,只有我自己能渡我。”

    江凌心疼,却也只能叹了口气,“好,那你记得保护自己。平时有空了喊唐惟来找我玩。”

    “好的,一定。”

    唐诗和江凌道谢告别,这个时候唐惟才匆匆从住院部里走出来,跑的脸上都是汗,“妈咪,你怎么这么快,不等等我。”

    “我等了你两个小时了好吗?”

    林辞说要带着唐惟去做个全身的检查,因为之前被薄老夫人打过,怕有什么后遗症,这个理由唐诗也没法反驳,正好她要办手续,就让林辞带着唐惟去了。

    毕竟对于林辞,她还是很信任的,当年这个男人也是她一手提拔的。

    但是没想到林辞没有带唐惟去做全面检查,而是直接带他去找了薄夜,那车里还坐着蓝鸣和叶惊棠,几个男人跳上车就直接飙车去往军事医院,随后利用蓝鸣的手段,将丛铮悄无声息地运了出来。

    唐惟在丛铮的衣领下面塞了一颗窃听器,两个小时后回来,喘着气来到唐诗身边。

    “我……我就是排队耽误了一些时间。”唐惟上去抓唐诗的手,“好了,回家嘛。”

    回家。

    唐诗笑着牵起唐惟的手,“嗯,回家。”

    她背后的阴影被夕阳照散,事隔经年之后唐惟还记得这一幕。

    从那天开始,命运的齿轮开始二度转动,直到很久以后的后来,丛林的人跪地在唐诗家门口,朗声高喊,地动山摇——

    “恭迎大小姐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